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75章 请君入瓮

第375章 请君入瓮

 热门推荐:
    李长博走两步,停下来,看了一眼付拾一的耳朵。

    付拾一:????

    李长博一脸踌躇,显然是有话不知该怎么开口。

    付拾一咳嗽一声:“李县令想说什么就只管说吧。”

    李长博这才不好意思的开口商量:“不知付小娘子能不能将身上的针借给我一用?”

    付拾一一下就明白了李长博的意思:“李县令是想用针伪造一个凶器?可是这要如何试探出凶手?”

    李长博咳嗽一声,“自是有法子的。”

    付拾一干脆利落取出一根针给李长博。

    不过付拾一可不是那些贤惠小娘子,出门荷包里会装上针线。

    她装的,是缝合针。

    就是缝合皮肉的缝合针。

    线是缝合线……

    付拾一掏出针的时候,李长博看得嘴角抽了抽。

    付拾一忙解释:“放心,绝对干净!用开水煮过的。”

    李长博的嘴角就抽得更厉害了。

    不过,缝合针还真的是和那银钩有点像,都带着一个弧度,就是缝合针的弧度更大,而且不带倒钩。

    付拾一看着那针尖,轻声提醒:“小心些,千万别被扎了。虽然不会特别严重,但是肯定也疼。”

    李长博点点头:“放心。”

    李长博拿着缝合针到了三位家属面前,直接就道:“杀害令郎的凶器可能已经找到。诸位可要看一看?”

    姚娘子立刻就出声了:“在哪里?”

    李长博却并不立刻拿出来,只道:“我却不能当众拿出,只能请你们一个个的来看。”

    方良立刻就用布单子展开,暂时做了个屏风。

    李长博还真就将那缝合针放在袖子里,让她们挨个儿到屏风后头来看。

    李长博先请二位女郎来看。

    姚娘子自是心急如焚,于是第一个来看。

    李长博歉然一笑:“男女授受不亲,所以请姚娘子自己从袖中取出。不过,请姚娘子保持安静,一点声音也不要出。这样防止他人揣测。”

    姚娘子立刻毫不迟疑伸手就进去拿——大概是没想到是个钩子,还是带针尖的,当场就被扎了一下,闪电般将手收回来。人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她惊疑不定的看着李长博,捏着手指,挤出一滴鲜血来。

    李长博更加歉然,轻声道:“请姚娘子先站到另一边去,至于其他的,我一会儿再给您解释。”

    付拾一看到这里,已经明白了李长博的用意。

    曾经她也看过古人用锅底试真凶的办法。只有真凶不敢摸,所以手上干干净净。

    那个法子,和李长博现在这个,是异曲同工之妙。

    无非都是利用罪犯的心理。

    姚娘子不太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她还是听从李长博的意思,当即走到了另一边去等着。

    第二个进来的,是张白镬。

    张白镬也是伸手就去摸,冷不丁被扎了一个倒吸凉气。

    李长博同样也请他去另一边等着。

    第三个进来的,是张春盛。

    张春盛同样不疑有他,伸手就去取。结果也被扎了一下,手指上登时就冒出血来。

    付拾一内心吐槽:其实这样真的是不干净也不卫生啊!万一其中有一个人有传染病,那后头的人……

    但是现在这个条件简陋,付拾一宽慰自己:忍一忍就过去了。以后还是想办法搞一点高纯度的酒精。

    最后进来的,是董氏。

    董氏听完李长博的话之后,就皱了皱眉,小心翼翼伸手进去摸。

    付拾一看着董氏那动作,心里叹了一口气。

    董氏很快就摸到了缝合针,她微微一愣,随后若无其事将针取出来。

    当董氏看清楚了缝合针的样子,董氏又微微愣了一下。

    李长博轻声道:“董娘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董氏强自镇定:“李县令这是什么意思?”

    说完这话,董氏又开始泫然欲泣:“您难道是在怀疑我?”

    付拾一一把按住额头,心想:如果我是男人,面对这样的妖精,还真是有点儿招架不住。可惜我是女人,我这一身鸡皮疙瘩谁来赔——

    李长博面对董氏如此可怜的样子,竟然无动于衷,反而坦诚无比:“不是怀疑,是确信。”

    方良将布单子放下来,简直想给自家郎君鼓掌:这一下子就试出来了!真的是太厉害了!传出去,郎君又要出风头了!

    董氏则是被李长博的话给噎得连话都不知该怎么说了。

    李长博转身走到姚娘子和张白镬跟前,将那一枚银钩取出,给二人看:“这就是杀害令郎的凶器。”

    姚娘子只看一眼,就眼眶通红,扑簌簌的往下掉眼泪,更是骂出了一句:“做此事者,当天打五雷轰!”

    付拾一那头,则是笑眯眯伸手将董氏手里的银钩拿回来:“不好意思,这是我的。”

    李长博回头看一眼董氏,咳嗽一声:“凶手已寻出了。”

    姚娘子一愣,随后终于面色扭曲,径直就往董氏去了。

    而张白镬,则是愣愣站在原地,也不知是不敢接受现实,还是在愤怒恐慌。

    姚娘子到了董氏面前,扬手给了董氏一个耳光。

    光听那一声脆响,付拾一就能判断出:恐怕是浑身的劲都用上了。

    而董氏则是被姚娘子这一巴掌,打得一个趔趄,当即身子都歪到了一边去。

    张白镬似被这一声响给惊醒了,猛然一颤。

    然后他定定的看着董氏,想要走过去。结果刚刚抬起一只脚,人就直接倒栽葱似的跌下去。

    要不是地面上是草和泥,这一下摔了,估计张白镬也得脸上开花。

    因为这些情况,场面上一度混乱。

    付拾一和李长博对视一眼,李长博咳嗽一声:“可以结案了,让张春盛先回去吧。现在赶回去,估计来得及赶上中午。”

    付拾一乖乖点头,过去跟张春盛说了这个情况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李县令今天用特殊方法破案,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样一想,顿时她又有点儿受宠若惊感动非常:李县令这样的上司,真的是太好了吧?

    于是她倒回去,诚心诚意跟李长博的道谢:“多谢李县令。”

    李长博和气一笑:“无妨。反正案子破了,才是最重要的。”

    付拾一小声嘀咕:案子是破了,狗血还没撒完呢。董氏会承认吗?当然不会。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