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 第十九章:打铁还需自身硬(求推荐票~)

第十九章:打铁还需自身硬(求推荐票~)

 热门推荐:
    同日夜晚。

    殷女士敲响了房门。

    “李想,出来。”

    咔嚓。

    “怎么了妈?”

    李想眨了眨眼,见殷女士往房间里看,就大大方方敞开门,“用电脑查资料呢。”

    殷女士闻言,收回目光道:“我给你报了个班。”

    报班?

    什么班?补习班?

    和训练家有关的补习班?

    李想先是一怔,旋即一喜。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这个东西!

    有数学补习班语文补习班,凭什么没有训练家补习班?

    说不定还能上手和别人对战嘞,那都是一颗颗糖果啊!

    殷女士瞧见李想兴高采烈的样子,感觉他似乎误会了什么。

    “你不是要当训练家吗,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给你报了个武术班。”

    她淡定道。

    然后,她就看到了自家儿子脸上,飞速流逝的笑容。

    “什、什么班?”

    李想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声。

    “武术班。”

    殷女士重复了一遍,“每天早上七点我送你过去,下午五点我再来接你。”

    “别急!您先别急!”

    李想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老妈我问个问题,这个训练家……和武术班有什么关系?”

    特么是小精灵上场打!

    不是人类上场打啊!

    学个屁武术诶!

    难不成比赛规则还允许训练家对殴的咩?

    “你爸说的,技多不压身,而且训练家是有一定危险程度的职业,武术能够帮助你在某些极端情况下,保全自身。”

    殷女士像在复读一样,把李哲瀚和她说的东西,给李想说了一遍。

    学好武术能够一定程度上保证李想自身的安危。

    当李哲瀚说出这个理由时,殷女士就再也没别的意见了。

    但她没意见,李想自己有点意见。

    神特么极端情况!神特么保全自身!

    能不能指望他点好,现代竞技化后的对战,安全程度已经很高了!

    而且上午七点到下午五点,这是什么班?

    这么长时间,他哪儿还有空查资料训练火斑喵,去公园吸取经验?

    更别提找人对战了。

    那都是糖啊!

    糖啊!

    “我能不——”

    “钱已经交完了,用网银汇过去的,一万八。”

    “……”

    李想看着殷女士,瞪大了眼睛。

    他发誓,穿越过来这么久,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身为未成年人的可怕。

    父母的先斩后奏!

    还是一万八!

    这个时代的一万八是什么概念啊!

    一门武术补习班要一万八,你是教大荒囚天指,还是八极崩?

    “能退——”

    “你爹说你不学就不退。”

    连续次蓄力被打断,李想当场自闭。

    房间里的火斑喵跑出来,好奇的看着两人,然后去蹭殷女士的腿。

    殷女士弯下腰摸它的脑袋。

    而此时,倚着门框的李想心中乱成一团麻。

    这一万八都交了他是没想到的。

    还说什么不学就不退,学了还能退吗?

    不就相当于逼着他学呗!

    可要是去。

    老子的糖啊……

    半晌后。

    李想恹恹地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学的是什么呀?”

    木已成舟,为时已晚。

    只能另寻他径。

    他就不信武术班从早练到晚一刻都不休息,总有时间训练火斑喵的,或长或短罢了。

    年纪小到底是没人权诶,学武术这么大的事,都不问问他的想法,直接报名了。

    不过以李爹殷妈这两位的性格,也确实只在小事上会问问他的意见。

    某些真对李想有好处的大事,他们往往都会先斩后奏。

    以前的李想也是贱骨头,你不逼不强迫他就和你阳奉阴违。

    “爸爸会告诉你的。”

    殷女士看着李想脸上不太开心的表情,便将其抱在了怀里,低声道:

    “……小想,武术真的能帮到你。妈妈不希望你受到伤害,我很怕你、怕你有一天会伤痕累累的回家,别让我担心,好吗?”

    声音有些沉闷,仿佛在压抑着什么情绪。

    李想不愉的表情,慢慢化作默然。

    殷女士和他一样,并不是一个很擅长表达爱意的人,像这具有浓烈情感的话,很少会从她的嘴里出来。

    “……我明白的,我会用功学的,放心。”

    他思考了一会儿,用力地点了点头。

    对战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以殷女士对李想的保护欲,能让他在十一岁做训练家,已然实属不易。

    担心也很正常。

    每个爱着自己孩子的父母都会担心他的安慰。

    “不过下次,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和我商量一下。”李想如此道。

    ……

    次日。

    早上七点。

    李想来到他练武的地方。

    保姆东施喵彻底解放了,不必再整天跟在其身后。

    但李想从它那张胖乎乎的猫脸上,没发现太多喜悦的表情。

    明明平时那么嫌弃。

    武馆是一间颇具古代气息的大宅院。

    李想环视过去,能看到朱墙黄瓦,赤红的大柱子,雕刻着抽象小精灵雕塑的房梁,威严的风速狗石像,以及大气的红漆正门。

    当然,少不了正门顶上的黑底金字匾额。

    ——【镇星武馆】。

    镇星?不是振兴?

    李想觉得后一个名字才比较附和国人的取名风格,前者不仅张扬,还中二。

    就和逆天这个词汇一样,小说里看看还行,现实中就比较搞笑了。

    估计是武馆的老板叫什么什么镇星。

    殷女士把他放在了门口,便驱车离去,这些都是之前说好的。

    而李想也抱着火斑喵跨过了嵌满金色门钉的大门。

    入门第一眼,是一个能容下至少四五十个人自由活动的露天广场。

    周边有着不少松树,和传统意味浓烈的石雕。

    但四下无人。

    再往里走,是一个空旷的大殿,四面八方都开着门,雕梁画栋,飞檐反宇,看着颇为恢宏大气。

    殿内地上铺设着错落有致的大理石,基本没家具,只有一些李想看不懂的木质器械。

    约定好的见面地点就是这里。

    该问的,李想昨天都问清楚了,不该问的,他爹也没告诉他。

    总之,那位被老爹尊称为“段天星段师傅”的老师,是个很麻烦的人。

    当然,也是很有本事的人。

    老爹在与李想的通话中,对其钦佩不已,多次提到一定要跟着他好好学,学出点东西来。

    李想因此产生了些许好奇心,只可惜去网上搜过后,没搜到任何相关的东西。

    这年头还没到大数据时代,网络上很多东西都没有。

    “段天星……他是镇星的星字?那有没有另外一位是镇字?兄弟两个开的武馆?”

    李想闲的没事做,开始参观这个大殿。

    火斑喵跟在他身后,好奇地审视着周围的环境。

    其实,李想对学武并不排斥。

    因为他明白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个道理。

    小精灵强大的同时,训练家的身体素质也有必要跟上,毕竟【生死五米距】这个定律不是绝对的。

    没有任何东西是绝对的,只能说大部分情况下适用罢了。

    再者。

    小精灵出招、移动的速度会随着能量等级的提升变得越来越快,普通人很难跟上那些强大的小精灵的反应。

    甚至于被误伤。

    是的,小精灵对战中,如果你的站位不够好,反应不够及时,哪怕站的够远,也很容易被招式误伤。

    成为训练家的第一堂课,就是要学会躲招式。

    这点你哪怕在野外和别的训练家性命相搏,也能派上用场。

    像特别篇里的那些训练家,一个两个都是闪避技能点到MAX的,能躲得一批,如果躲不掉,就是他该领便当的时候了。

    李想个人很怕死,也怕痛。

    好不容易来一次梦寐以求的宝可梦世界,他可不想造成难以挽回的结局。

    正好,现在他只有一只火斑喵,空闲的时间算是比较盈余。

    等以后满队伍了,想必每天不是思考战术,就是练习招式了。

    剩余时间还要用来打排位,提高自己的段位。

    可能就再也不会有闲工夫来从零开始学习武术了。

    十一岁的年纪,也勉强算合适的习武年龄。

    ……

    静等两个小时。

    李想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

    他这素味蒙面的老师,居然在第一天就迟到了。

    嗯……考验他的耐心?

    有可能。

    以李想从他爹口中得到的,有关段天星的信息,不难看出他是个比较传统而古板的老人。

    反正约定地点没错。

    “算了,既然他不出现,我们就先训练吧。”

    他选择暂时将其抛之脑后,冲盯着一个木制器械一直看的火斑喵喊道。

    这里空旷僻静,热风可能不行,但火花之类的招式肯定可以。

    把今天的糖先拿了。

    李想摸了摸身后的包,幸好他带了点吃的过来,否则段天星到中午还不现身,火斑喵和他估计要饿肚子。

    “喵~”

    火斑喵并无意见,跳到李想身边,抬起头轻声回应。

    ……

    大殿之上。

    屋顶和天花板之间,隐蔽的小夹层里。

    几个小孩儿和几只小精灵分散开,从一个个拇指大小的圆孔里向下望。

    “他这是在……训练小精灵?”

    其中一个人压低着嗓音问道。

    “估计是,对了,你不是说他肯定会跑走么?现在人家在这儿呆了俩小时了。”

    另一人搭腔。

    “急什么呀!这才刚刚开始呢!才俩小时,平时我们练站桩都不止俩小时,很长么?”

    前面那人反驳,“你等着瞧吧,他肯定会跑去找人,等找不到,百分百哭鼻子!”

    “那我就赌他不会哭鼻子,你输了的话,那台游戏机借我玩两天。”

    搭腔的那人笑道。

    前面那人还想说什么,耳旁就传来呵斥声。

    “行了!师傅是让我在这儿盯着,不是你们!赶紧给我下去!万一被他发现就完了!你们都有责任!”

    说话的第三人,在屋檐透下的阳光里展露出了面容。

    那是一个眉眼中满是灵气,朱唇皓齿,如果不去看他脖颈上微微凸起的喉结,乍一眼令人分不清楚性别的男孩儿。

    前两人闻言,当即闭上了嘴巴,不敢多说什么,和他们的小精灵一起,低声嘟囔着退走。

    他们可不敢惹师傅生气。

    很快。

    大殿的夹层里,便只剩下了那个漂亮的小孩儿。

    以及他身旁宛若西幻作品中的龙人族一般的,上半身、手臂和尾巴尖儿还有头顶皆有黄色椭圆形鳞片的恐龙形小精灵。

    ——龙加格斗的鳞甲龙。

    一人一小精灵静静地看着下方,呼吸平缓,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师傅让他在这里看着李想,假如李想跑出去了,就告诉他。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