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65章 命中注定

第365章 命中注定

 热门推荐:
    对于姚老夫人这个问题,李长博的回答也是客客气气“小郎君是死于饮酒。只是,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都还没弄明白。”

    “至于办案,本就是我们分内的事情。”

    姚老夫人想了一想,然后再道“那是不是弄明白了,就一切明了了?”

    李长博肯定道“是。”

    姚老夫人看向张白镬,语气十分威严“到底怎么样,快弄清楚才是。”

    随后,姚老夫人像是看到了姚氏脸上的伤,微微皱眉,问了句“你这脸上是怎么一回事儿?”

    所有人都看向姚氏这可是告状的好机会!

    然而姚氏只是淡淡然然的说了句“没事儿,被那只疯猫弄的。不知怎么了,忽然发了疯,连人也不认了。”

    众人……这话说得,够狠。尤其是配上这个无所谓根本不放在心上的神色……

    付拾一更是差点没被逗笑了这话也太狠了。

    而董氏在听见这话之后,差点一蹦三尺高“你怎么说话呢?我挠的又怎么样?你杀了我儿,我不仅要打你,更要送你去坐牢!”

    付拾一……原来世界上真有这么蠢的人啊。

    众人也齐刷刷古怪看董氏哪有自己跳着要承认的?也太好玩了吧?

    张白镬按住额头,挡住了大半的脸。仿佛也是觉得没脸见人。

    姚老夫人斜睨董氏“她为何要杀自己儿子?”

    董氏这会儿也真是仗着自己有理,完全不考虑别的,直接就出言顶撞起来“什么她的儿子?她的儿子早就死了!这是我儿子!我儿子就是她杀的,她嫉妒——”

    姚老夫人不用董氏说完,直接就看了张白镬一眼。

    张白镬上去就将董氏拉了个趔趄。

    自然也成功让董氏彻底说不下去。

    董氏看着张白镬难看的脸色,也终于回了魂。一下子嗫嚅着,想补救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最后董氏就抬出了自己死去的儿子“我苦命的智儿啊——”

    张白镬铁青着脸“你不许再言语!”

    张白镬在董氏面前,还是很有威严的,霎时就让董氏把后面的哭声咽下去。

    大家平白看了这么一出好戏,不约而同都有点儿意犹未尽继续啊,我们还没看够呢!这么精彩,怎么能就这么完了?”

    姚老夫人不负众望,高深莫测看着张白镬“你说,智儿是不是菱娘的儿子?”

    张白镬明显不情愿,可是憋了半晌,还是只能憋出一个字“是。”

    付拾一一看就是腰杆子不直的男人。

    姚老夫人再问“那她为何要嫉妒?”

    张白镬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无需嫉妒。”

    姚老夫人斜睨张白镬“有些时候,纵容底下人也无妨,但是有些大事上,还是要让他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才好。”

    这话说轻不轻,说重不重。

    看似说着董氏,可是众人听着,都总觉得像是在说张白镬。

    张白镬的脸上,也好像是开起了染坊。

    张白镬深吸一口气,缓缓又将情绪压下去,附和姚老夫人“阿娘说得是。”

    付拾一总觉得张白镬脸上的表情,假得像是一层面皮,伸手一揭就能撕下来!

    姚老夫人似笑非笑“不仅要明白这个道理,关键是要记住了。更得这么做。”

    张白镬表情僵硬“是。”

    一大群人在这里听着姚老夫人训儿子,可所有人都莫名觉得浑身舒爽该!

    姚氏恰到好处的提起正事儿“还是先说说这个事情吧?总不能这么下去。”

    姚老夫人点点头“这倒是。”

    她总算是放过了张白镬,看向了李长博“李县令,你看这件事情该如何?”

    李长博说了句很顺理成章的事情“若要查出是怎么一回事儿,恐怕要用刑。毕竟也没有一个人说实话。”

    姚老夫人再度点头“办案必然是李县令擅长的,我一个老婆子,也不懂什么。李县令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长博看一眼厉海。

    厉海面无表情上前一步“既是如此,那就请二位与我去旁边说几句话。”

    厉海那气势,那表情,说是说几句话,可是谁会相信呢?

    奶娘和董氏都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

    厉海倒是还客客气气的“请。”

    董氏求助的看向张白镬。

    张白镬却微微侧目,并未看见董氏的目光。

    奶娘倒是直接开口了“娘子——”

    姚老夫人淡淡道“去吧。”

    姚老夫人身边的仆妇就上前来,将奶娘拖着过去了。

    奶娘还想喊叫来着,不过嘴被堵上了。

    厉海也过去。

    张白镬始终都没动。

    那风韵犹存的妇人,之前虽然一直蹦跶得厉害,此时也没有了要蹦跶的意思。

    反倒是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一直盯着自己的脚面。

    付拾一侧头看李长博。

    李长博一直平静的站在那儿。

    此时,姚老夫人像是忽然想起“说了这半天话,竟是连坐都没请诸位坐,也实在是家中出了事情,让我们疏忽了。请李县令异步,略坐一坐,喝口茶?”

    一时,众人移步到了厅里,坐下喝茶等结果。

    因为事情还没有一个定论,所以也没有人贸然开口。

    张白镬频频看向门外。

    姚老夫人斜睨了他一眼“有事儿?”

    张白镬立刻老实了“没事儿。”

    李长博也顺势开口“这次的事情,或许未必如同张郎君之前猜的那样。甚至未必是故意为之——但是,其中必是有人隐瞒这件事情的。这样的案子,官府也不好定夺,所以老夫人您看,是您府上自己处置,还是我来?”

    付拾一支起耳朵李县令这是给张家台阶下,也是想将这件事情推诿出去。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只要不是真的杀人案,其中其他事情,就的确是不好多插手。

    姚老夫人听了这话没有丝毫意外,更是立刻就做出选择“既是如此,那就还是我们自行处置吧。”

    付拾一下意识看了一眼姚氏既然是姑侄关系,那姚老夫人肯定不会亏待姚娘子吧?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