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第二十二章 试探

 热门推荐:
    林玉娘将两人的态度都看在眼底,风姨娘是指望不上了,只希望她别添乱就行。

    “我觉得从大公子那边入手,只要大公子倒戈,咱们的赢面就大了许多。”慧姨娘给出建议。

    林玉娘摇摇头“不妥,大公子是二娘的内定女婿,他完全没有必要背叛二娘。”想了想“我认为可以从账簿入手。”做的再天衣无缝的账簿也会有纰漏。

    慧姨娘觉得可行“那这个账簿谁去偷?”

    两位姨娘将眼神同时转向林玉娘。

    林玉娘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我去,不过凤姨娘,你手上的账簿有问题,还是趁早解决了以免留下把柄。”

    凤姨娘一口答应。

    接下来三人又简单的讨论后,先后不一的离开了客栈。

    。

    清水居院内,梓童握着剪刀正修剪着一株牡丹,这时,一个下人冲忙的走进来。

    “夫人,两位姨娘跟少夫人先后依次出门了。”

    “可有人跟着?”“咔”的连枝带叶的剪下多余的枝叶。

    下人跪在地下瑟瑟发抖“上了东街就就跟丢了。”

    修剪花草的手顿了顿,最后将剪刀往地下一扔,跪在地下的下人吓的几乎没了呼吸“没用的东西,你先下去吧,等她们回来再向我汇报。”

    下人连连点点头称是,迅速的从地下爬起来,如获重释般很快的消失在院中。

    “你们也都下去吧!”梓童挥退了身边的几个丫头,独自走到院中的大理石小圆桌旁坐下。

    这时,从梓童的房间内走出一名身姿修长,模样俊美的男子“呵!我这次算是看走眼了,那乡野丫头竟说动了宅子里头的两个老女人。”

    梓童端起小圆桌上冒着白烟的白瓷茶杯“她们不足为惧,你那边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男子朝梓童走来“事情都落实下来了,只等江南的那货一到,整件事就成了。”

    梓童点点头“老家伙那边暂时瞒着点,不然你会比较麻烦。”

    男子坐在梓童身旁“你放心,此事我做的比较隐秘,不会有人知道,倒是你,那位秦公子到底是什么目的?”

    说起这位秦公子,梓童破天荒的双颊飘起两坨红霞“秦公子要买下西边的马尾山,老家伙让我处理,昨日已经去衙门盖章画押,事情都办妥了。说来也奇怪,自从两位贵客突然到访,那老家伙也不知是哪里不对劲,竟有插手纺织坊的意思。现在所有纺织坊的工人都放着手头上的事不做,照老家伙的意思整日奇思妙想,再这样下去,张家纺织坊怕是要落后于人了。”

    “别担心,她折腾不了多久了。”男子站在梓童身后,轻轻的揉捏着她的双肩“宅子里头明着与你作对的三位,你打算怎么处理?”

    梓童嘴角扬起一丝残忍的弧度“既然她们那么急着找死,我也不拦着,你去寻多福将此事办了。”

    “另外两个呢?”

    “不着急,这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自然也要一件件的去办,暂时让她们再得意两天。”

    “有道理。”

    。

    “小少爷,小少爷您起身了吗?二夫人叫奴婢给您送桃花饼来了,小少爷。”

    下午未时时分,骄阳正烈,丫鬟丹珠端着一盘桃花饼走进锦乐轩,轻轻敲了几下紧闭的雕花房门,见半天没人应声,好奇的直接推门而入,发现里间床上安静的很,似乎不像有人睡在上面。

    “你在做什么?”这时,刚从外边匆匆走进来的林玉娘正好看见丹珠伸手扒床幔的动作,当即喝止。

    丹珠没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人进来,吓了一跳,手中端着的盘子“啪”的一声落地。

    “林林玉娘?”

    林玉娘不悦的扫了一眼心虚的丹珠“你鬼鬼祟祟的跑到里间里边来做什么?”

    张烨麟为了方便自己,对进入里间的下人就会发疯打人,并且下手非常重,因此时间长了,大家都摸清楚了他的习惯,不敢再进入里间,即便叫他起床或者别的什么,人都是站在外间。

    “小偷,小偷!”阿宝在边上使坏的叫着。

    丹珠怨毒的瞪了一眼窗台上的阿宝,骄横的斜眼看着林玉娘“二夫人叫奴婢送桃花饼过来给小少爷。”

    林玉娘的目光停留在地下碎片中摔散了的桃花饼上“既然不是进来偷东西的,那就出去吧。”

    丹珠回头怀疑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帐幔“小少爷。”

    “小少爷在午休,你赖在这不走可是想叫他起床?”林玉娘这话说的很轻松,其实心里慌的很。

    丹珠赫然回想起小少爷发疯亲手将叫他起床的人给活活打死的场面,顿时背脊发凉“还还是不要了,你去唤小少爷吧,我还得回去给二夫人回话。”

    林玉娘透过敞开的窗户,看着那个慌张的离开房间,逃似的飞快消失在锦了轩内的背影,终于松了口气。

    “真是粗壮心大意,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发现。”她走到窗边,对着阿宝自言自语。

    “大意,发现,发现。”阿宝跟着应合。

    “发现什么?”床榻边大红色纱幔被从里挑开,张烨麟骤然从里面钻出来。

    知道床后有暗道的林玉娘并不意外“还能发现什么,你这些日子,都以午休为借口悄悄从暗道出去,估计已经引起了她的怀疑。”不然也不会派丹珠来试探。

    张烨麟无所谓的笑道“那正好,我也乐得自在,想上哪去都不用找借口。”最主要的是,能够做回真正的自己,不需要伪装的那么累。

    “敢情还是我多事了。”林玉娘转身踢了一脚地下被摔碎的白瓷盘“我去叫人来将这里收拾一下。”

    张烨麟抱着膀子靠在窗边,头也没回一下“近日不易出门,你小心些。”

    “我知。”她最近的小动作做的多,并且样样都是梓童不能容忍的,近几日怕是要出事了。

    翌日不到五更,林玉娘就被老嬷嬷给叫起来。

    天蒙蒙亮,老嬷嬷打着灯笼走在前面,走路那个精神劲,彰显着心情不错。

    “嬷嬷,我看您走起路来神采奕奕,今日可是有什么喜事?”林玉娘好奇的问。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