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401章 出神入化

第401章 出神入化

 热门推荐:
    李长博也是学过画画的,对于这种新鲜画技,难免有些西想尝试。

    不过,又有点不敢贸然出手。

    付拾一自己画完了一张,倒是想起了李长博的本事,于是赶紧道“大家干脆一起画?这样既能多几张,好让他们分头去找。也可以熟能生巧——”

    头骨素描这种活动……对于破案来说,的确是十分有用的。

    付拾一觉得,自己两个学生也得会。

    李长博欣然应允。

    而翟升和徐双鱼则是硬着头皮上。

    付拾一这次就开始了现场教学“画这种画,最重要的是要注意一个明暗的对比。有了明暗对比,画出来的东西就能立体。而东西一立体,就能人让人感觉真实。”

    “而画头骨,则是在头骨的基础上,加上皮肉。”

    “每个人的脸最终会是什么样子,最主要是骨头决定的。其次无非就是眼睛大小,鼻头大小,还有嘴唇大小形状。”付拾一轻声解释“因为我们只看到了头骨,所以只能画出骨像。和真正的相貌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只有六分相似的缘故。”

    “这具尸体,毕竟眼睛还是完好的,所以我能画得更相似。如果是纯头骨,恐怕就不会这么像了。”

    付拾一一边画一边讲,等到画完了,自己就搁下笔不再画,改成了老师巡逻。

    三个学生一字排开,虽然都没画完,可是高低已经能看出来。

    毕竟李长博是有画画功底的。

    所谓一通百通,也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所以付拾一最后在李长博后头看得有点入神。

    李长博只是还有点生疏,但是下笔却很果断,线条干净不凝滞,该深的地方深,该浅的地方浅。明暗对比,一下子跃然纸上。

    就是对皮肉厚度把握得不是很好。

    所以画出来的并不十分相似。可也做到了四分。

    至于另外两个学生……付拾一看着他们的作业,实诚的说了句“要不还是照着我画出来的先临摹?等明暗对比学会了,再来学习别的。不然我怕误导大家到时候找错了人就不好了。”

    翟升、徐双鱼感觉心都被扎了一下……

    李长博咳嗽一声,宽慰二人“熟能生巧,无妨的。二位郎君从前都没做过,自然是需要一个过程。不管学什么画,也不是一蹴而就,一日两日的事情。”

    翟升和徐双鱼这才好受一点。

    两人哀怨看着付拾一,心里头感慨同样的意思,怎么就能说出两个效果呢?

    付拾一摊手说实话也不对吗?

    为了这个画像,最后他们几个人折腾了大半夜。

    直到天快亮了,这才折腾出了十幅画像。

    付拾一捏了捏已经僵了的手指尖,无比想念打印机。

    熬了一夜,大家神色都有点儿憔悴,唯独李长博还是浑身清爽。以至于付拾一几乎怀疑李长博到底是不是人?不会真的是神仙吧?不然怎么感觉什么情况他都没有影响呢……

    早晨将所有的画像交给了厉海之后,他们就只剩下了等待。

    熬了一夜,付拾一早已经困得不行了。

    所以在坐李长博顺风车回去的时候,付拾一眼睛一下子就闭起来,而后昏睡过去。

    李长博沉声吩咐“方良,走稳一些,慢一些也无妨。”

    李长博的声音,都是轻了许多。

    方良响亮的应一声“得嘞!”

    李长博……

    于是他再轻声吩咐一句“走僻静的路。绕远也无妨。安静些,付小娘子睡着了。”

    方良刚要大声应,一下子捂住了自己嘴,轻轻的挤出了“放心”二字。

    然后方良小心翼翼将车速降了下来,整个过程中,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即便是如此,方良还是惶恐不安我的天啊,我们郎君会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就要换了我啊?

    方良发誓,这辈子他驾车就没走这么慢,这么稳过。

    没有颠簸,没有喧哗,付拾一睡得越来越香。

    最后可能是瞌睡虫感染,李长博本来是靠在那儿闭目养神,这会儿也是慢慢睡着了。

    方良好不容易走到了桥头,结果马车里却半点声音也没有,连个指示也没。

    方良踌躇片刻,就干脆将马车停在了路边阴凉处,自己也打盹等着。

    马车上三个人,睡得都是无比香甜。

    翟升忙和徐双鱼将验尸房收拾整齐后,是走路回来的。

    路上还买了个烤饼吃。

    走到桥头,就看见熟悉的马车停在那。

    定睛一看方良都睡着了。

    翟升将最后一口烤饼塞进嘴里,不怀好意的上前去,猛然一拍方良的肩“嘿!”

    方良一蹦而起。

    就连马都受了惊,猛然往前窜了一下。

    于是马车里两个,就撞在了一起——

    “哎哟!”

    “哎哟!”

    两声痛呼响起,方良慌了,翟升傻了。

    随后两个一个捂着脑门,一个捂着嘴撩帘子探头出来。

    捂着脑门的是付拾一。

    捂着嘴的是李长博。

    付拾一呲牙咧嘴,“怎么回事儿?”

    李长博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翟升觉得自己要完蛋。

    不等他溜,方良就已将事情说了。

    翟升只能老老实实站在原地,接受暴风雨的来临。

    付拾一都被翟升给气笑了这就是个妥妥的熊孩子啊。

    于是付拾一就开始说教“你听没听过一句,人吓人吓死人?作为仵作,你好好想想,被吓死的人是什么原因致死。想不出来,就抄写仵作手则五十遍。”

    仵作手则,是付拾一创造。

    里头详细规定了验尸要素,步骤,以及职业操守。

    字数不多,也就洋洋洒洒二千字。

    翟升一听五十遍,脚都软了师父这是要我的命啊。

    而李长博始终没有说话——反而有点眼泪汪汪的意思那不是同情,而是疼的。

    付拾一脑门已经没那么疼了,于是松开来,反过头去关心李长博“李县令怎么样了?”

    付拾一脑门上,清晰的肿出了一个牙印……

    李长博盯着牙印愣了片刻,才沉默摇摇头“没事儿。”

    付拾一不信“听你说话都不清楚了。别磕断了牙吧?你张开嘴,我看一眼。”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