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2章 让她走

 热门推荐:
    几年后,两人又生了一个女儿李娟娟。姐妹两人就差三岁。

    李家人也重男轻女,为着这个一直不满意。可因为生育政策,像李光明,汪琴这样的正经单位上班的可不敢超生,怕工作被撸了。

    李光明他妈想折腾也没办法。

    谁知道这个时候,李光明意外得知他原先乡下那个老婆给他生了个儿子。

    于是李光明就开始在两个“家”之间两头跑。这边哄着妻子汪琴上交工资,对两个女儿不上心,那边养着前妻陈萍芳和儿子,日子好不快活!

    李老太也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可她不仅不阻止,心里还挺遗憾的。

    一方面舍不得汪琴这么个有正经工作的儿媳妇,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乖孙受委屈了,不能“认祖归宗”……

    于是,李家人就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李老太开始胡搅蛮缠让汪琴给她生个孙子,还说想好了办法,汪琴的工作一定不会丢。

    他们商量好的办法就是让汪琴先怀上孩子去乡下远房亲戚家住着,等把孩子生下来再回来。

    至于汪琴的工作,就先让小姑子李秀珍顶上。

    这个时候,岗位都是可以转让的,只要双方当事人同意,都有操作的余地。

    汪琴性子软,哪里受得了全家的鼓动?再加上当时原主一直惹祸,李娟娟那丫头跟姐姐感情好,也是个叛逆不听话的。

    汪琴就同意了。

    结果天意弄人,汪琴又生了一个女儿,等她回来后工作彻底成了李秀珍的,陈萍芳已经带着儿子住进了她家里,李娟娟不知所踪,原主谢文音则被李老太随意嫁了人。

    那个人年纪大,又爱喝酒打人,原主嫁过去没多久就被打得不成人样。

    汪琴崩溃了。

    她第三胎本来就见不得光,整天在乡下躲着,情绪也抑郁,再加上又是个女儿,心理落差大,回家后接连遭受打击,汪琴的身体就垮掉了。

    原身被酒鬼老公打死后,汪琴也去世了,只留下那个可怜的小女婴……

    “妈……”

    仔细看,汪琴的模样跟她的凡人生母有几分相似,跟生母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谢文音人生中最快乐的。

    想起书中汪琴的下场,谢文音有些不忍心,她想着既然她来了,成了书中的女炮灰,总不至于让她重蹈覆辙?

    电石火花之间,谢文音就有了主意。

    “音音醒了!”汪琴立马站了起来,坐在一边的祝欣瞬间有些尴尬,也跟着站了起来。

    “音音你醒了,太好了!”

    “嗯,妈,我还有些不舒服,让她走。”谢文音没搭理祝欣,指着她对汪琴说道。

    原主是不喜欢祝欣,可她从来没有害过她。

    反倒是祝欣,所谓的“励志”女主,不过是踩着别人血肉上位的白莲花。

    祝欣见谢文音连个眼神都没给她,不由捏紧了拳头,神色却有些失措。

    “汪姨,都怪我不好,我这就走,等音音心情好点了我再来看她。”

    “……”

    没等汪琴站起来,祝欣就逃一般委屈的离开了,要是让人看见了还真以为她受了多大委屈。

    好在汪琴担心女儿,也没心思去想。

    “你这孩子,人家祝欣好心好意来看你,你怎么这个态度?这次你落水,还是祝欣及时找人救的你。”

    “回头好好跟人家道个谢。”

    谢文音轻哼了一声,汪琴又道:“妈知道你不喜欢她,可她也可怜,这次她救了你,往后可不要再跟她置气了,你们好好相处。”

    “我才不呢!”

    “妈你是不知道,我会去湖边就是祝欣找我的,要不是她找我去湖边,我会掉下去吗?”

    原主不太讲道理,按照她的逻辑,这话不错。

    汪琴对女儿十分了解,听到这话都不由气笑了。

    “你还犟嘴?这能怪祝欣吗?谁让你自己不当心?那么大一个人了做事情还毛手毛脚?湖边那么宽一条路你都能掉下去?”

    “你到底是我妈还是祝欣妈啊?”

    “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我不是你妈我还在这?”

    “你是我妈你都不相信我……”谢文音轻声嘀咕,这个时候她的肚子叫了一下,汪琴又探了探她的额头,已经不烫了,这才没好气的说道:“肚子饿不饿?妈给你煮了粥,快起来吃。”

    “妈,我浑身没力气,你帮我端进来。”

    “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话虽这么说,汪琴还是去端粥了,端过来搅了搅,又站起来,“妈去给你卧个鸡蛋,你等会儿。”

    淡淡的米香萦绕在鼻尖,谢文音觉得自己更饿了,她舔了舔嘴唇,浅浅尝了一口,也不知道是汪琴厨艺好还是她这身体太饿了,普通的白米粥又香又滑,几口就下腹了。

    汪琴进来一看,到底是心疼,“饿坏了吧,妈再给你盛一碗。”

    第二碗粥不是白米粥,是青葱鸡蛋粥,橙黄色的炒鸡蛋粒粒分明,搭配翠绿的小葱,米粥熬的又香又浓,好吃的谢文音有些怀疑人生……

    她把这归咎为原身的身体太饿了的缘故。

    不过汪琴的手艺确实好,哪怕是挑剔的李老太都没话说。

    李老太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嫁出去了不常回娘家,两个儿子没分家,住在一个小院里。

    有意思的是,小儿子李光达的媳妇许玉梅在家没工作,结果每天回家做饭的还是汪琴。

    她做饭好吃是一码事,脾气软好欺负更是事实。

    谢文音吃完之后把碗一放,她就跟汪琴说道:“妈,你以后少让祝欣到咱家来,我看到她就烦。”

    “为啥啊?祝欣多懂事的孩子,她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呐!你这孩子说啥糊涂话?”

    “我没说糊涂话,她才不是我的救命恩人。”

    谢文音一脸蛮不讲理的样子让汪琴格外头疼。她觉着自己跟前夫,也就是谢文音她亲爸都是讲理和气的性子,咋生个闺女性子那么别扭呢?

    “妈,那个湖我从小就在那儿玩,你说我能没事掉下去?老实说我感觉有人在我身后推我。”

    谢文音话音刚落,汪琴一下子站了起来。

    她想了想还是不太相信,“这事可不好胡说。”

    谢文音低着头,不怪汪琴不信,如果不是穿成原身这么个“恶毒女配”,谢文音也不信。

    祝欣平时名声可好了。

    她性子温婉和气,学习成绩还好,见着人就笑,嘴巴甜的不行,街坊邻居谁不说她好?

    反倒是原主,模样生的胖,走一步喘三下,因为汪琴再婚这事儿小姑娘心里较劲儿,汪琴也觉得对不住孩子,就宠得有些过头。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