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转世修魔佛 > 第七章:游荡孤魂凄凄凉凉

第七章:游荡孤魂凄凄凉凉

 热门推荐:
    嘭--

    显露妖身的红狐老者,周身一声爆破‘噗嗤’吐出一口逆血。

    空冥的佛吟声停了下来,那旗子上佛心印也收敛了光芒!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夜色的圆月高挂一阵风呼啸而过,吹起了衣衫。

    “阿弥陀佛……”空冥的嘴角溢出一丝血,滴落在地面上。

    “没有想到如此偏僻之地,也有你这样的高僧!见识了。”红狐妖身的老者苍老的声音回荡。

    “爷爷!”狐灵儿心疼的跑了过去。

    “灵儿,爷爷没用挡不住这个和尚!我们走吧。”红狐妖身的老者一脸失落的说道,他抓起了狐灵儿的手。

    “我要带走小和尚!”狐灵儿不舍道。

    “阿弥陀佛!小狐妖是天狐化形,贫僧一直暗中相助并未交恶之心。那日化形贫僧路过帮了一把,小狐狸为何还要带走我的徒儿。”空冥双手合十质问道。

    “灵儿舍不得小和尚。”狐灵儿说出了心里话,这就是她要带走江小渔的理由。

    “灵儿!爷爷带不走小和尚了。这位道僧修为高深,没有把我们置于死地已经算是运气。

    佛没有杀生之心!我们才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还活着。”红狐老者劝慰道。他双手合十对着空冥鞠了一躬。

    “佛修善心,能分善恶!是为真佛之心。十年之后我这徒儿自会入得凡尘历练一番,若他真能走到青丘,那也是小狐妖与我徒儿的缘分。”空冥说道。

    “本道洪裕,可知道僧法名?”红狐老者带着敬意问道。

    “空冥!”空冥回应道。

    “哦!?可是那佛音山上幽谷院的空冥大师!?”红狐老者一惊,失口问道。

    “正是贫僧!”空冥回应道。

    “不冤不冤!输的不冤。高僧在此相遇,是我有眼不识慧者!带来日大师路过青丘歇脚,晚辈洪裕自当赔罪。”红狐老者躬身再行一礼道。

    “善哉!善哉!”空冥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红狐老者知道该是离开的时候了!他抱起狐灵儿化一股红雾消失。

    “小和尚你还没有跟狐灵儿说你的法号!”虚空中传来狐灵儿的喊声。

    “我叫江渔儿,师父叫我江小渔!我叫渔儿。”江小渔回应道。他的眼睛看着红雾消失的地方,稚嫩的面容上带着失落。

    “小渔儿,你不能修佛!”狐灵儿的喊声从远处飘来,回荡在坊间很久很久才消失。

    “善哉!善哉!”空冥带着叹息之声起身开始烧火。

    “师父,她们为什么告诉徒儿不能修佛?凤喜儿这样说,狐灵儿也这样说,就是在梧桐林里躺在师傅背上睡觉的时候,也有个女孩儿这么告诉我。

    她告诉我与徒儿有三千年的尘世,等我十万年相守。”这一刻迷茫中的江小渔,问出了疑惑。

    修佛没意思,可修佛也没有什么不好!师父就是修佛的他江小渔也应该修佛才对。

    江小渔抱着几块干柴放在灶台下,清澈的双眸看着师父。

    “渔儿,佛修机缘!佛修善心却不能沾染红尘。佛入红尘不是佛,是佛也是一魔佛。

    佛家弟子又有多少天赋异禀者入得凡尘后,再也不是纯净的佛!变成了不再归入佛中的魔。

    历练凡尘是修佛的必走之路,是魔是佛要看下山后是否了却一切凡尘最终皈依佛门,涅槃而生那极乐净土,西方天界。”空冥吹起灶台下的明火,淳淳教导道。

    “师父我也要下山入凡尘吗?”江小渔清澈的眼眸中闪烁着渴望。

    “阿弥陀佛!跟师父回山之后,闭关修炼十年!十年之后自然让你入得凡尘,你是佛家弟子!这一世修佛想要成佛必须要了却一切尘缘。

    师父不阻拦,也不能阻拦。

    修佛羽化成仙难!修得魔佛成仙难上更难。

    善哉!善哉!”空冥教诲道。

    然而江小渔却不知所以,空冥也没有想着徒儿能听懂!只是能记住就好。

    “师父,那我们回寺院吧。”江小渔带着迫不及待。

    “嗔念,嗔念!阿弥陀佛,吃了斋饭再回也不迟。”空冥回应道。

    灶台的篝火熊熊燃烧着,锅里的水也已经沸腾!空冥拿起那老妇送给他的大白菜一叶一叶的拨开扔进了沸水里。

    是夜!

    老妇推着推车翻越一座高山,劳累的回到自家的院门。

    “儿啊!娘回来了开开门让娘进去。”老妇蹲坐在院门前喊着,崎岖艰行的山路让她此刻已经有气无力。

    这个毛坯土泥围成的茅草屋院落,在月光下没有灯光。

    “老不死的到现在才回来,菜卖完了吗?大半夜的还麻烦人开门,睡在外面吧。”冰冷的声音从院内的茅草主屋里传了出来。

    老妇听着儿子这嫌弃的声音冷的刺骨,浑浊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切记不要激动,不要再过度劳累!不然神仙都难救你。’空冥大师的话这一刻突然在老妇的耳边回荡。

    老妇哀叹一声,吐出一口气!用袖口擦了擦眼角没有掉落的眼泪。心里叹息一声:‘儿啊!娘舍不得啊。’

    老妇显得很平静,她欺骗自己这不是儿想要这么对待自己的娘亲!于是她再次起身拍了拍院门:“儿呀娘回来了!菜还有两颗没有卖完。赶快起来开开院门,让娘回去好好歇息下。”

    “老不死的!没有把菜卖完回来作甚?不知道这么一点卖菜的钱不够养活你这个老不死的吗?

    卖不完就在门口歇着!等我睡醒了再给你开门。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菜卖不完就回来。”院内茅草主屋内再次响起儿子冷漠的声音。

    “儿啊!深山林中有虎狼出没,把娘给吃了!?”

    “吃了还好!省了一口粮食。”

    “儿啊!空冥大师说娘在不可动气不能劳累,就不能养活老娘吗?”

    “养活你谁来养活我!?死了干净。”

    噗!

    一口血从老妇的口中的吐出,倒在了推车上。

    魂魄从老妇体内飘出,虚幻的三魂六魄快速的凝结成老妇生前的模样!站在的院落内,她没有回头看自己的躯体一眼!就这么穿透茅草主屋的门走了进去。

    “老不死的怎么不喊了!不是真死了吧?要是老不死的死了,谁给我们大老远的上集市上卖菜去?”床榻之上,儿媳妇扒着窗台看向院门之外。

    “睡觉睡觉!”老妇的儿子厌烦的把媳妇给抓回了床榻上。

    “哎……”老妇一声深深的叹息!魂魄消失在茅屋之中。

    ‘老妇一生劳苦,十月怀胎!没想到竟落了个身死家门外的下场,老妇无用,生儿无用啊……’

    游荡孤魂凄凄凉凉,向着那佛音山飘荡而去。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