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69章 开棺验尸

第369章 开棺验尸

 热门推荐:
    姚娘子在这个时候,也终于是维持不住淡然,面上神色一下子就变了“开棺?”

    李长博微微颔首“是,开棺。”

    付拾一也跟着点头“这个时候,只有开棺验尸,才能知晓一切真相。”

    姚娘子还是满面迟疑。

    就是姚老夫人也皱眉“这入土为安……”

    张白镬竭力反对“这如何能够?开棺验尸,叫他在底下如何能够安宁?”

    这一次,不用付拾一开口,钟约寒都缓缓开口“不开棺验尸,难道死不瞑目就很好?难道自欺欺人就好?”

    付拾一侧头看钟约寒,总觉得是有点儿惊呆了什么时候他也学会了扎心了?

    钟约寒自己倒是一脸面无表情,妥妥的万年冰山。

    钟约寒的话,在屋里引起了一片沉默。

    衙门的人自然不必说,开棺也好,不开棺也好,都是主人家的事情。

    而张家的仆人们,更是不敢多说一个字,唯恐引火烧身。

    张家几个主人,哪一个也是一脸纠结。

    这个时候,风韵犹存的妇人终于是开口了“要我说,这个事情就不能够这样办。咱们府上接连出了这样的事情,谁心里也不好受。再折腾死人……那岂不是更叫死人也跟着一起难受?眼下智儿还没下葬呢。”

    妇人说这话的时候,眼泪闪闪的。

    付拾一侧目看她,总觉得她和董氏特别像。

    结果董氏在这个时候就说了句“姑母说得对。我也是做娘的人,何苦折腾孩子呢?人死不能复生……当时大夫说得明明白白的。”

    这一个“姑母”的称呼,将付拾一雷得外焦里嫩。

    人家姚老夫人和姚娘子之间是姑侄关系,付拾一觉得还正常。

    可是现在她发现这董氏和妇人也是姑侄关系……

    所以,这位妇人的身份?

    付拾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那妇人,然后发现一个问题这个张白镬,长得还和那妇人挺相似的——这位怕不是就是张白镬的庶母了?!

    在这一瞬间,付拾一越发外焦里嫩。

    嫡母选了自己侄女做庶子的妻子,为的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而庶母选了自己的侄女给自己儿子做妾……为的是什么,这里头付拾一就不太明白了做妾有什么好的?长得这么好看,做别人的正头娘子不好吗?何必呢?!

    付拾一此时很想采访姚老夫人一句请问您怎么看这对妾室姑侄?这么多年,看腻了姑妈迎来了侄女——有没有觉得想手刃什么人?对于这个庶子,您又是怎么看?

    姚老夫人不知是不是心里有所感应,她忽然就打了个喷嚏。

    付拾一赶紧正襟危坐假装喝茶吓死我了,这么灵验的吗?我不念叨了,不念叨了。

    而那妇人说了这么一句话,姚老夫人打过喷嚏之后,斜睨她一眼,却并没有说话。

    倒是张白镬想了想,颤颤巍巍开了口“这话也有几分道理——”

    姚老夫人拉长声音“是吗?”

    董氏姑侄两个立刻低下头去不敢乱看一眼。

    张白镬后面的话也顿住。

    姚老夫人缓缓看住了姚娘子,语气柔和许多“菱娘,你说这个事情要怎么办?姑母这次也听你的。”

    姚娘子和姚老夫人对视,随后缓缓开口“我要彻查这件事情,我要知道我儿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姚老夫人叹息一声,“既然放不下,那就查一查。我也想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究竟,这些事情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一手掌控!”

    姚老夫人重重一顿自己的拐杖。

    拐杖上挂着的寿桃和蝙蝠颤巍巍的动起来,晃悠悠的,让人心里也跟着不安宁。

    张家的人,一脸惶惶不安。

    董氏姑侄愕然的看着姚氏姑侄,仿佛完全没想到这两位竟然会答应这件事情。

    付拾一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我的天,这是两对姑侄打擂台吗?不过,就不知道谁会胜出了。或者说,董氏那件事情,这位老董氏有没有参与——到时候张白镬面对自己亲妈,自己亲表妹,又该咋办啊!

    付拾一暗恨可惜这年头纸张太贵,不然办一个知音什么的,多好?这个事情的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豪门争斗姑侄二对委身张家两代人,究竟图谋为何?又为何争斗不休》。相信一定很多人会看的!

    付拾一又感觉如果此时兜售贩卖瓜子和汽水,说不定也能一夜暴富……

    付拾一惆怅叹息小钱钱们都飞走了。太可惜了。

    而再看李长博,面对如此狗血剧情,如此大瓜,他竟然还是纹丝不动,一脸严肃。

    在看王二祥,付拾一终于才有了一种同道中人的感觉。

    至于徐双鱼——付拾一不太确定他那个脑子,是不是看懂了这个狗血剧情。

    翟升和钟约寒两个,则是一脸严肃,维持着衙门公差该有的形象。

    付拾一后知后觉的想我是不是太不正经了?是不是我毁坏了衙门公差的形象?

    于是她心虚看一眼李长博李县令不会扣我工资吧……

    李长博此时缓缓点头“既然姚娘子同意了,那就开棺验尸吧。不过今日比较晚了——”

    姚娘子轻声道“明日一早,我们就去城外墓园。”

    付拾一看一眼张春盛,轻声问李长博“那我呢?现在能参与到案子里来吗?能亲自验尸吗?”

    李长博沉吟片刻,看一眼姚娘子,最后道“还是让钟郎君来。不过,付小娘子在旁边看着,若有不妥的时候,你出声提醒一二也可。”

    付拾一点点头。

    姚娘子此时才注意到了付拾一的职业。

    看清楚付拾一的脸时,姚娘子顿时震惊“付小娘子……”

    付拾一不好意思笑一笑“是。”

    姚娘子看看付拾一又看看张春盛。

    付拾一还是只能腼腆一笑“是。”

    姚娘子好半晌才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张春盛的新主人,就是查自己儿子案子的人。

    付拾一宽慰姚娘子“放心,我们一定给您一个交代。真相到底是什么,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姚娘子点点头“那我静候佳音。我儿冤屈,也全仰仗你们了。”

    提起儿子,姚娘子眼眶又是一红。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