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 第215章 这只孔雀,果然不是啥好鸟!

第215章 这只孔雀,果然不是啥好鸟!

 热门推荐:
    可恶的神霄圣子,竟然这样对我!

    金羽身穿着从上古战场内部捡到的破旧甲胄,满脸羞愤。

    他堂堂南疆天鹏族的天骄,从小到大一直都是鸟上鸟,去哪不是被以礼相待?

    结果这次从南疆不远万里奔袭东荒,原本想着替鹏族洗刷耻辱,结果却反而被沈天洗劫了个干净。

    更重要的是,全过程都被孔梦看在眼里。

    这让金羽心中的骄傲完全无法接受,整只鸟心态都崩了。

    “可恶,沈天你欺人太甚!”

    金羽咬牙切齿,浑身都散发着金色气焰:“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

    就在金羽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时,他的脸色忽然骤变,面带凝重地望向血魔谷的另一头。

    他感觉到不对劲!

    一股浓浓的忌惮情绪涌上心头。

    他能感觉到,在血魔谷中似乎藏着某些不干净的东西。

    身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更盛,金羽严阵以待,现在他的状态可不怎么样!

    忽然,金羽转身就跑。

    他双翅猛然扇动,朝着血魔谷内围飞回去。

    因为金羽看到一个足有十几丈高的血魔,拦在了他的面前。

    这只血魔的个头和气息,都完全不比之前金羽等五人灭杀的那头血魔弱。

    也就是说,这玩意也拥有着堪比元婴级的战斗力!

    要知道现在在上古战场中,所有外界生灵的修为都被压制到金丹期以下。

    纵使金羽在全盛时期,也绝对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把这只血魔干趴下,反而可能会被吸干。

    更何况,如今的金羽本就元气大伤。

    真跟这只血魔硬碰硬,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金羽心中暗叫不妙,这真的是鸟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以往每次上古战场试炼血魔谷连一只元婴亡灵都没有,这次怎么连番出现?

    现在只能先回到上古战场内围,然后再想其他办法脱身。

    金羽全力扇动着翅膀,朝着峡谷反方向飞去。

    然而就在他即将飞出血魔谷脱离危机时,第二只血魔出现在他面前。

    同样足足有十几丈高,同样浑身散发着强大气息。

    它就这样拦在金羽面前,猛然一巴掌拍过来。

    随着血魔一掌拍出,金羽感觉自己周身气流都被一股无形力量拉扯,很难再灵活自由地闪避开。

    前有血魔,后也有血魔,两边是无法闪避的峡谷,这是足以让鸟绝望的困境!

    他眼中露出厉色,以翅为刀,猛然朝那血魔手掌斩去。

    “天鹏九斩第一斩——斩山河!”

    璀璨的金光,犹如金色烈阳与那粘稠血液碰撞在一起,接着……被淹没。

    唳!

    金羽发出悲鸣,被这一巴掌拍翻在地上,直接被打回原形不断抽搐,口吐白沫。

    此时身后的那只血魔也追上来,直接伸出双手抄起金羽的翅膀把他拎起来,宛如拎着一只小鸡崽子。

    “放开我,放开我!”

    “混蛋,要杀便杀,别碰我胳肢窝!”

    “痒死老子啦!好痒,把你那黏糊糊的脏手拿开!”

    “本雕这是造得什么孽,居然会死在这种腌臜的亡灵血魔手里!”

    就在金羽在血魔手中不断挣扎蹦跶时,身穿黑色长袍的少年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

    他玩味地望着金羽:“金翅大鹏族的天才骄子,拥有近乎完全纯净的金翅大鹏血脉,实在难得。”

    “你会是最好的祭品,和无数天骄一起,成为本殿成就至高的基石,与有荣焉!”

    “小鸡崽子,你觉悟吧!”

    说罢,黑元双手结印。

    血魔体表顿时荡起血液波纹,将金羽朝着它的小腹塞去。

    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让金羽几欲作呕:“混蛋,要杀便杀,为何羞辱本雕!”

    “好臭啊!不要,不要塞进去,你直接杀了我吧!给本雕个痛快!”

    “不能呼吸了,好腥好臭,好想吐。唔~唔唔~唔唔唔~”

    终究,金羽还是跟那些弟子们一样,被困在血魔体内完全禁锢住。

    而黑元在将金羽抓住后,重新隐入黑暗中,在这血魔峡谷中守株待兔等待时机。

    他所期待的是一场盛大祭祀,这些人族、妖族都将成为祭品,而神霄圣子是他最垂涎的牲祭!

    “神霄圣子沈天,快来吧!”

    “本殿,想死你啦!”

    ……

    话分两头,此时沈天和孔梦却是刚刚从神光空间里出来。

    那原本覆盖着五色孔雀图案的崖壁,缓缓出现一道道裂痕,轰然坍塌。

    望着坍塌的崖壁,孔梦行了个礼,眼中有五色光芒闪烁。

    此时她比之前更强大,因为得到圣阶纯血孔雀的神光本源,这对她的好处是无以伦比的。

    只要孔梦将这些神光本源完全炼化吸收,圣阶前将不存在任何瓶颈!

    并且,她还获得了圣器五色神光扇。

    那可是圣器,只有渡过三次以上天劫的圣人才勉强能炼制的大器。

    即便是圣人要炼制一件圣器,也绝对不是轻易就能完成的,需精心孕养多年才能出世。

    纵使在化神期天尊中,能拥有圣器的也绝对是凤毛麟角存在,同阶近乎横扫。

    孔梦原本就是南疆金丹榜第一,如今又得到五色神光扇,如虎添翼。

    想来纵使在五域所有的金丹中,此时的孔梦也能纵横披靡!

    而沈天的收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丝毫不亚于孔梦。

    毕竟那可是仙金榜排名第八的存在,堪称沈天此时身上最珍贵的天地奇物。

    原本沈天的肺叶中虽然有天诛剑加持着,但天诛剑的强大主要是铸造者将其炼制得无坚不摧。

    而剑本身的材质只是准仙金而已,与羽化仙金还是不能媲美。

    此时沈天将羽化仙金滴血认主,仙金顿时被吸入沈天体内,进入另一片肺叶中。

    羽化仙金在左,天诛剑在右,同时散发着庚金气息,淬炼着沈天的肺叶。

    此时沈天都不敢大喘气,生怕一口剑气把小伙伴的脑袋削平了。

    ……

    就在这时,沈天怀中的圣子令忽然轻轻颤抖起来。

    沈天取出圣子令,不由愣了愣:“是云迪师弟传呼我,好像很急。”

    在圣子令上出现八道红光,这说明秦云迪已经通过自己手中的令牌传讯沈天八次了。

    到底是什么急事,值得他们这么着急?

    沈天将一道法诀打入圣子令中,顿时令牌上浮现出秦云迪身影。

    见传音终于接通,秦云迪明显松了口气:“师兄,你为何没有接通传讯,我们都很担心。”

    秦云迪身旁的小灵仙和黑龙蛋,看着沈天身旁容光焕发的孔梦,此时脸色和蛋色都很奇妙,隐隐有些发黑。

    孔梦这家伙到底跟沈天干什么去了?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传讯还打不通,现在看起来还这么开心!

    简直可恶!!!

    这只五彩孔雀,果然不是啥好鸟!

    沈天无奈道:“方才我与孔梦仙子遇到个特殊秘境,自成独立空间,或许隔绝了神识讯号。”

    遇到个特殊秘境?还自成独立空间?

    听到沈天的话,众人都不由地感叹。

    您跟孔梦离开才多久啊!

    短短这么一会儿,您又遇到大机缘了?

    果然圣地里的传闻不是以讹传讹,圣子果然是天命之子!

    太欧了!

    就是不知道,这次圣子和孔梦仙子得到了什么机缘,咱也不太敢问。

    看着众人古怪的表情,沈天无奈道:“云迪师弟,到底是什么事,这么焦急?”

    秦云迪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师兄,是本门弟子在血魔谷遇到危险,在向我们求救。”

    在神霄圣地,每位弟子都拥有着象征身份的弟子令牌,以及对应的弟子编号。

    输入法力便可以沟通其他弟子,与其他弟子进行短距离的神识传音。

    当然,级别越高的弟子令牌也越高级,传音的距离也越长。

    张三等人并没有沈天编号,之前遇到危险时,只能联系比较熟悉的秦云迪。

    秦云迪得到消息后便立刻联系沈天,只是被五色空间所隔绝,直到沈天离开小世界才成功。

    当下,秦云迪立马长话短说将血魔谷的事情,一五一十地报告给沈天。

    “圣子师兄,据云迪所知,血魔进食一般都是有规律性的。”

    “它们会囤积血食,不会一次杀光,所以如果我们营救及时,或许还能救回师兄弟们。”

    秦云迪一边跟沈天汇报着情况,一边在给自己的阴阳破妖枪准备丹药。

    他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眯眯眼的脸上满是坚定。

    毕竟那些弟子,可都是秦云迪非常熟悉的师弟啊!

    就在这时,孔梦缓缓开口道:“血魔谷?又出现新的血魔?”

    她的话让沈天微微皱眉:“仙子为什么要说‘又’?莫非有什么隐情?”

    孔梦点头:“我与白灵、鹤无霜他们路过血魔谷的时候,就遇到了一只元婴期的血魔。”

    “只是在我们五人的攻击下,那只血魔已经死了,怎么又出现了一只?”

    令牌另一头,白灵、鹤无霜和秃鹫也点头,示意孔梦没说谎。

    顿时,沈天的眉头皱起来:“按照以往的惯例,血魔谷是不会出现元婴期以上亡灵怪物的。”

    “这次不但出现,而且不止一只?更重要的是刚杀完一只,又出现一只!”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血魔谷或许有古怪!”

    这一刻沈天眉头紧锁,非常警惕。

    果然只要有大气运主角参加,就算是再简单不过的小试炼,也肯定会出现变数!

    现在这上古战场上,孔梦、赵昊、秦云迪、萧灵、秦高等人都是大气运者,一窝蜂地扎堆。

    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什么变数都不用奇怪!

    ……

    想到这里,沈天严肃道:“秦云迪,我能信任你吗?”

    感受着沈天信任的目光,秦云迪陡时感觉浑身沉甸甸的,眯眯眼缓缓睁开:“请师兄吩咐!”

    沈天严肃道:“血魔谷出现了元婴期血魔,立刻通知本宗所有弟子远离血魔谷。”

    秦云迪点头:“师兄放心,云迪已经在第一时间提醒过所有师弟。”

    嘶!

    这么快的吗?

    云迪师弟,你这么快你妈知道吗?

    咳咳,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毕竟人命关天。

    得尽快想个妥善的营救计划!

    沈天绞尽脑汁,终于……发现自己并不是个适合运筹帷幄的智慧型领袖。

    脑阔痛,算了还是莽吧!

    想到这里沈天道:“元婴级以上的血魔,在场众人中只有我能对付,我独自前往血魔谷。”

    “若是成功救出师弟们,我会尽快与你们联系汇合,若是一天内没有联系……”

    “云迪师弟,若没等到我的讯息,立刻通知所有弟子传送离开战场!”

    “不只有本宗弟子,还有其他宗门的弟子,也记得要提醒!”

    “离开战场后,汇报白莲师叔他们,让他们来定夺。”

    沈天的话音刚落,宋富贵和刘太乙早已经热泪盈眶泣不成声:“天师,您不能冒险啊!”

    “天师,既然血魔谷可能会有变数和危险,我们更不能让您一个人冒险了!”

    “我刘太乙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愿与天师并肩作战呐喊助威!”

    旁边熊猛挠挠脑袋,也立刻道:“还有俺,俺也一样!”

    见宋富贵和刘太乙都如此强硬,其他人自然更不可能胆怯退却。

    毕竟这个时候怂,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呆在沈天身边?

    “沈兄,赵某愿与你并肩作战,纵死无悔!”

    赵昊浑身笼罩着浓郁的南明离火,隐隐凝聚成剑形,浑身散发着强大剑气。

    那是剑心果的效果,在炼化剑心树成就天剑神体后,沈天发现剑心果对自己几乎没用。

    所以他将剑心果都分给了赵昊、桂公公、小灵仙和沈傲等人,让他们炼化。

    此时众人已经将剑心果和龙血草消化得差不多,每个人的实力都产生脱胎换骨的提升。

    至少在筑基期的修士中,每个人都算得上绝对的天骄了,包括……沈傲。

    不得不说,跟着十三弟是真的香,不用吃苦,变强还快得一批!

    不像在太白洞天里跟着长河剑尊苦修,又苦又没啥用处。

    沈傲面带复杂地望了一眼沈天:“十三弟,让为兄看着你去死,为兄做不到!”

    沈天:“……”

    虽然是挺感动的话,可为什么感觉这逼在咒本圣子!

    桂公公脸上带着视死如归的笑容:“老奴曾经发过誓,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殿下,除非踏过老奴的尸体。”

    秦高深深地望着沈天:“奴才的命是殿下救的,哪怕是死,也希望能保护殿下而死!”

    ……

    听着众人掷地有声的话,和义无反顾的表情。

    沈天心中充满感动……和无语。

    至于嘛!

    话说你们都至于嘛!

    本圣子不过是去打一个元婴血魔。

    怎么感觉在你们眼里,本圣子是去送人头似的?

    筑基打元婴,这不是基操吗?你们这群家伙别乱煽情好不好?

    这么老的套路还拿出来糊弄读者,简直是过分!

    更重要的是,本圣子要是真遇到啥应付不了的敌人,直接换上全肉甲遁地走他不香吗?

    你们一个个都跟着,真要遇到啥大危机,让本圣子怎么救?这没法救啊!

    沈天无奈地叹气,想着要怎么跟这些家伙说才能不伤自尊。

    本圣子真不是客气,而是你们真的真的……

    帮不上啥忙,只能添乱啊!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