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67章 名字记下来了

第367章 名字记下来了

 热门推荐:
    陆川与她的目光在空中对视了几秒。

    “女的——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陆大人皮了一下,笑道:“你听这名字哪里像女的,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

    邓婵玉说着指了指他,吃惊道:“军师你的眼睛着火了……”

    陆川笑道:“什么着火,逗你的,这只是我一个唬人的小把戏,不信你看。”

    说着双眼一闭一睁,火焰消失。

    这就是传说中的火眼,至于后面的金睛人是没有的,只有一些金睛兽等异兽或者一些异种猴子才会有。

    邓婵玉怪异的看了看,道:“那大人继续说回杨戬吧?”

    “说说也无妨,此人是西岐那边的一个有名的大将,武力超绝,谋略过人。”

    陆大人滔滔不绝道:“战场上我与他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乃我平生之劲敌,我与他大战三百回……”

    邓婵玉狐疑道:“你还跟他打过?”

    看陆川这文弱的样子,杀只鸡她都担心没有力气,那这个杨戬估计也就那样。

    陆川翻着白眼道:“你就不能等我说完吗?”

    邓婵玉试探道:“打赢打输了?”

    陆川盯着邓婵玉故意道:“嗯,吃了那么点儿小亏。”

    这话就完全是胡说八道颠倒黑白了。

    杨戬要是知道这话,一定要来找陆川掰扯掰扯清楚。

    在玉泉山你就欺负我老实,前一阵又拿攒心钉差点射死我,我哪次占你便宜了。

    可你往外说的时候居然还是你吃亏……

    不要碧莲!

    陆川盯着邓婵玉。

    这又是一次小小的试探,如果她是真的杨戬那听了这个,很难不会有丝毫的心跳情绪起伏,到时他就要动手了。

    不过好像完全没有。

    “哦!”邓婵玉随口淡淡道。

    杨戬么?

    这个名字她记下来了,以后碰到真人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陆川。

    他放弃试探了,他觉得这个太飞很有可能就是真的,真的可能占六成。

    在他三昧火眼下,这太飞的所有动作反应都看在眼中,但没有一丝异常。

    另外如果真的是杨戬变化的,还她会问他杨戬是男是女吗?

    当然也不排除杨戬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并作出完美的应对这样一个可能,最后一问也是他故意问的。

    可要真是这样,那这个杨戬说真的就实在太可怕了,能完美他三番两次的试探,这反应连陆川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因为这一点连他也做不到。

    这和修为高低无关,与个人的反应与应变能力有关。

    也许能做到的他只能想到一人,他师父申公豹。

    那家伙完全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人鬼凑一起,两边说胡话,最后八面玲珑四季发财……

    “嗯,还有事吗?”陆川道。

    这小妞儿怎么回事,为什么对他的私生活这么关心?

    邓婵玉望着他半晌,道:“注意休息。”

    本来还担心两人住一起会不方便,可她刚住进去陆川就不来了,还一连在这里的地上坐了五六天。

    现在晚秋已过,天气变冷,她现在反倒希望陆川赶紧回营帐休息了。

    “哦,好,退下吧!”

    陆川笑了笑,端着饭转身走到落魂阵前坐下开吃。

    “这家伙,真的好高的戒备心。”

    不远处一个营帐后,此时鬼鬼祟祟的蹲着一个人,正是刚才报信的两个士兵之一。

    看到邓婵玉离开,陆大人坐在地上开始吃饭这个士兵他轻轻摇了摇头:“这下我的事情不好办了。”

    他是杨戬,也是他第二次来报信才激走了九天君,没想到陆川却不中计。

    望着那个黑幽幽的落魂阵入口,他开始低头皱眉苦苦思索起来。

    这个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不,不是声东击西,是两头开花。

    这个调虎离山两头开花的计策是他想出来的。

    他觉得此计陆川就算能识破,也需要一些时间的,到时他早就无声无息入阵甚至拿出草人了。

    刚才出去了九天君,那么这个落魂阵中还有一个姚天君,这十天君个个都是纯阳境的真仙级高手。

    他要是在门口跟陆川纠缠起来,那么等姚天君出来的时候,他不仅草人拿不到自己也会很危险了。

    他原来的计划是让他两位师伯将九天君和陆川从这里调走,这样他就可以无声无息的进入阵中。

    到时再变成陆川或者张桂芳的模样,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偷袭打伤姚天君,夺走草人而出来时阵外也没有人。

    可陆川这家伙识破的太快,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你看他现在那么还往阵门外一坐,自己人都不让靠近半步,竖着耳朵,警戒心高的跟他哮天犬有一拼。

    关键是他还懂八九玄功,所以此时连一只苍蝇蚊子都不放进去,看见就弄死这样他还怎么无声无息的进入落魂阵?

    他还能变什么?

    杨戬忽然有一点儿后悔。

    “当初啊我就该心肠硬点,不理会他的那份苦苦哀求,后来倒好,女人也变了,玄功也教了。”

    杨戬想起自己的黑历史就眉头直跳:“现在好了吧,教了这么一个熟悉我的厉害对手出来,这……”

    他说陆川了解他,可他又何尝不了解陆川这家伙呢!

    “呵呵,不过人生知音难求,一个好的对手更难求。”

    忽然杨戬来了斗志,目光灼灼:“一个足够好的对手才能让我变得更强,一生有这样一个对手我也不至于寂寞。”

    他开始想自己对陆川的了解,之后苦思对付他的办法。

    ……

    商营的辕门之外,夜风萧萧。

    广成子、赤精子负手而立,冷笑望着前方一排人马。

    主帅张桂芳魔家两兄弟骑马,还有先锋官风林及一些商军将领,两边是九天君、松竹二友、萧曹二人。

    相较于两个人,商军大营这边看起来的确有些人多,气势上不虚。

    “萧兄你看前面,早就听闻玉虚门下多道德之士,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曹宝对萧升使了个眼色,望着广成子两人目光火热,传音推崇道:“你这两位上仙果真有仙骨风姿,超凡脱俗。”

    萧升点头使了个安静听的眼色。

    “碧游宫的诸位道友请了!”

    广成子和赤精子打了个稽首。

    “见过阐教的道友。”

    九天君一起上前进行还礼,身后都背着一把宝剑。

    他们虽是两教,却师承于一脉,不管再如何这相见之后的礼数是少不了的。

    赤精子扫了眼九天君,笑道:“十天君怎么只有九人在,敢问姚天君何在,请诸位道友叫他出来答话。”

    “答什么话你们对我说,我进去转告他就是了。”

    赵天君说道:“我师弟这两日水土不服身体不适,正在静修不宜见客,两位道兄若执意相见就改日再来吧!”

    “笑话,堂堂一位真仙还会水土不服身体不适?”

    广成子怪笑道:“依贫道看,只怕是背后暗箭伤人没脸出来吧?”

    “你说什么?!”

    此话一出,九天君顿时大怒。

    秦天君也心中生气,但此时强压下怒气上前道:“广成子道兄此言何意?”

    “何意?我问你们,是不是姚天君在商营内用旁门邪术害我师弟姜子牙,拜走了他的二魂六魄?”

    广成子冷笑道:“现在我就问你们一句是不是?”

    众人交换了个眼色。

    其实十人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姚天君的作法,毕竟一来有失光明磊落,二来姜子牙也是一脉相承的同门。

    这传出去他们面子上不好看。

    “哈哈,不敢承认了是不是?”

    广成子一脸的讥讽笑容,道:“你们做了又不承认,敢做不敢当,呵呵,传出去实在令人耻笑。”

    “广成子,你少阴阳怪气的说话,没错是姚道友做的又如何?”

    白天君踏出一步指着广成子怒道:“我们何时不承认了?”

    赤精子在旁边摇头,帮腔道:“暗算伤人不算磊落,非大丈夫所为,你们若是大丈夫那还请归还我姜师弟的魂魄,咱们战场上光明磊落再一争高下不迟。”

    九天君互相对视了一眼。

    “两位道兄,我不是大丈夫,此事请恕我们不能答应。”最后绰约多姿的冷艳道姑金光圣母上前一步说道。

    赤精子闷哼一声,不想说话了。

    你们狠,还真派出来了一个女的啊。

    这时秦天君目光一闪,说道:“两位只说我们此番对付姜子牙,可又绝口不提九龙岛我们四位同门在西岐惨遭杀身之祸,如此是否太过偏颇不通理了?”

    赤精子低声道:“师兄,尽量拖延一下给杨戬争取时间。”

    广成子暗暗点头。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