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恶魔就在身边 > 02771 心领神会

02771 心领神会

 热门推荐:
    王鹤连忙拿起电话。

    同时拿起一张名片。

    “为什么给叶荷打电话还要名片?你不是给叶荷打电话?”鹤影眯起眼睛看着王鹤,并且不善的接近王鹤。

    “不是不是……”王鹤吓得直哆嗦,不断的摆手解释“我是请保镖公司负责保护她的安全,现在就算是我要联系小荷,也需要通过保镖公司。”

    鹤影想了想,白天在酒店遇到的那些人是就是保镖公司的人?

    看起来的确有些像。

    不过鹤影还是夺过王鹤手中的名片。

    莫先生?xxxxxx……

    鹤影将名片丢还给王鹤。

    只是,名片却不是轻飘飘的落下。

    而是带着一抹红光,直接插进王鹤背后的金属背靠。

    王鹤吓得冷汗直冒。

    自己要不要直接给小荷打电话?

    还是说,继续拨打这个陈曌留下的名片上的号码?

    虽然陈曌说这名片上号码的主人是专业的。

    可是再专业恐怕也解决不了这些人吧?

    王鹤此刻内心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不想死,可是他也不想害了小荷。

    自己和小荷只是雇佣关系。

    自己没必要为了她丢了性命吧……

    可是,王鹤实在不忍心将小荷叫过来。

    那样真的会害死她的。

    “快点打电话,不要给我耍花样。”鹤影呵斥道。

    王鹤被这么一喝,又吓了一跳。

    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拨打这个名片上的电话号码。

    希望这个莫先生能够有点本事吧。

    再不济,至少也机灵一点。

    “喂,安保公司的莫先生吗?”

    “我是,哪位?”

    “我是陈先生介绍的王鹤啊,我之前让你保护小荷的,你忘记了吗?”

    “……”

    “我有些事要找小荷,你方便让她过来一趟吗?”

    “很急吗?”

    “嗯,很急。”

    “好的,我知道了,是不是老地方啊?”

    “嗯,就在北港私立医院九楼特殊病房。”

    “我一个小时内就带小荷过来。”

    王鹤长长的松了口气。

    还好,这位莫先生虽然不知道个人能力怎么样。

    可是水平还是有的。

    至少够机智。

    自己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

    对方就已经心领神会。

    最好就是对方能够报警。

    要么就是找足够多的人手救自己。

    毕竟,这次自己所面对的可不是私生饭。

    而是本不应该存在的一类人。

    鹤影对王鹤的表现还算满意。

    王鹤此刻却惴惴不安。

    就怕那位莫先生是个愣头青。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王鹤不断看着时间。

    而对面的鹤影就要安稳许多。

    他只需要看着王鹤,让他没机会报警和通风报信就可以。

    至于外面走道,早就已经被收拾干净。

    还有就是值班的小护士也已经被放倒。

    所以鹤影根本就不担心这里出什么乱子。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

    那脚步声在空旷寂静的过道上,显得尤为响亮。

    王鹤和鹤影都皱起眉头。

    就在这时候,王鹤听到门外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来者何人?”

    噗通——

    那是人倒地的声音。

    原本还轻松自如的鹤影立刻站了起来。

    这时候,那脚步声已经来到了病房外。

    病房的门被慢慢的推开了。

    鹤影一个翻身,跳到王鹤病床旁边,伸手抓住王鹤的脖子。

    同时警惕的看着病房外站着的那人。

    王鹤吓了一跳,他没明白鹤影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门外站着一个陌生人。

    “王鹤先生吗?”

    王鹤此刻脖子被人掐着,只能苦笑的看着站在门外的陌生人。

    “看我这个状态,你应该就能猜得到,我是王鹤,你是莫先生吧。”

    “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莫先生,能不能先考虑一下我现在的状态?”

    鹤影此刻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就连抓着王鹤脖子的指头都有些僵硬。

    站在门外的那人!

    灵异界的顶级修士!

    同时也是杀手界的顶级刺客,莫寒,诡诈者。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道友,你能不能放松一些,他快被你掐死了。”莫寒轻描淡写的说道。

    鹤影楞了一下,手头不由得放松几分。

    可是就在他放松的刹那间。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背后袭来。

    鹤影猛然朝着身后挥臂而出。

    可是他却看到一个黑影朝着他抓来。

    鹤影立刻感觉到不可力敌。

    幻魔闪!鹤影身形一闪,避开了黑影的突袭。

    王鹤已经看呆了,他看清了从背后偷袭鹤影的黑影,正是莫寒。

    可是,他不是在门口吗?

    难道是双胞胎?

    不过当他的目光转向门口的时候。

    却发现门口的莫寒身体却在快速的化作砂砾。

    鹤影已经退开了三米开外。

    也幸好这里是特殊病房,室内空间足够他的避让。

    不然的话,刚才那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

    莫寒颇为失望的捏了捏双掌。

    “很少有人能避开我的第一击。”

    刚才那一击至少是他的六成本事。

    而在绝大多数时候,他都只需要用出六成的能耐。

    而能不能躲开他的第一击,基本上也是莫寒判断自己是否需要认真的一个标准。

    当然了,躲不开他的第一击的人,基本上也不需要他认真。

    因为全都已经死了。

    王鹤满脸的诧异。

    眼前的这位莫先生与对面那人是同一类人?

    他摸了摸还有些余痛的脖子。

    “你外面的那些同门快死了,如果你不继续和我纠缠的话。”

    “他们还活着?”鹤影对莫寒的话表示怀疑。

    自己的那些同门死了,鹤影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反而是他们还活着,让鹤影非常奇怪,甚至是怀疑。

    “我最近改行了,而且哪怕是我的前一份工作,也很少会在于雇主达成协议之前就动手杀人,当然了,如果你还打算继续与我纠缠,我不介意提前为我的这位雇主弄死了,我想他应该不会和我讨价还价。”

    鹤影慢慢的向后退,慢慢的退到门口。

    他不敢用后背面对莫寒。

    将自己的后背面对一个顶级杀手实在是太危险了。

    当然了,事实上不管用哪个角度面对顶级杀手,其实都是一样的危险!!

    特别是,他居然还相信了这个杀手的话。

    eojiuzaishenbi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