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55章 老天开了个玩笑

第355章 老天开了个玩笑

 热门推荐:
    这居然是在金乌的本命法宝之内,陆川感觉很糟糕。

    更糟糕的是,这个地方的确无法使用一点法力,将他压制的和一个凡人无异。

    金袍男子冷笑道:“本宫本来可以用此宝一击镇杀你的,可本宫现在忽然改主意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陆川苦笑道:“大概前辈是想看到晚辈在此困死,带着绝望和后悔死去的样子吧?”

    没吃没喝又不能使用法力下,就算这金乌太子不动手,他最乐观也就能坚持两三个月而已。

    如果能用法力,那他倒是可用八九玄功变些吃的喝的出来,在这里活到寿元枯竭都不是问题。

    可惜,这里连法力都被压制的用不出来。

    “你心里倒是还挺明白的,你看看地上的这些白骨,有神、人、魔,有神禽、仙兽……”

    金袍男子冷冷道:“他们到此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觊觎本宫的肉身,却没想到把性命留在了这里,你呢,你是不是……”

    陆川这次不做声了。

    说不是为此而来就是睁眼说瞎话,可当着人家的面说是那岂不死的更快?

    那他只好当听不见了,除了尸骨地上的仙魔兵器、法宝也不少,但大多都是残缺的,也有几件完好的宝物,应该都是来到这里丧命的仙魔所遗留。

    “可没了命拿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陆川摇摇头,眼前的金袍金发男子只是一道虚影,他也不知那头金乌太子的虚实,现在又是否还活着。

    死他当然是不想死的,他求仙道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活的久一点吗?

    尽管说这次他是贪心引起的无妄之灾,可这个世上又有几人能对天帝血脉不动心呢,这满地的骸骨不已说明了一切?

    来此虽闯进了绝地,但这一趟他不后悔。

    风险机遇并存,机缘这种事,有时候真的不能强求,可有的时候还非得要博一次。

    如果死在这里那也只能说明他的气运和福缘不够。

    当务之急还是先想一下怎么出去。

    可惜他现在连三昧火眼都无法用,否则视线不受阻不说,还能让他寻找出路更方便。

    陆川盘坐下来,闭眼调整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

    石壁上,金袍男子的虚影之后不再说话,只是冷笑盯着盘坐在地的陆川。

    陆川闭目盘坐了半日,此时没有一丝灵气他也就真的只是干坐着。

    迟迟不睁眼,说明他还没有想到办法。

    那金袍男子也盯了他半日时间。

    半日后,男子忽然道:“外面现在什么时候了?”

    陆川双眼蓦然睁开,说道:“上古时代后已有一千多年。”

    上古初,人族才刚刚降生,一个时代人族快速崛起,成为大地之主,又加上大禹逝去人族便开始了世袭制的王朝。

    是以人王大禹逝去便象征着上古的结束。

    “连上古都逝去了一千多年?”金袍男子听后一震,旋即神色复杂莫名,摇摇头。

    陆川摇摇头,站了起来,此时他已完全冷静所以要开始寻找出路。

    本来有些伤感的金袍男子冷笑道:“还是放弃吧,慢慢在死亡面前绝望吧,来到这里你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陆川借着幽暗的光芒,一点点在地上、山洞的四周观察、摸索着。

    “前辈,我们人族有一句话叫:不到黄河心不死,没到最后我怎么会绝望呢?”陆川同时说道。

    “不到黄河……什么意思?”金袍男子一怔。

    陆川回头一笑:“意思是不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是不肯死心的。”

    “你现在不就是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处境?”

    金袍男子听后冷笑:“要是有路走,这里就不会从没有人逃出去了。”

    陆川沿着山洞探察,走到一个大石背后忽然身体一震,有些僵硬。

    金袍男子道:“你怎么了?”

    许久,陆川才低声道:“那是因为那时候前辈还活着。”

    言下之意就是这头金乌太子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金袍男子脸色骤变,死死的盯着陆川。

    陆川却望着那个石头背后,神色中带着震撼之色。

    石头背后没有骸骨,却有一具尸体,没错,完好的尸体,全身尸体破烂,仙血晶莹如血钻,布满一种飞禽的抓痕。

    但致命处却是在眉心的一个爪洞,那里还有鲜血淌落,连神魂也被灭杀。

    须知在此地,连纯阳境的真仙留下的都只有骸骨,而尸体能保存下来的……

    “太乙境……上仙?!”陆川感觉声音有些颤抖。

    一个上仙级的强者居然陨落在了这里,尸体上的伤证明他死前也经历过一场大战。

    这金乌太子在重伤下,灭杀一些真仙也就罢了,连太乙都……

    他看过,这金乌太子啃噬过那些尸骨,说明他炼化过那些仙魔的血肉精华疗伤和续命。

    可是这上仙级强者的尸身完好,再加上刚才那边的金色的骨和血,他觉得这金乌太子十有八九已经死了。

    要是他还活着,那他就绝不会放过这具上仙强者的血肉,这续命的效果比十个真仙都要好。

    陆川回头与那道虚影对视,看着看着,金袍虚影忽然仰头大笑起来。

    陆川心中舒了口气,看来他是猜对了。

    “不错,本宫当年跌落东海时,状态很不好,重伤垂死,但却留着一口气未死,本来以为必死无疑。”

    那金袍男子哈哈大笑道:“可是天不绝我,那些想取我之身躯炼宝者,正好让本宫可以吞噬他们的血肉精华疗伤和续命。”

    陆川道:“然后呢?”

    “后来……我恨啊!如果一直那么下去,也许几千年后的一天,本宫能够痊愈重现世间。”

    说着虚影眼中露出深深的悲愤,对陆川怒吼道:“可谁想到五百年前一个上仙寻至此地,我伤势恢复不足两成,一番大战也只能鱼死网破,那种由希望到绝望的心情你懂吗?啊?”

    陆川叹息道:“我懂!”

    大锅,我现在心情和你一样一样滴好吗?

    都被老天开了个大玩笑,本以为这里有宝物而欢天喜地,没想到下一秒天庭掉到地狱。

    金乌太子也是,当初在射日弓箭下受了重伤,落在东海这里时也奄奄一息。

    本以为必死,可谁想到后来觊觎他尸身的人寻来想捡便宜,却未曾想他还没死,全都被他一概镇杀,血肉精华被他吞噬来续命疗伤。

    这样下去也许有天他真的能复元,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可老天此时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后来好巧不巧的,这里找来了一位上仙级强者,双方相遇只有殊死相搏,他虽赢了对手也只是惨胜,此战后还是没坚持住。

    那摊金色的血与骨他本来以为是这位在故布疑阵误导于人,现在看来不是这样。

    在油尽灯枯之际,他选择毁灭自己,不肯让自己的尸身在死后受辱。

    金袍虚影在疯狂的咆哮,大吼,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许久后,这个虚影才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在陆川跟前也没了刚才的霸气,眼中充满了悲哀。

    陆川小声道:“前辈,你这道虚影怎么回事?”

    虚影道:“这只是我的一缕神念而已,维持不了多久了……”

    陆川眉头一动。

    金袍虚影瞥了眼他,淡淡道:“不过你别高兴太早,我的神念坚持到你死后消散还是不成问题的。”

    陆川:“……”

    大家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了?

    陆川道沉默片刻,忽然道:“本来我也是为寻宝而来,不过现在我见到前辈宁自毁也不肯受辱的精神后,晚辈忽然为之前想法感到惭愧。”

    金袍虚影冷笑一声:“惭愧也晚了,想说好话让我放你走,狡猾的小子,但你的伎俩我已经看穿了。”

    陆川摇摇头:“不是的,这是晚辈真的感到惭愧,如果我和前辈换一下,那肯定也不愿意死后尸身被人炼宝打扰。”

    这是实话,所以他对这位在临死之际,选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太子还是很钦佩的。

    金袍虚影依旧盯着他冷笑。

    陆川继续道:“在知道前辈只是一道执念的那一刻起,晚辈就认命了,一道神念是无法操控法宝的。”

    说完叹了口气,语气中带了淡淡的对执念的看不起。

    一道执念并不等于本尊,这么多年过去,这道神念的确已经很弱了。

    虚影冷笑道:“无法操控,不代表没有办法。”

    陆川心中一喜,古天庭太子的本命法宝肯定不凡,他身上也没什么像样的宝物,想破开这件至宝不现实。

    现在看来他生的希望还在这道神念身上,于是开口试探,还真有点收获。

    陆川想了想,决定以退为进,不仅不开口问办法,反而施施然的就地一坐。

    神念虚影反倒好奇了:“你为什么不问?”

    陆川笃定道:“我问了前辈也不会说,我费那个力气干嘛,是吧?”

    “小子,你刚才能看破这里,说明有点儿聪明才智,但记住,很多时候千万不要自作聪明。”

    神念虚影说道:“本尊既然都要逝去了,又怎么会不给后来者一个生机,甚至是机缘?”

    陆川一愣,反应过来苦笑一声,赶紧起身一礼,虚心道:“请前辈赐教!”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