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明天下 > 第五十章谁才是大赢家

第五十章谁才是大赢家

 热门推荐:
    第五十章谁才是大赢家

    梁三冷笑道:“你再靠近十步看看。”

    袁敏瞅着梁三走了五步之后就停下了脚步。

    “秦王府何时装备了火器?还敢带出来招摇。”

    梁三道:“我秦王府与关中贼寇酣战的时候,锦衣卫撤出了关中,建奴叩京师的时候,秦王府要求进京,你锦衣卫派了两个千户来我秦王府,勒令我王不得稍有动弹。

    现在,我王府内眷来扬州看琼花,怎么也得罪了你锦衣卫,要这样大张旗鼓的对待?”

    袁敏瞅着梁三道:“先给我验看腰牌。”

    梁三叹口气,咬着牙把腰牌丢了过去,袁敏探手抓住,看了一遍之后重新递给梁三道:“腰牌无误,某家派遣内官见一下秦王宝眷。”

    梁三道:“你尽管羞辱秦王府好了。”

    袁敏道:“规矩就是规矩,谈不到羞辱,本千户还不是被你秦王府侍卫用火器指着?

    听说你们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用火枪射杀了扬州知府的护卫,到底是谁飞扬跋扈来着?”

    一干锦衣卫见两人之间开始好好谈话了,在袁敏的示意下缓缓地散开,梁三也挥挥手,花墙里边火枪也收了回去。

    只是梁三脸上的桀骜不驯之意怎么也遮掩不住。

    不大功夫一个黑衣宦官甩着拂尘走进了内院,片刻就出来了,在袁敏身边低声道:“确实是秦王内眷。”

    袁敏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

    黑衣宦官神秘的笑道:“咱家就是知道,既然秦王,王世子没来,厂公原话撤了吧!”

    袁敏道:“三十条火枪啊……”

    黑衣宦官轻笑一声道:“咱家只传话。”

    袁敏拱手道:“公公说的是。”

    送走了黑衣宦官,袁敏又遣散了锦衣卫,自己一人坐在大厅上,问客栈老板要了一壶茶,自斟自饮,并无离开的意思。

    梁三也不示弱,命客栈老板给他上了一壶酒,几样菜,也坐在大厅里自斟自饮。

    袁敏吃了一颗茴香豆朝梁三拱拱手道:“兄台一直在秦王府执役?”

    梁三喝了一杯酒道:“某家以前是终南山上打家劫舍的好汉!”

    “好,痛快!”

    袁敏举起茶杯敬了梁三一杯茶道:“敢问兄台大名?”

    梁三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后将酒杯拍在桌子上道:“某家梁三,匪号被王爷给去掉了。”

    袁敏又往嘴里丢了一颗豆子嚼的咯吱吱作响,将挂在腰上的绣春刀连鞘放在桌子上道:“早就看出你不是公门中人,秦王府也不会用你这般没遮拦的汉子。

    看来关中贼焰嚣张,连一向注重门禁的秦王府也开始招揽梁兄这般好汉看家护院了。”

    梁三嘿嘿笑道:“看家狗怎比得上我们这些野狼?”

    袁敏笑道:‘看家狗有看家狗的好处,野狼有野狼的用处,看家狗就好在听主人的话,野狼如果野性难驯,将来难免会挨一刀。”

    梁三举杯邀饮道:“看家狗那里知道野狼的快活。”

    袁敏笑道:“野的终究是要驯养过来的。”

    梁三冷笑道:“怎么不去驯养建奴呢?”

    袁敏道:“我试过,不成!”

    “你试过?”

    “某家也是从辽东回来的,家父死后我接替的锦衣卫千户之职。”

    听袁敏自称是从辽东回来的,梁三上下打量一下他笑道:“辽东能把你样的细皮嫩肉的?”

    袁敏笑着解开衣衫,露出胸口上老长的一道刀疤道:“喜峰口一战某家杀了四个建奴,这是第四个建奴留给某家的,害得某家在床榻上躺了半年。”

    梁三提着酒壶来到袁敏的桌子上给他倒了一杯酒道:“我请你喝酒!”

    袁敏按住酒杯道:“你先说清楚,盐商被劫一案不是你做的!”

    梁三瞅着袁敏道:“你居然在怀疑我?”

    袁敏道:“你们来的太蹊跷,某家不得不问一句,问清楚之后我再喝你的酒,可以喝的痛快一些。”

    梁三正色道:“盐商被劫的当晚,某家在陪我家姑娘去找一个叫做花婆子的老虔婆算账。

    知府潘达可以为某家佐证。”

    袁敏点点头道:“此事我知晓,为何?”

    梁三笑道:“此事你最好不要管,我家姑娘没进王府之前,全家被人害死,这一次是来讨还一个公道的。”

    袁敏这才拿开手,端起酒杯道:“我们喝一杯!”

    梁三笑道:“好!不过,一杯可不够!”

    转瞬间,两人就杯来盏往的喝的痛快,这让留守在一边的锦衣卫,以及云氏火枪手一个个面面相觑。

    钱多多听云春禀报了外面的情形后摇着头道:“这些年,老贼寇们一个个都修炼成精了。”

    云春咧着嘴道:“早就说了梁叔聪明着呢。”

    何常氏在一边听的清楚,终于明白自己伺候的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了,一张原本被锦衣卫吓得发青的老脸,马上就有了血色。

    潘达被安置在一个木头架子上,肥硕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此时此刻,他才明白,厂公根本就是看中了他的家财。

    只是借助秦王府的事情发作出来罢了。

    很心里恨极了,却不敢恨曹化淳,只是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把秦王府的事情给一个太监说出来。

    宗室与宦官,尤其是东厂太监,从来就是宗室的大敌。

    以前东厂跋扈,锦衣卫嚣张的时候,天下藩王人人害怕三分。

    自从魏忠贤被活活勒死之后,锦衣卫,东厂中人再无嚣张跋扈的气焰。

    这个时候宗室与宦官的位置已经调换了。

    他潘达成了第一个牺牲品。

    袁敏与梁三的对话很快就变成文字出现在曹化淳的案头。

    曹化淳看过之后轻笑道:“贼寇成了秦王府护卫,怪不得关中如今变得针插不进,水泼不湿的。

    我就说嘛,一个小小的蓝田县令,怎么可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看样子,秦王府不老实了。

    刘如意,你说秦王府女眷极美?”

    黑衣宦官刘如意凑到曹化淳身边笑嘻嘻的道:“奴婢所见妇人中,此女颜色堪称第一。

    最让奴婢看中的是这个女子身上的活人气息,不像奴婢以前见到的那些行尸走肉一般妇人。

    厂公,要不要把这个美人儿送到陛下……”

    曹化淳冷哼一声,太监刘如意就很习惯的跪在地上。

    “陛下殚精竭虑者是为了大明江山,至于美人儿,陛下毫无兴趣,这时候给陛下献上美人,可不会招来陛下的赞叹。

    刘如意啊,你想要当秉笔太监,怎么还没有参透陛下的心思呢?

    只要是有损大明江山的事情,陛下都能下狠手处决。

    刘如意连忙叩头道:“多谢厂公指点”

    曹化淳咳嗽一声道:“我这身子恐怕是不成了,你们一个个要争气,别看现在我们处境艰难,只要陛下一天不能跟臣子们相互信任,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总有重用的一天。

    我问你,潘达的家产查抄完了吗?”

    刘如意低声道:“黄金一万八千三百二十七两,白银一九万八千四百三十三两,其余财货,奴婢还没有入账,这就拿来请厂公过目。”

    曹化淳剧烈的咳嗽一阵,等喘匀了气对刘如意道:“这一次就不漂没了,尽数上呈陛下吧。

    再去把扬州府大大小小的官都喊来,让他们看看这位吏部考评优等的扬州知府这些年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另外,记着,一定要把案子办成铁案。”

    刘如意笑道:“这么多钱财,如果还不能办成铁案,奴婢这就用白绫子上吊去。

    不知扬州知府的家眷,该如何发落?”

    曹化淳摆摆手道:“把秦王府要的人给人家活淋淋的给人家送过去,就说老奴曹化淳这厢有礼了。

    其余的发卖了吧!”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