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84章 两个姓陆的一样怂

第384章 两个姓陆的一样怂

 热门推荐:
    此时叫陆大人忌惮不已的那位本家,已被姜子牙请入周营的中军帐里落座。

    对于这位道人,姜子牙已知连燃灯和十二上仙都不认识,但他这位破了烈焰阵等于帮了他们的大忙。

    陆压出场是作歌而来,自称修行得道混元初,也不是三教的门人,进入烈焰阵后毫发无损,轻松就解决了王天君,击败毗卢仙。

    这样的高手不需燃灯提醒他也不会怠慢。

    姜子牙施礼道“今日多谢道兄出手相助我西岐破了烈焰阵,子牙感激不尽。”

    陆压淡然一笑抬手虚扶,摇头道“子牙公无需多礼,如今这场大劫已经不止是尔等三教仙人了,而是三界神仙之劫,连贫道只是出来完……”

    正说着,突然,他的体内冒出一层赤光,闪烁一下后内敛下去。

    “这是……”姜子牙惊疑道。

    陆压面上笑容消失不见,没有回答,而是抬右手掐算起来。

    很快冷笑一声,望向商营道“区区雕虫小技,也来献丑。”

    大袖向着帐外一挥。

    商营内,姚天君正在帐中法坛上闭目念咒,草人头顶脚下的十盏灯已被点亮。

    可是忽然一股大风卷起帐帘,径直吹来将十盏灯全部吹的熄灭。

    “嗯?这……”

    被风一吹姚天君惊醒,望了眼案几上,脸色骤变,只见不仅灯灭了,连草人上的名字也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姚天君不禁眼皮直跳,望着徐徐落下的帐帘呢喃道“这股风来的蹊跷啊!”

    这之后他又点起灯,重新开始念咒施展秘术,这一次再无风刮来。

    姜子牙道“道兄,发生了何事?”

    陆压哼了一声,望了眼商营方向后淡淡道“商营之内,定光仙献计让那阴险奸猾的姚天君故技重施,以害子牙公之秘术来暗算贫道,不巧被贫道发现了而已。”

    “竟有此事?”姜子牙听后又惊又怒。

    他之前被姚天君暗算一次,被拜去了二魂六魄,气绝身亡。

    若非最后的神魂被广成子、赤精子师兄夺下的话,到时就算大罗神仙到来也救不了他。

    “截教这帮人行事向来肆无忌惮,虽是修道者但行径与妖魔何异?全部半点修道者的仁善之心。”

    陆压点点头,目光闪动道“这些旁门左道也是该治一治了,子牙公,今番我秘授你一术,咱们就给他们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何?”

    姜子牙微怔,旋即拜道“那就有劳道兄了,不知要对付谁?”

    “明日又要斗阵红纱、红水阵,而蓬莱七仙中未出手者只有金光仙、定光二仙。”

    陆压冷笑道“由今晚可见定光仙此人狡诈阴险,此番竟敢算计到贫道的头上,那我们就先除掉他,也算赢了一阵。”

    姜子牙听得不由点头,陆压此言说的的确合情合理没有半分毛病。

    不过最后又有些忧虑的说道“道兄此言却是有理,然而定光仙也是入了太乙之流的上仙,不知道兄的秘术可能伤得太乙境上仙?”

    众所周知,仙道有五境,得道的大部分仙人只能做一个纯阳真仙,但已是逍遥自在的仙人。

    能从真仙修成太乙境上仙的少之又少,比如三教之中,上仙也只不过十多人而已。

    姜子牙根骨差,资质差,修行四十载还在炼气境,连元神尚未修出来,比起身边这些修行十多年的晚辈后生都不如。

    对于仙道之上的玄妙他自然不知,因为不知所以心存敬畏。

    “莫说太乙境,就是大罗境在要在吾秘术下饮恨。”

    陆压对此也没有嘲笑姜子牙,只是轻轻一笑,解释说道,并从袖中取出一个卷轴。

    轻轻一送,卷轴就飞到了姜子牙的案头。

    陆压微笑示意姜子牙去看,姜子牙半信半疑的打开卷轴,为首五个大字醒目,在之后符有口诀和一道符印。

    “钉头七箭书……”姜子牙轻声道,同时将问询之色投向陆压。

    “不错,子牙公可在营中筑一台,扎一草人,上书长耳定光仙,再头上脚下各点一盏灯。”

    陆压淡笑道“这之后踏步罡斗依卷轴上符印画出焚之,再一日早中晚念咒三拜,至二十一日午时,定光仙自然殒命。”

    “二十一日?”姜子牙听完目光一闪“周营会给我们这个时间吗?”

    “会的,贫道就让他姚天君咒个二十一日。”

    陆压冷笑道,“且看到时,吾之秘术比起他的如何。”

    姜子牙轻轻点头起身道“子牙明白了,道兄在此稍待,子牙这就去依先生秘术而行。”

    “子牙公且慢走,贫道还有一言忠告给你。”陆压忙道。

    姜子牙回头看来便见陆压神色认真,于是道“道兄且说无妨,子牙洗耳恭听。”

    “此术虽能叫大罗金仙殒命,但有得也必有失,使用此术也要付出一定代价。

    此术阴损有余而光正不足,有伤天和,使用多了会削减福德和运数。”

    陆压告诫道“这道衍之数为三,故大气运者毕生也只能用此术三次,浅薄者一生一次,切记,过多要招惹上天劫数的。”

    姜子牙立时神色一凛,恭敬施了一礼“子牙谨记教诲。”

    尽管陆压言明说施展此术会付出代价,但他没有选择。

    十二师兄下山助他,可八人落得一身伤势回山,有四人更是境界跌落至仙人之下。

    如此下场叫他心中怎能过意的去?

    只要有机会减少师兄伤亡那他一定不会拒绝,哪怕会付出代价。

    望着俯身下拜的姜子牙,陆压的目中一道精芒一闪而逝。

    他刚才说的话当然全都是真话。

    这个姜子牙虽然资质差,看起来忠厚老实,但心智可不简单,只有实话才能博得好感。

    只是他的话保留了很多,但他知道姜子牙没有选择。

    至于他为什么不直接出手……

    碧游宫那位好惹吗,谁吃饱了撑的要去招惹一位天尊玩?

    从这里看,两个姓陆的一样怂!

    “那子牙公贫道就告辞了。”

    陆压施礼完后飘然而出笑道“二十一日后,贫道再来助子牙公成功。”

    姜子牙起身出来相送,却见一道长虹划破夜空而去,立时无踪。

    于是姜子牙开始在营中设坛扎草人作法,依照钉头七箭书而为。

    次日一早,姜子牙命人挂出免战牌。

    免战牌只是一种形式,如果对手不愿意那也可以采取强攻的方式。

    “姚天君正在做法对付那个道人,需要二十一日?”

    十天君带来这个消息,如果蓬莱七仙、十天君不动手,张桂芳又哪里来的自信前去叫阵?

    双方偃旗息鼓,不会暂时开战。

    也是此时陆川化作一道遁光从商营离开前往朝歌。

    周营内!

    打坐的燃灯幽幽睁开了眼,看向陆川离去的方向,目光有些深邃。

    片刻后,燃灯轻轻摇头后又闭目。

    以他的道行境界,自然不会将一个仙道领域都未达到的炼神境放在眼中。

    他们的对手只有蓬莱七仙和十天君。

    仙神之间的事归仙神去处理,凡人的事由凡人解决,仙道领域的仙人不可以对凡人出手。

    这是规矩!

    另外也是陆大人有先见之明,这阵子在他们跟前非常低调,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不然就算他不能出手,他也要派阐教的这些三代弟子们前去截杀那小子一次。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