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72章 八卦周刊

第372章 八卦周刊

 热门推荐:
    大唐验尸官第一卷第372章卦周刊张春盛添柴火的手就微微一顿。

    颇有些仓皇的抬头看付拾一。

    付拾一看着他这样,心里就叹了一口气:还说啥呢?

    张春盛迟疑了一下,才道:“姚娘子救过我的性命。那时候,我生了一场病,要不是姚娘子请大夫给我治,恐怕我就过去了。”

    “那时候我就发誓,这辈子,一定好好服侍姚娘子。报答她。所以后来出了那个事情,我就觉得,没脸见她。也觉得是我害死了她的儿子。所以张郎君决定卖掉我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多说。我觉得都是我该受的。”

    张春盛苦笑一声:“早知不是意外,就该闹破天去,也要将这个事情弄个明白。”

    付拾一听着张春盛说这些,自然也听出来,即便是过去这么久,张春盛心里还是没放下这件事情。还是记挂着姚娘子。

    付拾一看他,微微纠结了一下,还是按照一开始决定好的那样,说了句:“既然是如此,我问你一句,你要不要回到姚娘子身边去?”

    这话一出,张春盛顿时就站起身来,愕然的看着付拾一。

    付拾一被他这幅样子逗笑了:“你这是做什么?当然,没有白白让你回去的道理,到时候,让姚娘子掏钱把卖身钱给我就行了。”

    张春盛冲口而出:“小娘子不要我了?”

    付拾一这次真笑了:“这是什么话?你和姚娘子看上去,都挺牵挂对方的,我相信她也是真心为你好,所以才特地跑一趟。而你心里……所以你想回去,就可以回去。这样也不算辱没了你当初的誓言。至于我这里,以后咱们也可以常来往,只当朋友就是。”

    付拾一说完这话,也笑不出来了,有点儿心酸酸的。她赶紧岔开话题:“你看看锅里水够不够热了?他们还等着洗澡哪。”

    付拾一掀开锅盖看了一眼,见水够热了,就赶紧喊了一嗓子:“谁先洗澡?”

    郭氏进来:“两个孩子先洗吧。我看阿玫都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付拾一点头:“那快给他们洗,我去看看数钱数得怎么样了。”

    付拾一说完就要出去。

    张春盛这个时候喊了一嗓子:“小娘子。”

    付拾一回头,就看见张春盛笔直笔直的跪在那儿:“小娘子,从小娘子买下我那一天,我就是小娘子的人。虽然我只是奴婢,可是我也是人。小娘子从没拿我们将贱奴看过。所以我早就在心里想过,生是小娘子的人,死是小娘子的鬼。若是小娘子不要我了,我就真的去跳河!”

    付拾一按住额头,一不小心将内心吐槽说了出来:“动不动就跳河,你倒是问问河的意见啊!它乐意么!”

    郭氏本来还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么办,听见这话,实在是忍不住就笑喷了:哪有跳河寻死还要问问河的意见?那河也不会说话啊!

    郭氏这么一笑,原本凝固的气氛顿时也维持不住。

    张春盛跪在那里,傻眼了:小娘子的反应,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

    付拾一摆摆手:“屁大个事情,这么郑重干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我就是问问你,你想怎么样,我都支持你。既然想留下来,以后就换一种方式报答姚娘子。”

    说完付拾一就出了厨房。

    因为背对着张春盛,付拾一就肆无忌惮的咧嘴笑:太好了,要真走了,我的小饭馆可怎么办!重新买个厨子,得要多少钱啊!

    翟升看见付拾一笑得这么灿烂,不由得问道:“师父这是捡钱了?”

    付拾一白了他一眼:“厨房捡到钱,不也是咱们自家人掉的?有什么好高兴的?”

    翟升:……师父你还挺有节操。只看着外面的钱。

    翟升忍不住好奇再问:“那师父在高兴什么?”

    付拾一笑呵呵:“因为我能赚更多的钱了。”

    说完也不理翟升,去看燕娘穿钱。

    等到燕娘穿完了一串,她才开口问燕娘:“多少钱了?”

    燕娘记着呢:“现在已经四千钱了。”

    付拾一看那堆还没数完的,点点头:“差不多应该是七千钱,除掉成本,赚了差不多两千钱。”

    付拾一美滋滋:“还是很不错的。咱们生意可真红火。”

    燕娘也觉得高兴:“可不是?不过小娘子以后可别让我炒菜了。我这一炒菜,手都发颤,就怕客人吃出来味道不好嫌弃。”

    付拾一看着燕娘胆小的样儿就叹气:“怕什么。简单的菜你也炒得很好的。咱们招牌菜就那么几个,也没什么复杂的。明儿估计你还得顶一天。”

    燕娘:……我真不行。

    付拾一想了想,和燕娘商量:“等明天过了,咱们再去买两个人?”

    燕娘琢磨了一下,道:“其实也不用再买两个,买个小伙计就行。忙的时候他在厨房帮忙也行,在外头帮忙也行。咱们家现在人也挺多的。郭娘子的孩子,可以让阿玫帮忙看着,有时候她也能帮忙。”

    付拾一也不想买太多人:有时候人多了,反而容易闹出这样那样的事情来,听燕娘这样一说,决定采纳她的意见。

    张春盛从厨房出来,对付拾一的态度,莫名有些殷勤:“我给小娘子放水洗澡?”

    付拾一有点儿想笑了,赶紧忍住,做出平常样子:“好。”

    张春盛走了,燕娘悄悄问:“小娘子和他说什么了?我发现啊,就小娘子制得住他。他那脾气,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付拾一笑眯眯:“说了两句心里话。他呀,心眼很好,就是嘴巴上毒了点。咱们多担待就好了。再说了,日后见的人多了,年纪大了,就能慢慢改过来了。等他娶了媳妇,那自然还有人收拾他呢。”

    燕娘叹一口气:“娶媳妇还早呢。”

    付拾一笑眯眯:“不着急。等两年我有钱了,给他准备点聘礼,娶个好姑娘。”

    燕娘轻声感叹:“小娘子心善。”

    付拾一实话实说:“你们跟着我,忠心耿耿,任劳任怨,我自然也不能亏待你们。”

    付拾一给燕娘许诺:“将来阿玫出嫁时候,我亲自去官府,注销她的奴籍。让她嫁一个好人家。不让她再为奴为婢,更不让她受欺负。”

    燕娘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付拾一赶紧起身:“明天还有案子呢,我先洗澡去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