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异世楚君 > 第八十章 我许府的祠堂也卖

第八十章 我许府的祠堂也卖

 热门推荐:
    “什么,将军村附近那几座破山,你卖给了惠王,五万银白银?”

    许敬业作为吏部尚书,一品大员,真正的京官,居其他五部尚书之上,可以说是荆楚的几大巨头之一,眼力劲自然不差,但是五万银白银,那是什么概念,楚国一年税收的百分之二了,自己一辈子的俸禄都没有这么多呢!

    许松很是嘚瑟,五万银,自己家老头都惊讶了,这可是他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若不是自家祖上有点薄资,就自己父亲,阴人还可以,赚钱只能呵呵了。

    “是的,父亲,惠王买山建府,这是契约,在县衙邹县令的见证下签署的。”

    许松边说,边把签署好的契约拿了出来,交给自己的父亲。

    许敬业拿过契约,久久无语,这惠王干嘛要花这么多钱,买自家那几座破山,很是想不通。

    “松儿,你告诉为父,真的只卖了那几座破山?”

    许松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还给自己倒了一杯查,一脸得意的说道。

    “当然,就那几座破山,父亲,孩子一回来,你就责备孩儿,也不听孩儿解释,孩儿就想问,如果是你,五万银卖几座破山,你卖还是不卖。”

    得到自己儿子肯定的回答, 许敬业更是疑惑,这惠王干嘛花如此巨资,来买这几座破山建府呀,哪里可是荒山野岭,道路崎岖,还有着满地毒炭,建什么府呀!

    许敬业转头回来打量自己儿子,看来自己儿子这是长大了,和惠王做生意,还能赚了这么大的便宜。

    “卖,必须卖,这次是为父的错,不知缘由,骂了你,为父认错。对了,你不是说看上杜侍郎女儿吗?为父明日就去找杜侍郎好好聊聊,若他没意见,为父这就给你找人去说亲。”

    “哈哈,还是父亲对孩儿好!”许松听到自己父亲给自己说亲,还是自己在西街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杜侍郎之女杜薇。

    许松很是高兴,杜薇自己偶遇后,很是心动,费了不少功夫,这才打听到,是杜侍郎杜伟的女儿,自己没少往杜府送礼,都被一一退了回来,若杜侍郎能同意,那杜薇能拒绝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嘿嘿,杜薇胆子在大,也不能违背他父亲的意思吧!

    许松想到自己就要抱得美人归,很是兴奋,还毫无形象的流着口水。

    许敬业看着自己儿子的模样,不仅没有发怒,反是很是高兴,大笑着说道。

    “哈哈,松儿这是想女人啦,为父也想早日抱上孙子。”

    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自己想女人,许松这才回了神,毫无形象的擦了檫自己嘴角的口水,还“嘿嘿”的傻笑两声。

    许敬业看着自己的儿子,也哈哈大笑起来,大声说道:“好,我儿长大了,对了,你给为父说说,这惠王又不傻,他干嘛要花五万银白银买咱们家那几座破山呀!”

    许松又嘿嘿的笑了两声,这才开口说道:“惠王不傻,他可一分钱没出呢!”

    许敬业更疑惑,一分钱没出,这契约上明明说了,钱货两清,买卖自愿, 他不出钱,难道自己傻儿子没收钱?

    “他一分钱没出,你没收钱?”

    看着自己父亲满脸的疑惑,许松更加嘚瑟。

    “父亲,你说啥呢?孩儿又不傻,没钱怎么可能会卖?是冀王,也不不知冀王吃了什么药?孩儿明明跟惠王要价五千,惠王和越王都嫌太高,孩儿还以太高,为了不得这三位爷,孩儿降价四千五,可这冀王,哪根筋搭错?硬是还孩儿五万。还非说土地买卖,需要官府见证,硬要拉着孩儿去县衙,让邹县令见证签署契约呢。”

    听完许松的话之后,许敬业先是一楞,三个王爷在场?但听到冀王四千五不要,非要五万银才买,立刻大笑起来。

    “哈哈,酒中诗仙的冀王,听说被野猪撞倒在水塘中,冲傻脑子,为父还以为是他人谣言,没想到是真的,这动不动就放犯病,哈哈,松儿,以后只要冀王犯病,不要说就是几座破山,若他要,我许府祠堂都可以卖给他。”

    说完,许敬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开始想起,如何用冀王犯病这事做做文章,把他从皇储备选名单中排除。

    “对了,父亲,冀王还给邹县令嚷嚷,无论荆楚哪家卖地卖山,只要他冀王看得上,价钱可以随便开口,孩儿也不知他是不是范了病,冀王刚说完,就被越王和惠王捂着嘴,送回冀王府去了。”

    听完儿子这么一说,许敬业瞬间眼前一亮,心中有了谋略,明日定会给冀王一个惊喜。

    “松儿你刚说什么,越王?这越王怎么和惠王,冀王厮混到一起,你是不是看错了。”

    许松端起茶,学自己父亲的样子,用茶杯盖子在茶杯上开会晃了晃,喝了一口,这才开口道。

    “孩儿怎会认错,冀王和惠王两人都叫他三哥,不是越王,谁敢答应呀。”

    “嗯,松儿你先回屋,为父有事。”许敬业给自己儿子说糊涂了,越王和冀王据自己所知,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为什么这越王边关一回来,还和这冀王惠王两人厮混在一起,关键是这冀王还犯病了。

    “哦。”许松收到自己父亲的逐令,很不情愿的往自己屋子走了去。

    许松一走,许敬业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越王回荆楚,不查找伏击自己的凶手,而是去和自己并无交集的冀王厮混在一起,关键这冀王还犯了病,呵呵,有意思,明日老夫定给冀王你们一个惊喜,哈哈…”

    ……

    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走到肉铺店前,对肉铺老板说道。

    “哟!老王,你这肉今天看上去很是新鲜嘛!卖多少钱一斤啊?”

    卖肉老板笑了笑说道:“哎哟,这不是李少嘛,来为李掌柜买肉呀!稀客稀客,哈哈,十个铜板一斤。”

    “什么,十个铜板?你会不会做生意哦?要这么多,二十个铜板,给我来十斤,卖不卖。”

    “二十个铜板一斤,李少你没开玩笑吧!”十个铜板嫌高,给自己二十个铜板,卖肉的傻眼,这李记饭店李老板这儿子傻了吗?

    年轻人玩味的笑着,大声说道:“开什么玩笑,赶紧的,还卖不卖。”

    “卖,卖,马上包好。”有钱不赚才是傻子,卖肉的老板麻溜的给李少切了肉。

    年轻人付了钱,拿着肉,自言自语道:“难怪,这他妈多花钱的感觉就是爽!”

    同样的一幕出现荆楚西街各个角落,一个翡翠店里,一个阔少对老板问道:“老板,你这翡翠多少钱。”

    “十银白银。”

    “什么,十银,会不会太贵。”

    “呵呵,这位贵子,我这可是上好的翡翠,来自…”

    老板还想解释,那知话没说完,阔少很是不满,开口说道。

    “你这人怎么做的生意,解释啥,五十两,给本少包起来。”

    接过翡翠,阔少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去,还大声笑道:  “哈哈,难怪,这感觉就是爽,他妈的,以前老子老是欺负哪些老实人,不给钱,和比这比起来,真他妈娄,呸。”

    看着阔少的离去,翡翠店老板顿时傻眼,妈的,十两嫌贵吗?给自己五十银,现在的年轻人,傻了还是?

    “老板…”

    ……

    荆楚热闹非凡的西街,如此的一幕幕出现,都在学萧辰轩买山的样子,很是搞笑,就连上街买菜的丫鬟,也都被带偏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