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70章 开始同居

第370章 开始同居

 热门推荐:
    “十绝阵再见!”

    陆川淡淡的看了眼下方,转身化一阵清风而去。

    他知道赤精子两个用的是拖延战术,但十天君这些人根本不听他的,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们两路人马聚在一起,根本不会有什么话好说,所以最有可能是约一场架,跟那种未成年的小孩儿似的。

    心累!

    杨戬也化一道遁光,璀璨刺目,从夜空划过就像一颗流星般落入了西岐。

    这是他的信号。

    “杨戬已经得手了。”

    看到这道光,赤精子与广成子互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这会儿他们两方也商议的差不多了。

    赤精子精神一振,道:“好,那就三日后我玉虚门人来会一会你们的十绝阵。”

    双方就此约定,各自罢战回营。

    商营内。

    “陆川”提戟返回他的大帐,邓婵玉一声不吭的跟在后面。

    “守在外面,我要运气调息。”

    到了后,陆川撩起帐帘回头道:“一炷香的时间内不要让任何人进入我的营帐。”

    他的神情很淡漠,声音也很冷,还带有几分不容置否的霸道。

    邓婵玉道:“是!”

    帐帘落下,将那个忽然有些陌生的人影隔绝在其中。

    或许已经适应了温雅的陆川,所以她感觉这个人忽然有些陌生。

    一个让人令人如沐春风的文者陆川,一个是现在高冷霸道的武者陆川……

    她面朝外站在大帐入口前,一动不动,尽职尽责的和四个士兵守了起来。

    刚才她送完饭就回了营帐,听到了动静后才从大帐中赶出去的,等赶到时那一场战斗差不多已经接近了尾声。

    不过两人那大战场面,搏杀的双龙气劲还是让她大受触动。

    她远远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就感觉那个人影很像陆川,不过她还有点不敢相信。

    可是等亲眼看到后不相信也不行了。

    两人方才交手所展现的实力,已不在武道先天境之下了,而她也不过武道先天,且晋升不太久。

    大帐内。

    陆川无声返入帐篷中,望着那个盘坐的他自己,袖子一挥便消失不见。

    “草人拜魂术,十绝阵图……”

    前者是他想学的一种秘术,而有了后者便可以布出十座阵法。

    不过现在,姚天君刚和他有了点小摩擦。

    想学秘术还不是时候,还是等另外九人返回说明情况,劝一下再说。

    思索一番后,陆川开始盘腿坐下调息。

    “什么,后方有人劫营?”

    刚回到了大营内,张桂芳和九天君就接到了这个消息。

    “不好!”

    秦天君闻言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叫了一声,转身奔出大帐,来到落魂阵前果见一地的战斗痕迹。

    许多士兵正在收拾。

    秦天君急道:“姚师弟何在?”

    其余众人赶来,看到这一地坑洼也是神情微变。

    张桂芳急忙道:“军师呢?没事吧?”

    士兵们说两人已经返回了他们的大帐,于是众人又赶往十天君的营帐。

    一进入就见姚天君坐在蒲团上,胸膛起伏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

    “你们来的正好,诸位师兄弟,你们不是在外给我护法吗?”

    姚天君没好气道:“刚才人呢?现在草人被抢走,我的法术就被破了。”

    秦天君道:“师弟,刚才到底发生了何事?”

    姚天君将刚才的事情讲了出来。

    “不,抢草人者必不是凌虚子道友,有士兵可以作证,想来是那杨戬无疑了。”

    秦天君摇摇头,说道:“早就听说玉虚门下有个三代弟子,出类拔萃,练成了八九玄功,果然如此。”

    姚天君吃惊道:“不是,你们说凌虚子早就提醒过你们,那你们还离开让我的草人被抢?”

    “师弟,那姜子牙好歹也是玄门弟子,这背后伤人我们总归有失磊落。”

    秦天君说道:“如今你的草人被抢法术被破也好,我等这就摆下十绝阵,堂堂正正的战胜他们,杀了姜子牙,让他们玉虚门人再也无话可说。”

    姚天君闷哼一声不说话了,不等对面现在他就已经无话可说了。

    不过事到如今,草人都被抢走了,除了摆十绝阵外他还能说什么呢。

    秦天君正色道:“诸位师弟师妹,明日我们便摆十绝阵,三日后与他们玉虚门人一争高下。”

    “好!”众人开口响应。

    张桂芳前来探视陆川,不过被邓婵玉拦在了门外,只好退去。

    西岐。

    有了草人上的二魂六魄,以及广成子赤精子抓到的一魂一魄,再来一粒仙丹,当夜姜子牙就被救活。

    众人欢喜不已。

    杨戬孤身闯营抢来了草人,立下奇功一件记在了功劳簿上。

    “十绝阵?这我怎么能破的?”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姜子牙复活的喜悦劲儿也没了,眉头紧锁。

    “师弟勿要忧虑,且放宽心,调养好你的身体要紧。”

    广成子道:“待调养好后我们再议破阵之法不迟,别忘了,你的背后还有我们。”

    姜子牙也只有苦笑答应,众人退出让他休息。

    杨戬走在最后,在要出门时忽然回头,有些欲言又止。

    姜子牙道:“杨戬你可是有什么话说?”

    杨戬将陆川的话带到,并说:“弟子不敢欺瞒师叔,若无他行方便,弟子根本没有机会接近落魂阵,更别说抢到草人了。”

    姜子牙听完后,只是长长叹了口气,摆手道:“我知道了你且先退下吧!”

    杨戬退了出去。

    ……

    调息之后,陆川将邓婵玉叫进来休息,她的卧榻就在对面。

    一进来她便看到,陆川在他的卧榻上闭目盘坐。

    她在这个帐中已经睡了五六日的时间,但都是单独一个人,今日陆川一到,她的心就加速跳了起来。

    不过她是武者,暗暗调整吐息,很快就和平常一样。

    陆川眼睛不睁道:“不必管我,你只管睡你的便是,灯我会灭掉。”

    他让这小妞儿来营中,目的只是提供方便并不是另有所图。

    当然,如果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那他一定会当没看到的。

    陆大人对他的人品很有信心。

    邓婵玉当然不会脱衣睡,她冷静的脱下一层外甲,不脱衣服,脱下鞋袜,上了自己的床榻盖上被子和衣而睡。

    只是这样未婚就先同居一室,尽管还没睡一张床上,但给她父亲知道了只怕会气个半死吧?

    哧!

    陆川屈指一弹,一道气劲发出,熄灭了桌上的灯火。

    黑暗中响起一声叹息。

    次日,九天君开始忙碌起来,在商营之内的一处大空地上布下他们的阵法。

    姚天君的是落魂阵,早已摆出所以很闲,一人独在帐中。

    忽然帐帘撩起,一个人走了进来。

    姚天君睁眼道:“凌虚子?”

    来人正是陆川,手中提着酒食。

    陆川笑道:“九位道友都在布阵忙碌,我怕道友寂寞,故而特来带酒肉相陪,另有一事请教。”

    说着他走来坐下,给两人一人斟上一樽。

    姚天君道:“哦,什么事?”

    陆川道:“道友的奇术高明,令小弟我是大开眼界,只可惜徒劳而无功,被玉虚那些人就这么卑鄙的破掉,着实可恨。”

    姚天君被激起了怒火,恨恨道:“等到了落魂阵我一定将这笔账一并讨回。”

    “对,一并讨回。”陆大人义愤填膺。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