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99章 一个朝东一个朝西

第399章 一个朝东一个朝西

 热门推荐:
    五日后,陆川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商营。

    龙须虎也如他所期待的那样,肥硕的身体整个瘦了一大圈,不再是那副猪样。

    不过依旧圆滚滚的,倒是不像过去的那般狰狞吓人了,变得有些丑萌丑萌的。

    在他之前郑伦和邬文化,还有陈奇带领他的三千火麒兵也已经赶到了商营。

    那三千人马就如他们的名号般是支骑兵,侵略如火,战斗力强悍。

    陆川跨入辕门,笑道“到了,你们两位随便看,那边便是周营了。”

    他看了眼对面遥遥相望的周营。

    双方相距五十里。

    跟在他身后的袁洪和龙须虎听到这话,转头看向周营。

    “府主,这就是西岐?我当多厉害呢原来只是一座城池。”

    龙须虎看到后轻视的笑了,拍了拍肉滚滚的胸膛“赶明儿你让我出马,一定杀他们个屁滚尿流。”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跑去给人加菜改善伙食吗?”

    陆川翻了翻白眼腹诽道,也望向西岐城目光有些凝重。

    说真的,二十年前也许大商空虚,但底子好所以发展很快,现在的大商军事实力绝对在任何一家诸侯身上。

    如果没有阐教帮助西岐甚至连第一波张桂芳的攻打都撑不下来,更不用说后来的魔家四将了。

    可那只是如果。

    现实是姜子牙出任西岐丞相,元始一心要扶持西周完成弟子的劫数。

    在十二上仙劫数完满前元始绝对不会允许西岐被攻克下去。

    除了通天外,不管谁来都一样解决不了西岐城。

    袁洪望着周营金色眸光一闪,神色凝重下来沉声道“我感应到周营有好几股强大的力量。”

    他看到了周营上方的那些祥瑞之异象。

    “你就只感应到西岐而没感应到我们这边的?”

    陆川拇指指着身后笑道,阐教那帮人还算比较含蓄的,气息大多都内敛了。

    可是商营这边虬首仙等人就肆无忌惮了。

    那种太乙上仙级的气息毫无顾忌的随意释放出来,十分凶戾庞大,犹如几座大山悬在天空般让人压抑。

    袁洪看向商营时神色也严肃起来。

    “走吧,随便看看。”

    陆川笑着脖子向大营内一偏,领着两人进了军营中沿着中间一条长长的道路而行。

    两边尽是些军帐,中间主道的两边各三顶向着远处延伸。

    还有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防御体系。

    穿过这些地方后一个巨大的校场出现,穿着黑色甲胄排列整齐的士兵黑压压一片,正在操练着。

    动作整齐划一,喊声震天,气血滚滚如华盖……

    龙须虎和袁洪神情一凛。

    哪怕他们一个是大妖,一个是异兽,但看到这样壮观的情景还是不免吃惊。

    很快,他们就来到商营中最主要的中军帐里。

    张桂芳坐在主帅位置,抬手揉着额头,看起来在为某些事费神。

    “元帅,我回来了!”陆川道。

    张桂芳抬头神情带着喜色,起身道“军师你可算回来了,陈奇说粮草和衣物在你那边……”

    “不错,待会儿我就让粮草入库,御寒的冬衣也可以分配下去了。”

    “如果本帅就放心了。”

    张桂芳说道,不过神色中还带着一抹忧虑,又见身旁两人道“这两位是……”

    “他们是我请来助阵的,这位是袁洪,另一个是龙须虎。”

    陆川引见一番,“袁洪龙须虎,还不赶紧见过元帅?”

    两人上前抱了抱拳。

    陆川疑道“我带来粮草和衣物,元帅并没有显得多开心?”

    “军师,上次你走的急,本帅有件事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何事?”

    “你要离开前军营中无故失踪了六个士兵。”

    “六个士兵?”陆川目光一凝。

    他当然知道那几个士兵被虬首仙当成血食给吃了。

    不过六个士兵,还不足以让一军元帅如此忧虑,除非……

    “难道又有士兵失踪?”

    “不错,自军师离开的这短短几日中,前三天夜里都有几个士兵失踪。”

    张桂芳沉声道“自手下来禀后我亲自守了三夜,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不过这两日消停了一些。”

    陆川默然不语,只是神色一点点难看了下来。

    太乙上仙的手段一个先天武者怎么能发现?

    “现在已消失了上百人,我尽力将此事压了下来可不知怎么解决。”

    张桂芳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不是西岐使了什么妖法,在故意乱我军心。”

    “我知道了。”陆川点点头,神色阴沉。

    有道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张桂芳还以为人是阐教使得手段,可他觉得十有是金光仙他们做的好事。

    这场封神的原因之一好像就是有些仙人空有仙之名,没有仙之德和仙之心。

    因此这些品德不好,残忍嗜杀的仙人要遭杀劫,还要被从仙的队伍中剔除出去,变成神,接受天庭律法的约束。

    不久后,陆川将龙须虎还有袁洪带到他营帐附近住下。

    郑伦投靠他是为了军功富贵,或者说前程。

    唯有这两人,一个傻傻的只知道吃,一个是有把柄被他捏住了,但对军功当官没什么太多的渴望。

    安置下后陆川来到后军交粮草。

    现在镇守后军的便是陈奇,还有他的三千火麒兵与另外的人马。

    打仗时,粮草这个东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旦没了吃的可以说这路大军就会不攻自破了,所以需要强力的人马镇守。

    陆川打开乾坤袋,将安放在里面的粮草和冬衣全部拿出,交给了陈奇。

    出来时陆川看到一人迎面而来,赶紧施礼“见过定光师伯!”

    来人正是定光仙,不过只见他目中带着血丝,神色中带着烦躁,似乎心烦意乱,正在军营中像没头苍蝇般乱走。

    “嗯!”定光仙看也不看他,嗯了一声后就从他身旁走过。

    陆川抬头诧异的看向他,只见定光仙的步伐看起来很急,但似乎又不知往哪里去无所适从的样子。

    “有点儿不对呀!”陆川捏着下巴望着定光仙的背影眼中闪过疑色。

    好歹一个上仙,就算看起来猥琐点,耳朵大点,样子丑点,但上仙的气度总在吧?

    可现在定光仙哪有什么气度,分明像憋急了但找不到茅坑的凡人嘛。

    说来这几日很平静。

    上次斗法,两边斗了个互有损伤,而现在姚天君正在以他的秘法咒杀陆压。

    不过以陆压的能耐,陆川觉得姚天君这多半是在做无用功,他的秘术想杀陆压来说还是太难了。

    不过他不知道这边姚天君在拜,那边的周营之内,姜子牙也在拜。

    每天两人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一个朝东一个朝西,神色庄重的遥遥相拜一次。

    一次三次,一次都不落下。

    得亏这个陆大人没看见,不然一定觉得要是这两人,在同一个地方再这样拜,那肯定更有画面感。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