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 第217章 当我看不到你的圈圈吗?

第217章 当我看不到你的圈圈吗?

 热门推荐:
    “所有人都退到旁边,顾好自己的安全。”

    沈天凝重地望着面前血魔,体表缓缓凝聚出五雷神兽甲。

    对于这只堪比人族元婴期修士的血魔,沈天心里没有任何小觑,严阵以待。

    毕竟在沈天以自身实力对抗的所有敌人中,这血魔最强!

    尤其是这血魔的脑袋被剁下,开膛破肚后都还没死,反而这么快就重洗活蹦乱跳起来。

    这种生命力,在生死战斗中实在太难缠。

    呼~

    哇呀哇呀哇呀呀~!

    血魔接回头颅,看起来无比愤怒。

    它俯视着沈天和碧水剑,血色骨甲下透射出寒光。

    巨石般的双拳陡时朝着沈天拍击下来,还未接近便劲风呼呼。

    很显然,这一拳若是击中,恐怕就算是大山也得崩塌。

    沈天自然不会那么轻易被血魔击中,毕竟这可是元婴级的强大怪物,绝对非同凡响!

    五雷神兽甲光芒大作,沈天身形陡时化作残影,闪开血魔的重拳出击。

    与此同时,他手中碧水剑光芒大作,直接斩过血魔的手腕。

    熟悉的阻碍感,甚至比之前偷袭时的阻碍更强烈。

    不过沈天手中血色剑罡下,血魔的手腕还是被强行地斩断。

    腥臭血液溅射而出,血魔发出一声痛呼,身躯踉跄后退,显然落在下风。

    只是沈天发现,从血魔身上断裂的手腕很快就化成无数血水,朝着血魔本体涌过去。

    短短片刻,原本断裂的手腕便重新在伤口处长出,仿佛从没受过伤一般。

    ……

    “沈天,你丫进上古战场前,都不看攻略的吗?”

    “这种元婴级血魔拥有不死之身,只有刺穿它的心脏才能将它击杀!”

    血魔还没完全愈合的胸膛上,金羽被十几根血绳捆绑着朝肚子里塞去,歇斯底里地喊道。

    沈天嘴角微抽,瞥了眼金羽:“这种事情,本圣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这不是在找机会嘛!稳的!”

    稳你妹啊~!

    金羽欲哭无泪,好臭!

    这怪物,又把本雕往肚子里塞惹!

    你就不能先跟沈天打完?这一进一出的有意思嘛!

    他可是金翅大鹏,浑身都是金灿灿的,搞得脏兮兮像什么样子?

    眼看着自己又将被血魔绑回肚子里,忽然间金羽感觉血绳的力量稍稍削弱了些。

    是沈天发动了新的攻击!

    却见沈天身上的甲胄红光大盛,一片片凤羽飘零。

    沈天的速度陡然大增,赤色剑罡上燃烧起熊熊烈焰,那是璀璨的南明离火!

    暗处,黑元目光变得灼热起来:“竟然是异火榜上的南明离火!”

    “很好,不愧是神霄圣子,果然是拥有大气运的人!”

    “只可惜今日后,这异火就要便宜本殿了!”

    黑元手中令牌幽光闪烁,血魔体表血气大涨,竟在胸膛硬生生凝聚出一块骨甲。

    很显然,这块骨甲的防御力绝对不弱,足以挡下极强修仙者攻击。

    眼看着剑罡距离血魔越来越近,仿佛下一瞬便将碰撞。

    血魔高高举起手掌,猛地朝沈天身体拍下。

    然而就在下一秒,沈天手中长剑陡然倒转剑锋,猛然斩向血魔小腹处的血绳。

    唰!

    血绳应声而断,金羽的身体朝着地面跌去。

    与之同时跌落的还有一套金色战甲,以及一柄黄金战刀。

    看着落在面前的战甲和战刀,金羽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沈天,你……”

    沈天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金羽,这套战甲和战刀先借给你用,带着我的师弟们先走!”

    金羽:“???”

    神特么借给你用!去你的吧!

    本雕拿回来的东西,还能再被你抢回去?

    金羽神念微动,黄金战甲陡然间穿戴在身上,光彩夺目。

    他手持黄金战刀朝血魔激射而来:“本雕可不是你手下,少命令我!”

    “这玩意敢恶心老子,如今我战刀在手,战斗力已经恢复,非把这玩意给剁碎!”

    看着虽然状态不怎么样,但斗志昂扬跟血魔在一起杀红眼的金羽,沈天无奈地抹了一把汗。

    “要不你先扛着,我带着师兄弟们先走?”

    说着,沈天收剑朝后退了一步。

    失去强大剑气压制,血魔的攻势陡然间变强。

    一时间,如暴雨般的攻击逼得金羽脸色大变,心里叫苦不迭。

    你丫能不能按正常套路出牌?现在本雕已经恢复战力,不应该联手把它干掉吗?

    以沈天的战斗力加上金羽全力辅助,灭了这血魔不是不可能。

    先带着师兄弟们走,这是什么特么骚操作?

    “别呀!沈…沈兄,支援一下嘛!”

    越来越重的攻势,逼得金羽捉襟见肘,它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

    看着那不断朝自己捆绑而来的血绳,金羽心里的斗志在熄灭,他想起被捆绑的恐惧。

    “哎,真的是添乱!”

    沈天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对神霄弟子张三道:“既然如此,你们先撤离山谷!”

    说罢,沈天挥动着碧水剑重新加入战圈,剑剑直逼血魔的胸口骨甲。

    一时间血魔重新被压制,连连倒退,无法再接近其他弟子。

    而张三他们也没有再傻站着,开始迅速地撤离。

    毕竟以他们的实力现在留下,也只是添乱而已。

    黑暗中,黑元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还想走吗?做梦去吧!”

    说罢黑元迅速结印,令牌上陡然间亮起好几个血色光点,不断闪烁。

    与此同时,血魔谷两端都响起重重的脚步声,一个个足有十几丈高的血魔出现。

    这些血魔每一尊的气势都完全不比与沈天、金羽缠斗的那只弱,而且数量足足有四只之多!

    加上现在与沈天缠斗那只,也就是整整五只血魔,在如今战场上堪称豪华阵容!

    当四只血魔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时,所有弟子脸上都露出绝望之色。

    老天,还有天理吗?

    说好的上古战场,元婴级凶灵都消失了呢!

    一个血魔谷就出现整整五只血魔,咱进战场前是不是选错模式了?

    ……

    金羽此时也懵了。

    原本抱着沈天大腿,他压制血魔压制得很爽。

    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以多欺少更让鸟愉悦的?

    可现在情况变了啊!

    这丫血魔的兄弟姐妹们也开始团战。

    整整五只,五打二,而且每只血魔的级别都比他们高。

    哪怕沈天再妖孽,难道还能扛得住整整五只元婴级血魔不成?这不可能啊!

    “原本以为只有两只,没想到居然有五只,简直离谱!”

    “真可笑,老子居然会跟你这家伙并肩作战!”

    金羽冷笑道:“与其重新被塞回那恶心的肚子里,不如战死!”

    他的体表燃烧起金色神焰,原本还虚弱的身躯陡然间恢复巅峰状态,甚至更强!

    金羽瞥了一眼沈天,骄傲道:“沈天,看来那张欠条你是没命收啦!”

    “拼命吧!”

    “哈哈哈哈!!!”

    长啸一声,金羽手中黄金长刀陡然间光芒大盛。

    纵横披靡的可怕刀罡从刀锋蔓延而出,足足有十丈之长:“天鹏九斩第二斩——斩虚空!”

    黄金战刀在缓缓崩裂,刀罡所过之处,空间竟产生丝丝扭曲,锋锐到极致!

    天翼横空,金光闪烁!

    金羽浑身燃烧着神焰,重重一刀斩落在血魔的骨甲上。

    咔~!

    黄金战刀上的裂痕蔓延,那是金羽强行消耗战刀本源,所导致的战刀损伤。

    但这一刀的确斩出金羽的最强战力,硬生生将血魔骨甲斩裂开来,露出骨甲下的心脏。

    就是现在!

    沈天目光微凝,手中赤焰神剑激射而出!

    宛如惊蛰划破乌云,宛如晨曦洞穿夜空,这一剑快到了极致。

    咻~

    噗~

    血魔庞大的身躯,被碧水剑穿透而过。

    就像是一根银针,穿透了巨大的气球,看似毫无影响,却无比致命。

    它的心脏被完全刺穿,剖出其中的血精珠,战斗和恢复的所有力量都已经被这一剑掠夺。

    巨大的身躯,缓缓倒在地上,溃散成无数血珠渗入大地。

    血魔谷中的地面,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殷红!

    “干得不错,不愧是我的对手!”

    金羽坠落在地上,脸色苍白,完全靠着黄金战刀才能勉强站立。

    沈天望着金羽,脸色露出一丝心疼。

    他无奈道:“那刀是本圣子借给你的,你爱惜着点,都快碎了!”

    金羽:“???”

    金羽#:“!!!”

    金羽:(╯°Д°)╯︵┻━┻

    你大爷!

    沈天,你大爷!

    本雕刚刚还跟你并肩作战。

    你丫居然还想着勒索本雕的战刀,你丫是人嘛!

    不过还不等金羽抓狂,那四只新的血魔已经走到沈天等人面前。

    它们体表浮现出血红色纹络,顿时一个赤色能量罩出现在谷中,将所有人困住。

    接着,四只血魔都朝着沈天冲来。

    沈天咬牙,碧水剑陡然爆射出丈许剑罡,朝着一只血魔激射而去。

    而他手中忽然出现一个紫金色的战锤,灌注混元雷霆后,陡然间变得足有数丈之长。

    “给我破!”

    沈天大喝一声,紫金锤透射出璀璨雷霆,与第二只血魔的重拳对击在一起。

    轰!!!

    雷霆声,震耳欲聋。

    金色的雷电,在整个山谷中肆虐。

    十几丈高的血魔,这一拳力量足以开山裂石。

    然而在与紫金锤碰撞瞬间,却硬生生被紫金锤轰击得连连倒退。

    这一刻的沈天,当真如同雷神降世,神威无双!

    然而就在他将一只血魔击退的同时,另外两只血魔的攻击已经接踵而至轰然击出。

    巨大的血色双掌拍击而出,携带强大吸引力,将沈天整个人盖住!

    啪~!

    可怕的压迫力,便如同一座大山轰然砸在身上。

    不,是被两座大山夹在中间!

    “给我破!”

    沈天嘴角溢出鲜血,头发陡然间转化为金色,紫金锤再度变大将双掌撑开。

    “滚!!!”

    银白色的液体附着在紫金锤上,沈天双臂散发金光,猛地一锤轰击在第三只血魔胸前。

    轰~!!!

    腥臭的血液被雷霆电得焦黑,足足数十丈的血魔竟硬生生被沈天这一锤砸飞出百米开外,重重撞在悬崖上。

    然而就在此时,第四只血魔的拳头已经砸落。

    沈天再也无法阻挡,整个人被重重地朝着地面砸落。

    轰~!

    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烟尘四溢。

    血魔得势不饶人,奥特曼那么大的拳头疯狂朝着沈天砸来。

    轰~!

    轰轰~!

    轰轰轰~!

    ……

    整个山谷都在震动,宛如地震一般。

    所有人都担忧地望着沈天所在方向,心中焦急无比。

    在修为被压制到筑基的战场,被数只元婴级血魔围攻,太悲壮了!

    黑暗中,看着胸膛骨甲完全破碎,心脏都露出来的血魔,黑元不由咽了口唾沫。

    一锤之威,恐怖如斯!

    难以置信筑基期,竟有这种天骄!

    他叹了口气:“好可怕的家伙,这还是人嘛!”

    这么可怕的妖孽,今天就要死在本殿手中,想想还很兴奋呢!

    看着那脸上露出绝望之色的众人,黑元脸上露出微笑。

    这场战斗即将落下帷幕,终究还是本殿赢了!

    ……

    然而就在此时,谷中血色光幕剧震。

    紧接着光幕崩碎,五色神光陡然出现在战场中。

    那是一位身穿五色彩衣的女子,执掌神光扇,浑身散发强大气息。

    她猛然扇动手中扇子,五色神光披靡而出,竟硬生生将那只血魔扇得倒飞出去。

    神光再闪,一具血肉模糊的躯体从烟尘中被刷出来,已毫无生机。

    孔梦表情冰冷,杀机凛然:“孽畜,你怎么敢!!!”

    五色神光披靡,此刻的孔梦很可怕!

    黑暗中,黑元望着孔梦,目光不由得愈发炙热。

    好!

    好得很!

    没想到刚刚解决完神霄圣子,那只孔雀族的纯血天骄也自投罗网。

    如果能将这些人全都一网打尽,本殿将尽收造化,真正铸就无上的至尊道基。

    毕竟不论是五色神光,还是沈天身上的南明离火,可都是难得的天地奇珍,旷世至宝啊!

    等会……

    南明离火呢!

    不对,南明离火还没溃散!

    黑元背后一阵发凉,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按理说若沈天陨落,他掌控的南明离火应该会失控。

    可是沈天所驾驭的那柄碧水剑,此时竟然还在和血魔僵持战斗!

    剑身所附着的赤色剑罡和南明离火都还璀璨无比,完全没有失控的样子。

    而且那具血肉模糊的躯体,身上的气息也与沈天完全不同!

    那只是战场上随处可见的血尸,压根不是沈天!

    “不对劲,神霄圣子根本没死!”

    黑元毛骨悚然。

    然而他还来不及多考虑什么。

    沈天玩味的声音已经在他身后响起:“不错嘛!还挺睿智的!”

    砰~!

    话音刚落,一根根如翡翠般华丽的藤蔓从地底激射而出,死死地将所有黑衣人绑住。

    他们来不及施展任何手段,那些藤蔓已经直接钻入其口中。

    敢动,就吸干!

    沈天出现在黑元面前,脸上带着淡淡笑容。

    他看着满脸不解的黑元,知道这货心里肯定已经怀疑人生。

    为什么他明明隐藏在暗中,而且用秘宝收敛所有气息,为何还是被沈天这么快发现?

    对此,沈天表示什么隐匿秘法在本圣子面前都是浮云,不值一提。

    藏住身体和气息就没事了?有本事把气运也收起来!

    还躲在暗处,遥控这些血魔来围攻本圣子?

    可笑,当我看不到你们的圈圈吗?

    这货头顶上的金光布灵布灵的,别太耀眼!

    要不是担心这家伙身上有什么保命至宝,打草惊蛇。

    沈天早就直奔这货来了,毕竟射人先射马,骂人先骂娘……

    咳咳,擒贼先擒王!

    如今连主人都被抓住,这些血魔还能翻出什么浪?

    绑住六名黑衣人,沈天松了口气。

    “游戏结束了!”

    ……

    望着黑元,沈天平静道:“识相的,就催动令牌让这些血魔臣服吧!”

    黑元不甘地望着沈天:“我不信!你是怎么发现本殿的?”

    邪灵教万载以来一直隐匿在五域中,所有圣地都在围剿他们,却始终没能将其覆灭。

    其秘传的敛息、藏匿法门,在其中起到无法估量的作用,堪称仙道绝技!

    更何况,黑元六人此次肩负重要任务,身上还带着珍贵的秘宝。

    他们身上的黑袍和脸上的面具,都能增强隐匿的效果。

    纵使元婴期巅峰强者探查,也很难发现他们。

    可沈天,几乎片刻便找到其藏身之处。

    甚至还特意演了那么一出戏,将其瞬间反杀。

    此时黑元的命就捏在沈天的手上,瞬间就能将其击杀。

    莫说四只元婴级血魔,就算是四十只、四百只,也不可能救他。

    黑元不甘!

    在筑基期的战场上,他拥有六只元婴级血魔,居然依旧在沈天面前一败涂地。

    他的骄傲,崩塌了!

    听着黑元的提问,沈天笑道:“无可奉告。”

    黑元一滞,恼羞成怒道:“你以为抓住我,就能救你的师兄弟吗?”

    “落在你们手里,本殿就没准备苟活,一起陪葬吧!”

    说罢,黑元手中令牌陡然间四分五裂。

    一道道血色光芒,朝着那仅剩的四只血魔体内涌去。

    随着这些光芒涌入那四只血魔体内,它们浑身气息变得更加暴虐。

    失去神智的血魔,完全被嗜血的欲望所掌控,全都径直朝着那些仙门弟子扑去。

    饶是孔梦全力施展五色神光,短时间内也只能拦住其中一只血魔。

    而剩下的三只血魔,此时已经冲到那些弟子面前。

    身体被掏空的金羽,根本阻挡不住它们。

    黑元的脸上,露出疯狂的狞笑。

    沈天,本殿看你怎么办!

    给我感受痛苦吧!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