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 第216章 你跟我说这是筑基期?

第216章 你跟我说这是筑基期?

 热门推荐:
    就在沈天心中无奈的时候,旁边的孔梦开口道:“各位不用担心。”

    孔梦微笑道:“以沈天道兄实力,纵使真遇到数位元婴期强敌,也有全身而退把握。”

    “相反,若是各位跟着道兄一起,到时候反而可能会让道兄分心照顾。”

    “若各位真的想替道兄分忧,还是按照道兄吩咐的去做吧!”

    孔梦的话让沈天心里不由点赞,果然是个好工具鸟!

    简直把他心里话全说出来了,深得本圣子心!

    孔梦的话虽然有些打击人,不过的确是事实,众人稍微思忖后也都冷静下来。

    桂公公叹气:“哎,老奴已经老了,的确没办法再替殿下遮风挡雨。”

    “还请殿下此去务必小心,以自身安全为重,千万不要冒险。”

    “老奴会在这圣龙山谷中向兰妃娘娘祈祷,希望娘娘在天之灵能够保佑殿下。”

    孔梦笑道:“倒是个忠心耿耿的老仆,实在难得。你放心吧!我会跟随你家殿下一起的。”

    你,跟着本圣子一起?

    沈天侧目望着孔梦,有些发愣。

    孔梦笑道:“怎么,道兄在质疑我的实力?”

    五色光芒闪烁,一柄神光扇出现在孔梦手中:“若只是元婴期亡灵,还奈何不得我。”

    感受着孔梦身上散发出来的,远超之前的强大气势,沈天暗暗点头。

    不得不说,此时的孔梦实力堪称强绝,会是个好的援手。

    “也罢,既然如此,沈某替本门师弟谢过仙子!”

    沈天朝孔梦投去个感激的目光,接着又对秦云迪道:“云迪师弟,切记我的吩咐。”

    “若十二个时辰我没有联系你,立刻联系所有能联系到的人撤离战场!”

    秦云迪无奈地点头:“云迪明白,请师兄务必要保护好自己!”

    此刻,所有人都望着沈天,暗恨自己的实力不够强。

    若实力够强,此时就能跟着沈天并肩作战了!

    而不是看着一个来自南疆的孔雀族,陪着沈天战斗。

    尤其是萧灵,此时变强的执念前所未有的深,斗志完全激起。

    只有变得足够强,才能与沈天并肩作战!

    至于李莲儿倒是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抱着花盆,乖乖地站在旁边嘟囔。

    她在替沈天祈福。

    她相信沈哥哥一定能击败血魔谷的敌人。

    毕竟在李莲儿心中,沈天可是一个近乎无所不能的完美存在!

    ……

    关闭神识通讯,圣龙山谷中所有人都更加拼命地修炼起来。

    而沈天和孔梦相视一望,开始朝着血魔谷极速赶去,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在上古战场上肆无忌惮地赶路是很危险的,毕竟这里法则混乱,到处都可能有强敌。

    纵使此时属于特殊时期,元婴期以上的亡灵几乎都已经前往战场核心,但金丹期亡灵不要太多。

    就沈天和孔梦这一路闯过,在路上斩杀的拦路凶灵便击杀不下百只。

    其中大部分都是堪比金丹期的精英亡灵,因为若非如此,根本没资格拦二人的路。

    不过纵使是金丹期亡灵在沈天和孔梦面前,也脆弱得如纸糊的一般。

    孔梦的五色神光一刷,便能将数只金丹期亡灵直接镇压。

    沈天手中紫金锤一锤,便能将亡灵锤得四分五裂。

    二人就这么一路疯狂碾压而过,把危机重重的上古战场硬生生玩成‘一刀999’的传奇私服。

    到最后二人所过之处,亡灵都不敢攻击了。

    这俩家伙比凶灵还凶!

    ……

    在孔梦的带路下,沈天非常顺利地找到血魔谷。

    这是一排高耸入云的山脉,山顶完全插入那血色的云霄中。

    据说那血色云霄中蕴含着诡异物质,若是沾染上很容易走火入魔。

    因此但凡入上古战场试炼者,基本上都会选择从山脉中部的峡谷里穿行。

    “这就是血魔谷!”

    遥遥望着血魔谷,孔梦道:“我们之前经过这峡谷的时候,便遇到一只元婴级血魔。”

    “只不过在我们五个人的配合下,那只血魔被诛杀了,没想到居然还有!”

    沈天若有所思:“事出反常必有妖,沈某有保命手段,先去探路。”

    “劳烦仙子隐在暗处替沈某压阵,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若是事不可为,仙子立刻离开,千万不要贸然出手救我。”

    沈天的话说得很诚恳,毕竟头上带紫光的大气运者还是第一次见。

    这种至尊级的韭菜价值不可估量,沈天自然要好好保护起来不能出意外。

    道兄这是在……关心我?

    孔梦眼中闪过异彩,脸上不自觉露出笑意。

    明知道血魔谷中可能会有危险,还自己独自去闯荡冒险。

    这样勇敢、温柔的人族天骄,才有资格成为我孔雀神族的人间行走!

    沈兄放心,若你遇到危险,梦绝不会袖手旁观!

    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孔梦点头道:“道兄放心,梦会照顾好自己的。”

    沈天点头,将凤羽面具戴在头顶上收敛全部气息。

    接着,他缓缓朝着血魔谷中飞去。

    ……

    不得不说这血魔谷的确是一处险地,两边皆是万丈悬崖飞鸟难渡。

    只有横贯战场内外的通道两边可以通行,若被人围在峡谷中,几乎没有任何活路。

    沈天小心翼翼地摸入峡谷,这里倒不像战场其他地方荒芜一片,反而长满了黑色的灌木杂草。

    他在峡谷中飞速地游走,隐蔽而又细致地探索着,寻找目标。

    以有心算无心,沈天很快便在峡谷中央的一个洞穴口,发现正在打盹的血魔。

    这血魔足有十几丈高,鼾声如雷,震得身边的碎石都在颤动。

    它的身躯呈半透明的红色,隐隐可以在肚子里看到一道道人影……和鸟影。

    只是每个影子都被一根根红色的绳子捆绑着,陷入昏迷的状态,显然已经散失抵抗力。

    “这就是血魔吗?”

    沈天若有所思:“元婴期的怪物,还真不是很好杀。”

    毕竟沈天之前依靠自身实力击杀的最强妖兽,也只是金丹期缚仙藤而已。

    更强的元婴期,基本上都借助了剑主令里剑灵的攻击,在这上古战场上是用不出来的。

    没有足够的战斗经验分析,能不能对付这只血魔,沈天心里还真没啥底气。

    最重要的是,沈天心里总感觉这血魔谷不简单,可能不止一只血魔。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尽快收拾完这只血魔,然后带大家离开。

    逗留得时间越长,可能越危险!

    ……

    想到这里,沈天悄悄咪咪地收敛气息绕到血魔背后。

    还真别说,薪火经配合凤羽面具,收敛气息的效果还真特么无敌。

    面对依旧在打盹的血魔,沈天缓缓取出灵器碧水剑。

    “看我斩天拔剑术!”

    心里呐喊一声,沈天浑身散发出无比中二……咳咳,无比霸道的剑道气势,直冲霄汉。

    他的头发无风自动,被澎湃的剑气激荡肆舞。

    一道足有十几丈长的璀璨血色剑气,从碧水剑中激射而出,朝着血魔的脑袋剁去。

    唔~?

    血魔的眼睛忽然睁开。

    它感受到威胁,是从屁股后面传来的!

    可恶,既然有敌人悄悄摸到本魔的屁股后面,狡猾!

    血魔连忙转过头来,准备把这个大胆的偷袭者抓起来塞进肚子里!

    只可惜沈天的剑太快,当血魔回过头来,那道璀璨血色剑气已经斩在它脖子上。

    噗~!

    强大的阻碍力量从碧水剑上传来。

    血魔的脑袋看起来宛如血色液体一般,防御力却相当得骇人。

    碧水剑在斩入血魔脖子的瞬间,便如同被黏住般,整个剑体都被血液给吸附柱。

    “终于来了吗?”

    暗处,一双黑袍下的眸子亮起来。

    他玩味地望着沈天,喃喃自语:“居然玩偷袭?”

    “只可惜,血魔虽然看似由血水构成,但防御可不是那么容易攻……”

    黑元的话还未说完,却见沈天手中那血色的剑气光芒大涨,直接将血魔的脖子斩成两段。

    硕大的血色脑袋从血魔的身躯掉落下来,直接将大地都震得颤了三颤。

    而沈天手中的碧水剑在斩断血魔的身躯后并未停歇,而是挽了个四十米的剑花,直接朝血魔的肚子划去。

    刺啦~!

    头颅被斩落,血魔的防御力似乎降低不少。

    沈天的剑很轻易地便将其肚子划开,直接剖出一道十几米长的大口子。

    “万剑归宗!”

    沈天嘴角微微扬起,身后隐隐凝聚出白虎啸苍穹异象。

    他并指为剑,刹那间成百上千的庚金神雷化作剑气,朝着血魔的肚子里激射而去。

    噗~

    噗噗~

    噗噗噗~

    一根根血绳被割断,所有被困在血魔肚子里的人都被顺利地接生……咳咳,营救出来。

    哦,不全是人。

    还有一只缓缓苏醒过来的鸟。

    从昏迷中睁开眼睛,看着傲剑凌云的沈天,金羽满脸懵逼。

    本雕不是被元婴期的血魔给抓住了吗?怎么被救了,卧槽,怎么被神霄圣子救了?

    不!

    为什么救我的人是他?如今身负救命之恩,这让我以后怎么面对这家伙?

    金羽纠结了,他虽然从小桀骜凶狠,但也知道有恩必报才是好鸟。

    这次在上古战场遭受奇耻大辱,他正把沈天当命中宿敌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总有一天本雕会超越沈天。

    到时候,本雕一定要把沈天踩在脚底下,羞辱他,把他一点一点地撕碎!

    原本这是金羽心里的想法,可是今天他被沈天给救了。

    这就尴尬了呀!

    虽然金羽也知道,这家伙主要是为了救神霄圣地的师兄弟,救他只是顺手的事情。

    但这不是金羽恩将仇报的借口,天鹏神族有神族的风骨,不屑为之!

    金羽呆呆地望着沈天,看着他将各大修仙门派弟子解救出来,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复杂起来。

    他,很纠结!

    不过此时心里最纠结的还不是金羽,而是隐藏在暗处的黑元。

    看着沈天两剑就把血魔给肢解,黑元下巴都快惊掉了,那可是元婴级的血魔!

    他们邪灵教花费天大代价,才让黑元在上古战场收服一只金丹级血魔,然后升级到元婴级。

    纵使面对着元婴期修士,血魔也绝对不会轻易被攻破防御,更不会被剁头。

    可是在神霄圣子沈天面前,血魔的防御居然瞬间被破!

    也就是说,沈天那剑的威力已经堪比元婴!

    黑元表示他酸了,不是说好在上古战场,历练者的修为都会被压制到筑基期吗?

    你丫管这叫筑基期?

    你家的筑基期修士,能一剑剁掉元婴级血魔?

    闹呢!

    感受着背后五大护法古怪的表情,黑元的脸黑了,他知道这些家伙在想啥。

    黑元冷哼道:“别急,血魔没那么容易解决,圣教的手段可不是区区神霄圣子能媲美的!”

    深吸一口气,黑元从怀中取出一枚令牌,开始轻轻念动咒语。

    与此同时,沈天也已经切断所有人身上的血绳,将所有弟子全都救了出来。

    劫后余生的所有仙门弟子,看着沈天的身影,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是神霄圣子沈师兄,是沈师兄击杀这个怪物,把我们救出来啦!”

    “沈师兄好英俊,能被沈师兄救,这次生死危机值了!”

    “唔唔唔,好感动!没想到师兄居然真的为了我们来冒险了!”

    “那可是元婴级血魔,师兄为击杀他一定经历难以想象的艰苦血战,太让人感动啦!”

    “沈师兄,我是丹霞洞天新任真传弟子蓝霞,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报答师兄!”

    “以身相许?您配吗?师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愿跟随着师兄为奴为婢当牛做马,报答师兄!”

    “还有我,沈师兄。我虽为男儿身,但只要师兄一句话,愿为师兄上刀山下油锅,以报答师兄救命之恩!”

    “俺也一样!”

    ……

    看着簇拥在沈天身旁感激涕零的各仙门弟子,金羽脸上纠结之色愈发浓郁。

    连这些奸猾狡诈的人族都知道感恩图报,他堂堂金翅大鹏族的天骄,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也罢,孔梦仙子说得也没错。

    冤有头债有主,碧莲天尊造的孽不该迁怒于沈天。

    本雕欠沈天一条命,日后若真的击败沈天,大不了放他一条生路便是!

    念及至此,金羽心中仿佛放下什么重担,松了口气。

    他望向沈天,冷哼一声:“姓沈的,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日后我神通大成,定要击败……”

    金羽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脸色大变:“小心!”

    他猛地朝沈天扑去,右手金光乍现宛如神刀一般,朝沈天背后的血色触须斩去。

    duang~!

    没有武器在手,金羽的战斗力严重下滑。

    不但没有将那根血色触须斩断,反而直接被其绑住右手。

    紧接着,更多的触须激射而来将金羽紧紧裹住,绑得跟粽子似的。

    看着那缓缓从地上站起,甚至已经接回脑袋的血魔,沈天嘴角不由地微抽。

    妈个鸡儿,这是个什么怪物?

    怎么脑袋都被剁了还不死?你丫开锁血挂了吧!

    看着被团团绑住的金羽,沈天无奈地扶了扶额头,也有些纠结。

    这鹏族天骄还真够倒霉的,刚被救出来,又绑上了。

    话说现在人族的修炼者们都已经救出来了。

    就剩这货,到底冒不冒险救呢!

    哎,真是有点难搞诶~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