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96章 两个问题

第396章 两个问题

 热门推荐:
    商议完后,陈奇前去准备粮草和冬衣,陆川则与丘引这位新相识的道兄把酒言欢,联络了一下感情。

    只是说亲近吧其实也没多亲近。

    他与丘引的关系,大概就和他印象中同一所学校毕业,分配到一起工作的校友差不多。

    只是这里没有什么毕业一说,但大家同出一门,肯定和陌生人不一样。

    截教的很多门人,或者他们教出的弟子如今都在大商为官,享受着人间富贵。

    也许他们之前有的并不认识,但既然出来混,多联系同门的一些道友就多条路,不是吗?

    这些人中,闻仲和陆川大概是这些人中混得最好的了。

    十万大军一年的粮草和衣物不是小数目,陈奇带了很多人足足花了半天的功夫才从库房中搬出装车。

    “启禀丘将军,陆大人!”

    陈奇进入总兵府大堂抱拳道“大军粮草和衣物已经整理装车完毕,末将本部三千火麒兵整装待发,敢问大人何时上路?”

    “三千火麒兵?”陆川目光一动,这应该是他为督粮专门训练出来的。

    陈奇负责督粮,要是手下没有一支战力强力的人马,那遇到半路劫粮的怎么办?

    运粮一职干不好问题很严重。

    还有郑伦,他手下也训练出了三千乌鸦兵,只是他此番来投无法带走,所以留在了冀州。

    “今天有点晚了,歇息一晚明日启程吧!”

    陆川道“那些物质现在放在哪,带本府去看看。”

    陈奇有些诧异,道“大人请随末将而来!”

    陆川、丘引跟着陈奇一直来到青龙关的校场上。

    刚到校场陆川忽然眼前一亮,只见校场上有三千人,穿清一色的火红色的铠甲,远远看去宛如一片燃烧的火焰。

    气势强悍精气神十足,一看就是虎狼之军。

    “好!”陆川赞道。

    衣物、粮草这些装了上百辆马车,由三千火麒兵守在两边。

    “从这里运到战场最快需要多久?”陆川望着那些物资问道。

    来之前张桂芳说粮草还能维持一个月。

    陈奇沉吟后认真道“星夜兼程也要十天。”

    “算了!”

    只见陆川摇摇头后,手掌一翻,掌心光芒一闪出现了一个口袋,将之扔入天空后掐诀祭起。

    但见这袋子迎风直涨光华耀目,须臾间就化作小山般袋口朝下,释放出巨大的吸力。

    此宝袋得于东海下,那个与金乌太子同归于尽的上仙高手,经他这些日子的祭炼成了他的法宝。

    “乾坤袋?!”丘引惊讶道。

    很快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所有的粮草衣物全被吸入那个口袋中,之后光华敛去落在陆川的手中。

    “这粮草长途押运目标太大容易出事。”陆川笑了笑,“倒不如装进我的宝袋中带走。”

    陈奇惊喜的望着陆川,刚才的那些也是他担心的问题。

    不过现在好了,这些问题被一个小小的口袋给解决了。

    丘引笑道“贤弟居然有乾坤袋这样的宝物,看来此去无忧了,来,回去继续饮酒。”

    乾坤袋也是空间储物型的法宝,但和豹皮囊这些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豹皮囊顶多算标配,很多人都有不稀奇,但乾坤袋这样的等于至尊版的顶配了。

    “呵呵,家师所赐!”

    “哦?对了,还未问贤弟你师承于我碧游门下哪位仙人啊,多宝师兄还是……”

    “五德真人申公豹!”

    “嗯?”

    ……

    次日,陆川让陈奇带领三千火麒兵赶往前线,而他驾驭遁光来到朝歌。

    他让邬文化、郑伦两人先行,而他还要等袁洪到来。

    哼哈二将被他凑齐,也该是时候去碰个面了,而邬文化是他不敢再留在朝歌了。

    再留下去只怕他花费心血创办的奇士府真的要被一个人给吃倒闭了。

    夜晚,月明星稀。

    陆川在小院中望着天空明月半晌,手掌一翻,变出一个香炉摆在了石桌上。

    从袖中摸出一支香来,陆川食指、拇指在香头一边轻轻一捻,立即点燃,之后插入炉中。

    陆川退步一步,静静看着轻烟袅袅飘入半空,渐渐的,形成一张人脸来。

    “臭小子,大半夜找我什么事?”人脸开口发出申公豹的声音。

    此时一座仙岛上,申公豹身前也有一张烟雾形成的人脸,正是陆川。

    陆川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师父,妲己产下了一对龙凤胎,但公主殿下天生缺少一魂,大王叫师父你尽快回来看看。”

    “天生缺少一魂?这倒是个稀奇事儿,行,我知道了,还有事吗,那支香省着点用。”

    “还有……”

    陆川沉吟片刻,突然抬头道“师父,我想见碧游宫师祖一面,你能不能替我通禀一下?”

    通天作为截教的掌教至尊,自然不是想见就可以见的。

    “你师祖?”申公豹道,“通禀倒是没有问题,不过西岐那边打的不可开交,你想做什么?”

    “入冬之后要休战了,我准备去金鳌岛闭关修行一阵,另外我还有一些心中疑惑需要师祖开解。”

    “师祖师祖,你师父开解不行啊?”申公豹酸溜溜的道。

    陆川苦笑“这个还真不行。”说完又叹了口气,补充道“此事除了师祖外,其余师伯们都不能开解弟子。”

    他现在其实被两个问题困扰着,让他束手束脚无法全力谋算。

    第一,通天对于封神之事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这点很重要。

    倘若通天的意思是看弟子自生自灭,那这个靠山他是绝对靠不住的,得早点另谋出路才行。

    虽然老话说什么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走,只有自己最可靠,但可惜的是,现在的他还没有那个实力做自己的靠山。

    尽管他也在努力重复着枯燥的修炼,但这总有个过程,想一步登天不可能。

    另外他已经发现,这阐、截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现在已经快压制不住了。

    但大商有那么多截教弟子,迟早有天会引发两教的一场血战。

    所以现在他们师徒抽身也是可以的。

    阐截大战一起,别说一份封神榜了,呵,就是搞满四份五份也绰绰有余。

    第二个是关于天命的问题。

    元始、阐教这些人口口声声说天命在周,殷商气数已尽,保商是逆天行事。

    陆川现在道行太低,所以他看不清、看不到所谓的天命到底是什么。

    但他很想知道,这个所谓的天命、天数是不是早已注定好了世间的一切。

    倘若‘商灭周兴’真的是天命,那在天意跟前,岂不做多少努力、反抗都没有任何意义?

    一切既然早已注定,那人只要老老实实顺从天意的安排就好了嘛,还做什么无谓的反抗。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