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3章指桑骂槐

 热门推荐:
    “妈,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

    汪琴:“……”

    真不是她不相信自己的孩子,而是再婚后这孩子抵触情绪比较重,汪琴不得不事事顺着她,养的她脾性大了。

    可以说原身是“软包子”汪琴在李家唯一的逆鳞。

    汪琴有正式工作,每个月工资七十块,因为在供销社上班,能提前以内部价格拿到不少紧俏货。

    可这些好东西,几乎都便宜了李家人。就连工资也是每个月上交三十块做家用的。

    这要是换作旁人,这么苛刻的条件不得闹翻天?汪琴就没闹。

    可李家人要是敢欺负原身,汪琴就得炸。

    这样的情况下,原身脾气就很不好,也有任性撒谎的毛病。

    “妈实在是不明白,祝欣那孩子有啥不好,你看看她,人长得秀气,脾气也好,肯跟你玩,学习成绩好,肯给你补课,她跟你一样才十五岁,要真有那么坏,妈能看不出来?”

    还真看不出来……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谢文音撇开脸。

    “妈,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我确实是不喜欢她,可你知道我不会游泳,我总不会拿自己小命去陷害她。”

    “还是说,在你心里,你女儿我就是那么恶毒的一个人?”

    “说什么呢?”汪琴不满的说道。

    谢建军牺牲之后,母女俩相依为命,汪琴性子软,维护女儿却已经成为了习惯。

    哪怕谢文音自己说自己不好,她也不乐意。

    不过她心里到底是犯了嘀咕,难道真的是这样?可现在街坊邻居都知道祝欣救了她们家文音……

    如果音音落水真的是祝家那丫头搞得鬼,偏偏她还弄得现在大家都觉得她是音音的救命恩人,那也太可怕了!

    心里虽然犯了嘀咕,可是该有礼数还是不能少,李家包括汪琴自己都要脸。

    再说他们没证据,总不能因为女儿的一面之词就认定祝欣推她女儿下水吧?万一不是呢?

    人还去叫人救了音音,总是万众瞩目的事实吧?

    汪琴还是送了不少好东西去隔壁祝家感谢祝欣,祝老太一张老脸笑得跟朵菊花似的,高高兴兴的收下了礼物,祝欣则乖巧懂事的站在一边。

    汪琴越看她就越觉得不信,那么乖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故意推她家音音下水啊?她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可是她毕竟是谢文音的母亲,自己的孩子跟别人的孩子孰轻孰重她还是分的清的。

    既然音音不愿意跟祝欣这孩子玩就算了,她也不是非逼着她们一块儿玩,再说了,她早听祝老太在给祝欣说人家了。

    其实这年头城里姑娘没那么早结婚,但如果是长辈的意思,一般也反抗不了。

    而她家音音,只要她乐意,她会一直供她念书。她有工作,有工资,供得起,这是汪琴的底线。

    谢建军牺牲之后她改嫁给李光明,她觉得最对不住的就是闺女儿了。

    这些年李家人也知道她的底线,就连二房那个宝贝疙瘩李伟健也不太敢招惹谢文音。

    换句话说,祝欣可能很快就得嫁人了,而她女儿还要念高中,这两人路子不一样,以后也玩不到一块去。

    许玉梅透过窗户看见自家大嫂把麦乳精啊,饼干啊,奶糖,还有很多供销社的紧俏货往隔壁祝家送,气得眼睛都红了。

    隔着一扇门,谢文音都能听见她说酸话。

    “这有正经工作就是不一样,腰板挺得硬硬的,东西不要钱似的往人家家里送,谁让人家命好呢?羡慕也没办法!”

    十二岁的李伟健还不大懂事,远远看着就闹着要喝麦乳精。

    这年头麦乳精是十分难得的营养品,还是送礼的紧俏货,送出去倍儿有面子。

    李家当然有麦乳精,不过这样的好东西都让李老太锁在柜子里,她每天下班回来开锁拿粮食出来,再让汪琴做饭。

    因此这会儿李老太还没下班,儿子又闹着喝麦乳精,许玉梅就觉得都怪汪琴!

    如果不是她不要钱的白送东西给祝家,她宝贝儿子能馋,能闹着要吃吗?

    别说祝欣救了谢文音,在许玉梅眼里,谢文音一个“赔钱货”,还不是李家的种,何德何能?

    就算祝家那丫头救了她,也值不上那么些好东西啊!

    汪琴嫁到李家来就是李家的人,自己没本事生儿子,这个家里的好东西不都该紧着她儿子吗?

    毕竟她儿子才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啊!

    可许玉梅知道谢文音那臭丫头是汪琴的底线,轻易招惹不得。

    李伟健和李娟娟同岁,当初两人一起怀孕,她生下李伟健,而汪琴生下李娟娟,可把她得意坏了。

    那时候许玉梅没少趾高气扬,人一嘚瑟就容易失了分寸,她搁家嘲讽完汪琴,李娟娟,又扯到谢文音这个赔钱货。

    谁知道汪琴嘴上没说什么,当月工资不上交了,供销社说好的红糖也不往家拿了,原先说好的她看中的那块布当着她的面直接用剪刀绞了。

    把她跟李老太心疼的不行。

    弄的许玉梅好一阵子不敢招惹这个大嫂。

    不过汪琴性子软,除了谢文音的事儿,其他都好商量,所以许玉梅也是消停一阵就忘了。

    这不,又开始指桑骂槐的大骂,“闹什么闹?你要什么麦乳精?你没本事投你大伯母的肚子里,你还喝什么麦乳精?有本事嚎丧你跟她要去?”

    “人家就是白给个外人也不给你,你丢不丢人?别在老娘跟前嚎,听着就烦!”

    李伟健也是从小被宠坏的,在这个家,除了谢文音还没怕过谁,而且他精的很,知道他妈虽然骂他,却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顿时嚎得更响了。

    “李伟健,你嚎什么嚎?嚎丧啊?我姐还在休息呢,你再嚎我把你嘴巴用胶布贴起来!”

    李娟娟今天做值日,从学校回来的晚,一回来就听见李伟健嚎丧的声音,这姑娘脾气火爆,当即就骂上了。

    谢文音初中毕业了,放假的早,李娟娟和李伟健小学毕业考还要再过几天,因此每天还得上学。

    不过李娟娟人在学校,心里一直惦记着姐姐。

    原身虽然刁蛮愚蠢,对李娟娟这个妹妹却非常好。汪琴要上班,小时候李娟娟几乎是原主带大的。

    这年头,四五岁的小姑娘帮大人带弟弟妹妹是很常见的事情。

    一听李娟娟骂自己儿子,许玉梅立即就不干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