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74章 萧升之死

第374章 萧升之死

 热门推荐:
    青竹身形一动,周身泛起一抹青光,人就已经来到了大帐之外。

    “通知军师!”望着那两道渐行渐远的身影青竹说道,并且身形一动跟了上去。

    “我知道。”

    赤松说话时早已抬手握住腰间一块玉佩,稍一用力便咔嚓一声捏的粉碎。

    做完此事后,他跟上青竹的步伐快速的跟了上去。

    中军帐中的酒宴还在继续,可是忽然陆川脸色微微一变。

    他看了眼众人,只见这时白天君在说话大吹大擂,说十绝阵厉害无比,无比自信的说西岐怎么也破不掉之类的话云云,引来众人的喝彩。

    陆川没有惊动他们,只是不动声色的起身带着笑从大帐中退了出来。

    一出来,被外面的凉风一吹,他身上的立即酒气全消。

    “他们两个人到底还是动手了。”陆川望着后营的方向目光森冷了起来。

    这两人他不放心,或者说对他们手中的那件宝贝不放心。

    那个小玩意儿要是落在西岐一方,那对他们这边的威胁实在太大了。

    不过这两人一没惹过他,二来暂时还没趟进封神的浑水,并不算是敌人,所以他没理由对他们出手。

    可将这两个人留在武夷山不管那就等于给他留了个定时炸弹。

    万一哪天他们下山帮助西岐,以那件宝贝的厉害必然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威胁危害。

    为了保险起见,他便将这两人请来商营成为队友,在自己眼皮底下盯着,就算他们对阐教有意思他也能防住。

    现在看这两人跟他下山果然不怀好意。

    不过事关那件宝贝,所以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故而他出来没有通知十天君与毗卢仙。

    那两人虽是合道境但终究没成仙,而他还有攒心钉等宝物,对付他们问题应该不大。

    后营,置放粮草处。

    大军有三军之说,三军乃前、中、后三军。

    前军一般负责开路、侦察、及应付小规模的战斗,中军是作战的主力部队,而后军主要负责全军的后勤、粮草、放哨等工作。

    张桂芳带大军出征时只带了一年的粮草,可这一年将近尾声,他们几番作战却还没能攻克西岐。

    如今粮草已所剩不多,只够维持两三个月的而已。

    这样外出作战时粮草是重中之重,所以张桂芳派了重兵把守。

    “看,这一片几十顶帐篷中的都是他们的粮草。”

    萧升低声道:“先将这些士兵解决后,你我再分头按计划行动,最后在西岐周营中会合。”

    曹宝点了点头,望着那些士兵右手掐了一个法诀。

    很快这后营生出淡淡的薄雾。

    哧!哧!

    两人掐诀各自祭出两口飞剑,一柄赤红如血,一柄青翠如玉,只有三寸长,此时化作两道散发赤霞和青华的剑光,激射向前。

    刹那间,便划过了两个帐篷前的二十名士兵的咽喉。

    两柄冷幽幽的飞剑,在清冷的夜色下慑人心魄,就像一头凶兽露出的可怕獠牙,向着连营两边散开。

    一朵朵血花在黑夜中绽放,一具具尸体倒在了地上。

    这样等人发现时,这里的粮草差不多就烧完了。

    很快,后方粮草连营二十八顶帐篷的两边几乎同时都燃烧起了火焰。

    火势在夜风中迅速蔓延,就像张牙舞爪的火焰恶魔。

    哧哧!

    此外还有两道遁光冲天而起,分开两边向着大营的两侧而去。

    “这两个混蛋……”

    赤松和青竹紧随其后,可赶来的时候只有一地的尸体,望着天空两道遁光怒道:“快追!”

    萧升、曹宝对这个行动策划了很久,一到来就直接动手没有丝毫犹豫,从动手到完成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青竹,你先带人灭火救粮草,赤松,你去拦住曹宝,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这时一道身影倏然而至,望着天空中的两道遁光陆川冷冷道。

    “是!”赤松答道,腾空而起化作一道赤光朝着左边的曹宝追了上去。

    “萧升!”

    陆川望着右边的遁光,眼底渐渐露出了森冷的杀意,身后“唰”的一声出现两扇金色羽翼。

    双翼一动,人影瞬息在青竹的眼前消失出现在了天空中。

    “好快……”青竹瞳孔一缩,看着天上。

    夜空中。

    萧升驾驭遁光全速前进,不过并不是直接去对面的周营。

    他们此时的位置是在商军的后营,要想去周营,就必须通过商军的中营、前营。

    可是中营有十天君在,在十个真仙的手中他们跑掉的机会不高。

    不过粮草着火商营必先大乱一场,其次需要抢救粮草,在此之前根本无瑕顾及他们。

    只要不惊动十天君,那他们绕开中营再去西岐的机会很大。

    呼!

    他的速度很快,道袍在劲风中猎猎作响。

    这商营的附近乃是燕山,他正准备从那边借道去周营。

    哧!

    忽然他听到背后一道破空之声,瞬息让他脖颈间汗毛倒竖,头皮发麻。

    当!

    他想也不想就直接祭出他三寸长的本命飞剑向后斩去,伴着一声金铁交鸣,赤红的飞剑与一柄三寸长的金色飞刀斩在一处,火花四溅,还有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飞刀与飞剑一触及分,之后在另一个方向斩了过来,他驾驭飞剑继续抵挡。

    “谁?”

    可是他转身时背后却无一道人影。

    萧升将灵觉提升到极致,感应四周,可是头上冒出了冷汗:“何方神圣驾临此地?”

    “萧道友不告而别,走的这么急这是要往哪里去?”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萧升闻声脸上浮现不可置信之色,蓦然回头便见一道人影从他去路的前方上空中飘然落下。

    “凌虚子?”

    萧升惊骇的同时看向四周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别找了,只来了我一个人。”

    陆川叹气道:“萧道友,在下自问并无对你不起之处,诚心请你们下山,你却如此待我,实在令我心寒呐!”

    “你是没有对不起我,可是为了我们兄弟俩的仙途,我们只有对不起你了。”

    听到只追来了陆川一个,他也没发现什么时萧升顿时心中石头落下了大半,开口冷冷说道。

    陆川笑了笑:“这样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你一个炼神境还想对付我不成?”

    萧升冷笑道:“既然你送上门来,正好我一并拿了你的首级,前去周营找姜丞相请功。”

    说话间,陆川的背后一道身形缓缓成形居然是另一个萧升。

    哧!

    这个“萧升”手持一柄宝剑,剑光炽盛直接朝着陆川背后刺了过来。

    可是一道夺目的光华更快,如一道赤色闪电般穿过他的胸膛。

    “噗!”

    陆川前面的萧升瞳孔一缩,低头不可思议的看去便见心口前后被穿了个大洞,黑红色血液渗出,心都裂开了。

    那道七寸长的夺目火焰飞来轻轻落在了陆川手中,变成了一根长钉。

    “这就是阳神吧?”

    陆川回头看了眼背后的萧升。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