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93章 策反袁洪

第393章 策反袁洪

 热门推荐:
    天气已快入冬,天穹虽有太阳高挂,但依旧无法压下空气中出现的寒意。

    这些寒意本来是对修士无感的,更何况是修炼千年的大妖,可是此时此刻袁洪却感觉有股寒意从头凉到脚。

    只见他低着头,没了刚才的傲然,神色阴晴不定。

    陆川这番话的确动摇了他的心神。

    杀得是两个截教的弟子,还是嫡系?

    他眼前有些晕眩。

    九尾狐请他来杀陆川,可是对于陆川的资料只说他是人族大臣,有个纯阳真仙境的师父。

    另外这师徒俩已被阐教逐出师门,只要把事情做的干净一些,申公豹发现不了什么那他们也没事。

    再加上那个条件他也就答应了,如果陆川死在那一拳下,那下场肯定是粉身碎骨,这件事办的也就干净的不能再干净了。

    可是陆川没死,他更没想到这陆川竟然说出了那样一个背景

    当今连新天庭在三大教统跟前都要给三分面子,这庞然大物岂是他一个没后台没靠山的异类散修能惹起的?

    更何况还是三大教统中最盛的截教。

    “臭狐狸,你敢坑我!”

    袁洪咬牙切齿,一股怒火在胸中烧起一发不可收拾。

    这九尾狐将这么重要的情况都不说,这难道不是在故意坑他?

    可他哪里知道九尾狐根本没说谎,为了杀人她几乎把知道关于陆川的所有事都对袁洪和盘托出。

    可有句话叫:计划不如变化。

    她哪里知道在她养胎的数月里,这对师徒成功拜入截教门下,还混成了嫡系呢。

    “你说你们是截教弟子,有何为证?”

    袁洪神色难看的扫了两人一眼,尽管他此刻心中怒火汹涌,但终究没有失去理智而反问了一句。

    “有何为证?”

    陆川微微皱眉,貌似入截教前后是他师父的事儿,证明身份的东西还真没有。

    偏过头看向闻仲:“闻师兄有吧?”

    闻仲苦笑叹了口气,似乎有些不愿,但眼下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右手一翻,掌心中光华出现了块灵光闪动的玉牌,正中央金灵圣母四个字。

    看到这块玉牌,袁洪双手攥拳,咬牙切齿神色难看阴沉到了极致。

    两人的身份得到确认,此刻生吞活剥那只九尾狐的心他都有了。

    截教为当今三界第一大势力,门下掌教教主为天尊,门下大罗金仙、太乙金仙这样的高手数十尊……

    袁洪头皮发麻。

    “怎么样,袁洪,现在你问完了。”

    陆川笑道:“接下来,你是不是该给今天对我动手作一个解释?”

    袁洪神色难看道:“这是个误会,我也是受贱人挑拨离间才有此举。”

    “这个解释不够!”陆川摇摇头。

    有后台就是爽。

    袁洪低头咬咬牙,盯着陆川道:“那你想怎么样?”

    “你走吧!”陆川出人意料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袁洪一愣。

    这个答案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闻不止袁洪,就连旁边闻仲听到这句话也呆了一下,惊愕的看向陆川。

    合着你搁这装了半天,又是拿牌又是言语威胁的,最后就只是光打雷不下雨啊?

    可在他的印象中这位师弟貌似不是那种心胸宽广宽宏大量的人啊!

    “诶,你可别高兴的太早,先把本府的话听完再说。”

    陆川抬手一指袁洪,摇头笑道:“你方才可差点要了本府的命,本府可没那么宽宏大量,放过你是有代价的。”

    “什么代价?”袁洪心中松了口气。

    须知他刚才在杀陆川,所以他最担心陆川二话不说,一定要将他除之而后快,那他的局面将会进退两难。

    进,这两人他是绝对杀不得的,否则截教一定不会放过他,可不杀,这两人他也不可以放,否则依旧会被截教高人找上门。

    可是陆川现在这么一说,那就说明此事还有着可以商量的余地。

    陆川目光一闪,与之对视:“三日后化作异人来我的奇士府投靠效力。”

    “投效你?替你卖命?”袁洪一双金睛闪动不定。

    他如此道行,岂会愿意轻易被人掌控?

    可不投效的下场就是死。

    这点毋庸置疑。

    截教的门人遍布天下,要想对付他那天下虽大,只怕真的会无他的容身之处。

    陆川见状轻轻一笑,袁洪没有第一时间拒绝说明他有脑子,不是莽夫,如果要是听完大怒拒绝那他可就很失望了。

    袁洪要真的是莽夫,那在原封神中有如何执掌大军与诸侯联军作战?

    “现在商周交战,本府作为征西大军手下最缺人才。”

    陆川轻声说道:“只要你投效我,我们就变成了自己人,那样的话就算你杀我这样大的仇我也可以不计较。”

    袁洪还是不做声。

    “那我再说个期限,三十年。”

    陆川见状又道,袁洪此刻的心思他差不多可以猜到一些。

    “你替我效力三十年,那么今日的事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三十年后封神大劫结束,到时候不仅是袁洪一个,只怕他们师徒还有很多人的命运也将尘埃落定。

    “我答应。”袁洪咬咬牙道。

    三十年对于他而言,就像人类一生的一个月差不多,并不算是太久。

    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

    另外今日陆川若死还罢了,可没死那就算结了一桩因果,要是不了断那他就休想得道成仙。

    可是他却不知道,这次的三十年跟平常的三十年不同,危机四伏,甚至有可能成为他此生的终点。

    “好,三日后,奇士府见!”

    陆川微微一笑,对闻仲使了一个眼色后转身离去,只剩神色阴沉的袁洪凌空而立,眼中都要喷火。

    “九尾狐……”袁洪咬牙切齿,无比愤怒的看向王宫。

    回去都时候不赶时间,所以陆川驾了朵云悠哉而行,旁边是骑墨麒麟的闻仲。

    两人一路默认无语,陆川是淡然,闻太师是欲言又止。

    行了一段路闻仲终于忍不住了,“我说陆师弟啊,你干嘛还给他三天时间,你就如此相信袁洪不怕他趁着这三日跑了?”

    “不怕!”

    陆川淡淡一笑道,现在截教弟子遍布四海三山,袁洪他舍了梅山还往哪里跑?

    要是换成陆川那他一定不跑。

    再说了,他给袁洪的这三天时间也不是没用意的,从刚才他的样子看,陆川断定袁洪一定是被坑了。

    那个把袁洪搬出山杀他的人,他心中也差不多有数了。

    袁洪栽了这么大一跟头,不找她要个说法都不是男人。

    她不是想让袁洪杀他吗?

    好的很,他策反了袁洪后,也来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看。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