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转世修魔佛 > 第二十章:求人求佛不如求己靠己

第二十章:求人求佛不如求己靠己

 热门推荐:
    “徒儿,你这修仙之道却是逆天之行啊!你我本师徒缘尽,此次你坊间还愿,度尘而救疾苦却是与为师又沾染了缘劫。

    也罢!

    逆天修行也行那善果佛事儿,你既然要替为师度缘!那为师就再助你一次,仙界之上师父等你位列佛班。

    阿弥陀佛!”空冥叹息道。

    “自徒儿江畔被师父捞来,收徒儿为徒又踏上修仙之路!在徒儿心中师父是渔儿今生今世最亲近之人,也是最信任的人。

    徒儿不管佛缘如何?我修我佛我即是我。

    既然我自己为佛,修的是徒儿的本心而不是那佛门的佛。”江小渔回应道。

    “阿弥陀佛……”空冥喧了个佛号。

    从空冥的佛号中,江小渔知道师父再也不想与自己交谈!更不想去辩论,更接受了江小渔修自己为佛的仙道。

    凤喜儿一直在佛仙庙前!在她的面前早已经出现一琴案,抚琴在琴案上。她在这一刻从修炼中微微睁开双眸,纤细的玉手指尖拨动琴弦响起悦耳之声。

    琴声在夜色中回荡着,显得更加静怡。

    一禅一琴,一打坐长相俊美的和尚一位拨动琴弦的绝色女子。

    两者都是当世不可多得的美人。

    一指一挑的琴音富有韵律的回荡在坊间街市,这琴声所处洗涤夜间凡尘俗人的忧愁使人酣甜入梦。

    入梦空灵,使人空灵,琴声更空灵。

    佛仙庙外的酒肆,最后一名酒客是一位中年!在喝下酒壶内最后一口酒后,酒壶往桌子上一放,抬起沉重的脚步,一深一浅的走出来。

    “呵呵呵……”中年酒客笑着,这笑声带着无奈与沧桑。

    中年酒客一身粗布麻衣,胸口敞开听着这琴声看了看盘膝而坐的江小渔!带着醉声道:“你那琴平静心灵,却抚不平这世间忧愁。小姑娘修仙自不比我等凡人能弹一曲哀愁静音来洗涤尘埃。

    可惜都看的出你喜欢渔儿,佛音山最疼爱的小和尚。”

    凤喜儿看了这中年酒客一眼,叹息一声继续抚琴!她知这又是渔儿的熟人,才能如此亲昵喊他一生渔儿。

    既是俗人,他那话却很有道理!凤喜儿眉头紧皱却不一般见识,抚琴中置之不理。

    中年酒客看着若定的抚琴的绝色美人,眼神中没有任何的亵渎之意!这也是凤喜儿不厌的原因之一。

    中年酒客再笑了笑,他垫着沉重的脚步摇晃着身子走到渔儿的面前!摇了摇头。

    ‘噗通’

    中年酒客一屁股蹲坐在蒲团上,与江小渔对面而坐!江小渔看了这中年酒客一眼喧了个佛号道:“阿弥陀佛,七叔喝醉了。”

    “无妨!渔儿出家可称我这凡人一生施主,才配得上你这佛家弟子的身份。难得你渔儿还记得我在砍柴之人。

    昔日你还是婴儿之时看你师要生活做饭为你熬制稀粥,我正好打了一捆干菜上了这坊市,就送了你师结了个佛缘。

    然而当初我一二九少年,如今已经胡须满长!却是那烦扰之人了。

    这十八年来我看你长大,却无所求。

    可今日俗事儿七叔我要问佛解忧,了却这佛缘了。”话中,中年酒客带着无奈之声,面有哭相。

    江小渔知这不求人的坊间七叔,如今遇到了人生难关!不由让他同情的出声:“阿弥陀佛!七叔讲来。”

    “好!渔儿你可知我为何近年来常来酒肆,喝这穿肠过的烈酒?”中年酒客说道。

    江小渔摇了摇头。

    “是啊!只有天知地知我心明知,也只有这酒烧心才能让我好受一点。自小我家贫无依,是这凡尘中的贫苦之人。

    虽说我佛音山是这世外桃源,不受战乱。

    可年轻的我还是向往那外面的世界。

    外面群雄割据,举国征伐!我这世外桃源而出的人,才知道比起其它的凡人我活在了天上。

    真如是尘世间的活神仙。

    可我不读五经,明文识字!又无武略终究是这尘世间的尘埃而已。

    十年前我入伍从军战武卒得军功,娶的美娇娘。

    可为何娇妻被夺!被勋贵追杀却无能为力,最终我落了个九死一生仓惶而回。

    心不平!又如何能坐在桃源之内了却一生?

    被夺之妻,不明下落的我儿又有何本领去寻?我要求佛,问佛寻一本事可否?”中年酒客,带着期望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江小渔。

    “你可求过我师父?”江小渔问道。

    中年酒客摇了摇头回应道:“求过!可佛缘未到,更是我杀劫难逃。你师说要寻一本领可以,但先要消这心头之恨!做那眼界高远,宽宏大量之人。

    反之不可得。”

    “阿弥陀佛!七叔如今可还有恨?”江小渔问道。

    “呵呵呵……恨又如何?三年沉沦,也不过是弱肉强食罢了。是我自己无用,又去恨谁?

    也不过是自己不明所以,成为那一粒被碾碎的尘埃罢了。”中年酒客无奈的一笑。

    “眼界要高!谁夺走你的东西就从谁的手中夺回来。夺你的人是因为你不如他,他比你站的高。

    所以你要比他站的高,才能让他俯首帖耳!说杀就杀让他生就生。

    不过是一本事而已,为何不去争?

    只是渔儿问七叔有何等大的胆魄?又是否能有魏大善人那样的壮志?”江小渔的眼神一冷说道。

    这话让中年酒客的身躯一震,这酒也醒了几分!更让抚琴的凤喜儿那手中拨动的琴弦一顿。

    “阿弥陀佛……”庙宇中的空冥佛仙像喧了一声佛号。

    “何意?”中年酒客吐出一口气,颤抖着身躯问道。他从江小渔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气,这种杀气却能他感受到兴奋。

    “阿弥陀佛!小僧修的佛与我师修的佛相同而又有不同。凡尘之事儿凡尘了,渡人解难凡尘过。

    七叔想要求佛,那就是要了却这佛缘想要改命。

    你说不得慌,渔儿也看的明白。

    有一句话渔儿告知于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要你心的够坚决没有你做不到的事儿。

    没本事就学,没地位就去争!从哪来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

    求人不如求己!

    求佛不如靠己,你敢舍弃这命去夺一生富贵吗?敢,渔儿送你。”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