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转世修魔佛 > 第二十一章:授人以渔

第二十一章:授人以渔

 热门推荐:
    江小渔的话对中年酒客来说极具诱惑力,让他惊骇之中激动的心魂震荡!他身躯忍不住的剧烈颤抖。

    这与中年酒客信的佛完全不同,更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世界之门。

    “阿弥陀佛……徒儿你为何如此点拨与他!为这凡尘多一变数,这就是的修的佛而下的仙道棋子吗?”空冥十分失望,但却找不出辩驳之理。

    在空冥看来,徒弟的佛带着魔去激发一个人内心潜藏的野兽而发出咆哮,彻底的改头换面。

    江小渔把一个人的欲望通过诱导而无限放大。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就是佛佛就是我,人不应该信命。每一个人都应该去争,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为何生来平凡,为何本就平凡?

    师父,佛你可知到底什么是佛?你修的也不是自己的佛吗?清规戒律不过是顺天而行的牢笼罢了。

    渡人就要渡他去彼岸。

    徒儿相信开在彼岸的花才是最美的。

    我寻求彼岸花,应心中所欲。”江小渔回应道。

    自然江小渔与空冥的对话无人可知,这是师徒二人之间心灵相通的问答。

    “喃阿弥陀佛……”空冥佛心不稳,切断与徒儿的联系不停的念着佛咒来洗涤自己的心灵,平复自己的心绪。

    佛理之论仿佛没有对错又如此相悖,让空冥陷入一阵纠结后去稳住自己的佛心道基。

    每一个修佛的心中都有一个佛,不同的佛相同的佛!我佛即是我佛。坚守自己的佛才是自己的道,所走的修仙路途。

    江小渔的佛带着魔性,这是一位行走在人世间的真魔佛。

    “如何送我!?”盘膝而坐的中年酒客,突然站起!凝视着江小渔。

    他的眼神带着坚决,他的周身气息带着前所未有的决然。

    中年酒客的决然之气,再次让抚琴的凤喜儿琴音一顿!她看向江小渔,看着却看不清他的心,他那颗修佛之心仿若大海一样深。

    ‘既然如此,他为何拒我?’凤喜儿心有埋怨的说道。

    她不明白,把人的欲望引诱而出的江小渔怎么算的上出家的和尚,怎么算是修佛的僧人?如此的他又为何要守那清规戒律。

    ‘你没有那慈悲之心!我等你。’凤喜儿内心再次说道。

    琴声再次依旧,她闭上了眼睛不在去想着看到他!她看不透他就跟着他。

    江小渔嘴角带着笑意看着起身的中年酒客,这一刻他看到中年酒客失去了对佛的净重,放下了他的佛手!如今他更相信自己。

    “佛缘不过是为今日命运挣脱的因果,既然你信自己能逆天改命!信自己能做到想做的事情,那小僧就教给一项本领。

    小僧送你权谋之术玩弄人心。

    阴谋,阳谋!谋人谋己谋国谋天下。

    我这里有一句话七叔要牢记:‘善于权谋者无所不用其极,不折手段。’”江小渔面色一冷说道。

    中年酒客身躯再次一颤,他被江小渔的话震的胆寒!这种胆寒让他从灵魂生出恐惧之意。

    “是不是怕!?那么你以后要变成如同你现在怕我一样去让别人怕你。当他人提到你时就会心惊胆颤,那时你就是人上之人。”江小渔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中年酒客吐出一口冷气,眼神变得锋利起来说道:“渔儿教我!”

    “好!”江小渔说过,射手一指打入中年酒客眉心一道佛光!这道佛光是红色的,显得十分的妖异。

    中年酒客身躯一震,如雕塑般不再动弹。

    “阿弥陀佛……八年砍柴施舍,小僧还给七叔了。你就好好的在我给你的书海中经历一番吧。”江小渔喧了佛号闭上了眼睛。

    “渔儿,你学了那权谋之术?”凤喜儿问道,琴声已停。

    江小渔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也不是!前尘浮世中却少不了人心权谋,我只不过给他开窍罢了,让他去我曾经去过的那个权谋乱世的书海活一世而已。

    等他醒来之后,一定会脱胎换骨不再是以前那个目不识丁的砍柴人了。”

    “什么样的书海?”凤喜儿眉头一皱问道。

    “《三国志》”江小渔回应道。

    “《三国志》?”凤喜儿没有听说过却心道:‘开佛灵窍要入前世轮回,那一世他经历的什么,让他变成了现在的渔儿。’

    “谋人谋己谋国谋天下!”江小渔回应道,说出了那书海中的意义。

    “好霸道的权谋之术!”凤喜儿心头一阵回应道。

    “阿弥陀佛……小僧江小渔,小鱼小渔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江小渔双手合十不再言语,他信奉自己的佛。

    “阿弥陀佛……”听到江小渔这句话的空冥,吐出一口气心境也平稳了起来。

    渔儿还是那个听了教诲的渔儿,还是自己的徒儿!只是徒儿的佛不是他现在能够辩驳去理解的佛。

    魔佛到底是什么存在!?魔佛得道到底如何!?却让空冥有了期待。

    临近拂晓,太阳崭露头脚破晓之时中年酒客陡然惊醒!他畅快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以天下为棋,执掌天下诸侯这才是真正的人上之人。

    渔儿,陈某会永世不忘您的授业之恩。”

    中年酒客说过对着江小渔要躬身大拜,却被江小渔手掌虚脱没有让他拜下去。

    “七叔悟了!?悟了就好,这是你该有的缘法不必感念于我。”江小渔笑着说道。

    “天地君亲师!陈某怎能敢忘,做那相悖天地道伦之事儿。今日陈某即是那佛门弟子,还请恩师赐名。”中年酒客拜倒在地。

    这一次江小渔没有阻拦,喧了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你即使佛拜我是我授业应该受你这一拜。

    七叔起身吧。

    法号与姓名也不过一代号而已!又何来为你取名。

    七叔叫什么还是叫什么吧。”

    “好!我陈七自此再入凡尘脱胎换骨,执掌天下棋子。岂能还用这过去姓名?今日陈某更名为宫字文羽,做一个如那贾羽贾文和一样的毒谋之士。

    恩师,陈文羽去了。”中年酒客躬身再次一拜,转身离去。

    江小渔一楞,看着中年酒客离去的背影喃喃出声:“贾文和?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