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415章 天道无常,事在人为

第415章 天道无常,事在人为

 热门推荐:
    陆川的话,让通天微微沉默了片刻。

    “你心里很瞧不起那些人?”

    “是!”陆川毫不犹豫的说道。

    “可是在我眼中你们都一样。”

    “呃……”陆川愣了一下。

    “他们都入了我的门下,做了我的学生,那不管是嫡系或者其它,在我眼中没什么区别。”

    通天缓缓摇头,看着陆川道“你知道我创立教统之初,取名截字的本意是什么吗?”

    “弟子不知。”

    “截,便是为众生截取一条超脱的仙道之路。”

    “仙……路……”陆川若有所思。

    通天现在做的广开教化之门,不看种族,广传法门道术,的确是让天下众多生灵有了超脱成仙的机会。

    “他们既然称我一声老师,那就算心性不好,我也有责任教好他们,引入正道,你说是不是?”

    “是!”陆川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和他一样年轻俊美的青袍道人。

    倘若别人说这句话他一定不信。

    可通天教主说出这句话,他绝对信。

    这个世上如果说有谁对世间万灵能做到一视同仁,那陆川相信除了公正无私的天道外,另一个就是通天教主。

    天道是什么?

    他记得道德经有云天之道,其犹张弓欤?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这就是天道,负责维系着世间的万物平衡,多了损,少了补,一视同仁。

    要是说的通俗点儿,天道在陆川看来更像一台电脑、机器,设定好了程序后一直运转,没有感情,至公至正。

    可是通天不一样。

    他有情感,所以相对于更像机器的天道来说,更为难得。

    听通天的话或许他也教过这些人,但是没有教好,将截教搞得在外面声名狼藉。

    如今不是截教做错了什么,而是品行不端的截教弟子犯了众怒,已被阐教、天庭、西方教等各大势力盯上了。

    现在想教好他们……

    “太迟了!”陆川心中叹了口气。

    现在截教之树病的很严重,如今只有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把这些蛀虫清除出去,方能有一线生机。

    不然不用想,这棵生病的大树一定抗不过这场大劫。

    “迟么?”通天也喃喃道。

    作为截教的掌教天尊,截教如今的形势不妙,他岂会不清楚?

    他知道门下的弟子在外胡作非为,将截教的名声搞得有些不太好,所以也多次训诫过他们。

    只是他的教训,不如元始那般冷酷和严重,只是口头训诫。

    他认为像元始那般严苛冷酷的责罚,只能让弟子们惧,而不能让弟子们服。

    他想要弟子口服,更要心服,如此方能一劳永逸。

    只是那些人当面信誓旦旦,后来还是我行我素,给截教摸黑了很多。

    截教家大业大,现在三界众势力盯上截教,他也不得不做出妥协和让步,让一些弟子去应劫。

    不然会给整个门下招来灭顶之灾。

    陆川突然明白了。

    也许那些弟子遭劫并不是通天不想管,而是不能管,他也有着自己的无奈和坚持。

    “师祖,阐教说我们下山对付西岐是逆天而行。”陆川又恭敬的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逆天而行?呵,天道永恒,但也无常,他们那点微末道行知道什么?”通天讥嘲一笑。

    陆川咧咧嘴,这个嘲讽我给满分。

    “天道不可测,更不可捉摸,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注定不变的,事在人为而已。”

    “天道……无常,”陆川身形陡然一震,喃喃道“事在人为?!”

    他记得上次对阵时,十二上仙时骂助商那就是逆天而行,结果被怼了,说你们助周是天命,难道他们助商不是天命。

    “明白了,明白了……”

    两边都可以说他们顺天命而行,只有到了最后,胜者才是真的天命所归。

    陆川松了口气,每天头上悬着‘逆天而行’四个字跑来跑去,压力那可是非常大的。

    现在才发现这个名头是不存在,自己吓自己的。

    通天的这‘天道无常事在人为’八个字,算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

    碧游宫外。

    “师姐,我徒弟进去这都半日了,怎么还没出来?他身上可受着重伤呢!”

    申公豹走来走去,等不到后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在洞府等了大半日都没有等到,所以亲自跑来碧游宫外等了。

    “急什么,你觉得师尊会吃了你那个徒弟不成?”无当圣母淡淡的瞥了申公豹一眼。

    “我哪能那么想啊,行,那我再等等吧!”

    申公豹道,正说着忽然瞧见陆川从碧游宫中走出,大喜上前上下打量一眼,道“徒弟,你好了?”

    “师祖替我治好了,这下我可没功夫偷懒了。”陆川无奈笑了笑。

    申公豹叱道“少贫嘴,伤好了就行,走,先在这金鳌岛上住两天。”

    陆川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碧游宫,点点头,灿然一笑“好!”

    “那师姐,水火童儿,我们就先走了啊!”

    申公豹跟无当圣母,还有小童子打了个招呼后领着陆川下山。

    碧游宫内,通天望着宫外的方向。

    最后,他的目光从那个年轻人的身上移开,落在了旁边那个有说有笑的中年道士身上。

    “师兄!”通天低声道,“你是知道我无法叫弟子们送死,所以送来的一把刀吗?”

    他看到的一角未来其实和陆川所熟悉的原封神差不多,只是看到的很少而已。

    不过他知道,正是这个申公豹将他那些弟子拐下山上了榜从而遭劫。

    他清楚这些可在申公豹来碧游宫来拜师时,他依旧将申公豹收入门下。

    除了这是他的原则外,也可以看做是他对那些人的一种妥协。

    他的碧游宫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一个求学之人,但收下申公豹也就意味着会按他看到的方向发展。

    让那些弟子上榜……

    只是现在虬首仙三个的死,代表他看到的那角未来发生了改变。

    不过他看到的未来,以元始的本事也一定能看到,所以这一切都在按照他元始的布局进行着。

    既如此,元始为什么要杀虬首仙三个,导致未来生变呢?

    ……

    “徒弟,这大半天的,你们在里面说了什么?”

    下山的路上申公豹很八卦的问道“你师祖有没有赐你一两件宝贝啊什么的?”

    说到最后,申公豹挑了挑眉。

    “没有。”陆川摇头道“怎么,师父你缺宝贝了?”

    “不是缺,你师父我是压根儿穷的叮当响。”

    申公豹没好气道“想当年你师父我好歹还有一柄紫霄神剑当家底,结果被你这不争气的败家徒弟弄丢了。”

    “南极仙翁要收走,我那点修为能有什么办法?”陆川撇嘴道。

    申公豹三角眼瞥着陆川道“当时我有些神志不清,情形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问剑在哪,我当时见师父你被受伤,心里那个气啊,所以我就把剑丢给他们了,也好两不相欠。”陆川道

    “两不相欠?你这么有骨气那把你这身法力也废了呀?”

    申公豹以手扶额,一副徒弟蠢的没救的样子“咱俩师徒现在练的都还是人家阐教的法门。”

    “呃!”陆大人一怔,这个法门的问题倒是没错。

    不过当时的情形有些复杂,南极仙翁当时咄咄逼人,只怕是不交出紫霄剑他们俩就走不出那个玉虚宫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