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异世楚君 > 第七十九章 本县的主宅也能卖

第七十九章 本县的主宅也能卖

 热门推荐:
    “少爷,地锲拿来了。”许府一小厮,气喘吁吁的向几人跑来,人还未到,就向许松大声开口叫喊道。

    萧辰轩起身,直接接过小厮手中的地锲,拍了拍小厮肩膀,笑着对许松说道。

    “许公子,你这小厮不错,很是机灵,值得你去多多培养,将来,必成为你的一大助力。”

    萧辰轩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定白银, 硬塞给了小厮,很是满意,这么急着帮主子把钱财往外送出去的,萧辰轩发誓,这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遇到。

    自己府中的小厮能得到萧辰轩的夸奖,许松很是自豪,笑着说道。

    “谢冀王殿下夸奖,这家伙的确是我许府中最机灵的。”

    许松对萧辰轩说完,转身一脚踢在自家小厮屁股上,这家伙,冀王殿下对他夸奖,还给了他一锭银子,怎么哑巴了,感谢的话都没有,这那他妈机灵了,许松很是郁闷,自己都养了些啥人,没好气的说道。

    “还不谢过冀王殿下,真是个没眼力的东西。”

    “谢冀王殿下赏赐,谢文王爷夸奖。”小厮这才反应过来,很是恭敬的对萧辰轩说一声感谢后,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

    萧辰轩看了一眼地锲,转交给萧辰浩,这才对许松说道。

    “许公子,你家的地锲,本王看了,没问题,而本王的五万两白银,本王已吩咐护卫准备好了,你等下叫你府上的人,直接楼下带回去即可。”

    许松内心很是激动,价值四五千两的小山,自己卖了五万两,回去自己父亲应该对自己刮目相看了吧,一脸激动的说道:“好的,好的。”

    萧辰轩又开口道:“许公子,既然是土地买卖,那么我们还是去荆楚县衙,让荆楚邹县令为惠王和你两人签一张契约吧!表示你两双方自愿买卖,钱货两清,如何?”

    “这…王爷你这是…干嘛还得去县衙?”许松很疑惑,地锲都在惠王手上,自己也拿到了钱,何必那么麻烦呢?

    萧辰轩大笑着说道:“哈哈,不是本王信不过许公子,而是牵扯到土地的买卖,最好还是有官方见证为好。”

    萧辰武和萧辰浩听完萧辰轩的话,很是疑惑,地锲都拿到手,去县衙干嘛,没事找事呀!但听到牵扯到土地买卖,这才反应过来,没有官方的见证,自己兄弟三人开采兽炭发了大财,作为楚国出了名的老阴人许敬业,会甘心吗,加上许敬业还是齐王的人呢,齐王见如此巨资产业,怕也会心动吧,他能就此罢手吗,肯定不会!

    “对,对对,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何况这是土地的买卖,必须官方公证一下的好。”萧辰武急忙说道。

    而萧辰浩,作为买地的发起者和土地的购买者,反应过来后,直接起身,对许松说道:“许公子,本王八哥说的对,本王八哥花了十倍钱,买了你家那几座山,万一他反悔,本王那里去找地建王府呀!走,现在就去县衙,必须签契约,本王可信不过本王八哥,哈哈…”

    萧辰轩很是无奈,这话说得,自己踢了萧辰浩屁股一脚,也不管这货这几天是否是病号。

    “好吧,许某听三位殿下的安排。”许松心想也对,万一冀王反悔怎么办,这契约必须签,立刻安排自家护卫把银两送回许府,而自己和萧辰轩三兄弟去了县衙。

    那知,县衙大门紧闭,工作人员早已下班回家,萧辰轩几人直接去了县令邹明家,直接把从御史大夫降下来做县令的邹明,从床上提起来,直接弄到县衙。

    在县令邹明的见证下,萧辰浩和许松两才签了一张契约,表示两人买卖自愿,钱货两清。

    萧辰浩和许松这才刚签完契约,萧辰轩一把接过萧辰浩手中的地锲,乐滋滋的,一副二货模样,大声笑了起来。

    而荆楚县令邹明得知冀王花十倍的价钱,买了许府的几座小山,很是蛋疼,立刻问萧辰轩还要不要,表示自家也有,萧辰轩立刻回复邹明,荆楚凡是有山有地要卖的,自己都可以考虑,并表示,只要自己看的上,钱不是问题,吓得萧辰浩和萧辰武,以为萧辰轩这二货又犯病了,立刻唔住萧辰轩的嘴巴,往冀王府送了回去。

    而邹明独自一人坐在衙门,自言自语的道:“这冀王,花十倍的钱,买几座破山,呵呵,明日本县就放出风去,看冀王还继续不,继续,若要本县那主宅,本县也卖哈哈,难道冀王又犯病了,不对,越王和惠王也一起了,干嘛花如此巨资那许敬业那只老狐狸家的破山,不对,不对……”

    而把自己几座小山卖了的许松,很是嘚瑟,自认为自家那几座破山,自己父亲来,也卖不了一万白银吧!蹦蹦跳跳的,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到了巅峰。

    刚回到许府,许松先去库房,看望银两已经装置完毕,这才哼着小曲,往自己家大厅走去。

    刚一走进大厅,就看着自己父亲,黑着脸,高坐在自己在派人在冀王府家具店中买来的太师椅上,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怒凶凶的看着自己。

    “畜生!为父跟你说多少遍?近日荆楚比较乱,叫你不要乱跑,你他妈还给为父到处去,你是想让老子做第二个杨兵吗?”许敬业大吼一声,作势就要上前教训许松。

    许敬业很是愤怒,自己给儿子许松不知交代多少次,最近两个王爷回荆楚,还在半路遭遇伏击,回来后荆楚定不会太平,那知,自己的这个白痴儿子把自己的话当作耳边风了。

    自己家可是三代单传了,许松从小就被自己母亲给惯坏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心怕掉了,导致现在一事无成,自己让他在家多看看书,自己老了,也好给他铺铺路,那知,烂泥巴扶不上墙。

    “父亲,您先听我说,不是孩儿要出去,而是惠王给孩子下了请帖,孩儿才出去的。”看着自己父亲发火,许松立刻解释起来。

    “惠王给你下请帖,你当为父是傻子吗?”许敬业根本不信自己儿子的鬼话,自己儿子是什么货色,许敬业很是清楚,再说自己和齐王走得近,是冀王的政敌,惠王和冀王交好,而惠王又是楚帝的心头肉,怎么可能邀约自己儿子呢,何况还是请帖,怕惠王要邀约自己,也最多是一句话吧,哪能用请帖。

    许松急了,自己父亲不相信自己,只能为自己找证人。

    “真的,父亲,不信你问府里的人小厮。”

    听到府里的小厮都知道,许敬业脸上的怒气这才散去。

    “哦,那你给为父说,惠王他干嘛给你下请帖?”

    “父亲,我把咱们家将军村附近的那几座小山,五万白银卖给惠王了。”许松说完,很是嘚瑟,几座破山,自己可是把萝卜卖出肉价钱,就不信自己父亲还会打自己。

    “什么?”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