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64章 破绽百出

第364章 破绽百出

 热门推荐:
    李长博玩味问三人:“小郎君中午吃饭时候,你们确定是没有任何异样的?”

    “是。”三人异口同声。

    李长博再问:“那小郎君午睡前,都做了什么?”

    奶娘斩钉截铁:“什么都没做,躺下就睡着了。”

    付拾一无言翻白眼:几个大人看不住一个孩子系列。

    不过,付拾一看住李长博,等着他发威。

    果不其然,李长博下一刻便神色一沉,声音都威严起来:“你们三人众口一词,唯独没有任何人交代出孩子在哪里饮酒的——你们怀疑是姚娘子,可是偏偏你们又说,中午吃饭时孩子并无异常,身上也无酒气!”

    李长博冷笑一声:“姚娘子和孩子接触时,那么多人都看着,你们却都说是她——我问了这半天的饮酒,你们却都避而不谈,并没有全力配合要找出真相,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一顿质问,付拾一简直想鼓掌:李县令真是心细如发。几人对这个问题的回避,她也是现在才发现,可是李县令竟一直刻意问起,从而试探出三人说辞有问题。

    李长博看一眼张白镬:“看管孩子不力,以至孩童死亡,你们打算如何追究?”

    张白镬还没说话,那位风韵犹存的妇人就开口了:“听李县令的意思,难道这件事情,竟是成了意外?”

    李长博不置可否,沉默以对。

    风韵犹存的妇人看住张白镬:“我儿可不能听信这话!孩子那么小,若是没有人使坏,怎么会饮酒致死?”

    李长博看了那妇人一眼,不过并未言语。

    付拾一偷偷竖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张白镬有些迟疑,也是良久没说话。

    董氏这个时候哭哭啼啼的也开口:“这件事情,决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儿难道因为是庶出,就该如此丧命?大郎,那可是您的亲生儿子——”

    付拾一简直觉得辣眼睛:所以,原来后宅里头吹枕头风,就是这样的吗?所以后宅争斗就是这样的吗?孩子都死了,还不忘记要打压另一个……

    付拾一问了句:“你就不想知道,你儿子为什么会死吗?”

    付拾一问的话有点儿突兀,一时所有人都看住她。

    董氏皱眉,不太客气:“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人?这里哪有你插嘴的份?”

    付拾一:好好好,我不插嘴我不插嘴。

    李长博淡淡道:“这是衙门仵作。同样负责现场勘验。”

    李长博说得坦坦荡荡,威严十足。

    付拾一忍不住将背脊挺直,胸膛也挺起来:哼!听见没!我有插嘴的份没!

    而衙门其他几个都有点儿目瞪口呆:我们怎么不知道李县令他这么护短的呢?

    张白镬立刻出来打圆场:“这件事情,也是我这小妾不懂事儿,请李县令和小娘子莫要往心里去。”

    李长博深深看张白镬一眼:“这件事情,张郎君打算如何?”

    董氏再一次开口:“我儿不能白白枉死!大娘子她心生嫉妒,杀害我儿,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大郎!我们的智儿那么聪明——”

    张白镬脸上露出痛苦神色,眉头也紧紧皱在一起,他看着董氏,又看了看李长博,唯独至始至终一眼都没看过姚氏。

    付拾一看在眼里,替姚氏不值得:夫妻情分至此,实在是……还不如一个陌生人。

    李长博并未开口催促。

    张白镬渐渐纠结。

    这个时候,风韵犹存那妇人又柔声开口:“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我知你同情姚氏,可是谁又同情智儿和董娘?”

    张白镬似是下定了决心,当即对着李长博深深作揖:“这件事情,请李县令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我要知道杀害我儿的人到底是谁!”

    李长博斜睨张白镬一眼,展现了从未有过的毒舌:“你们连到底孩子是在哪里喝酒都说不出,翻来覆去只一句姚娘子是杀人凶手,若我凭这个就断定是姚娘子杀人。怕是我这一身官服也不必穿了。”

    付拾一:我忽然好想“哈哈哈”。原来李县令也有这样的时候,真是……莫名可爱?

    其他人:……李县令说得真是隐晦。

    张白镬脸色通红起来,看样子是听懂了。

    张白镬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开口,就听见有人喊了一嗓子:“老夫人来了!”

    张白镬脸色一僵,下意识的就换了表情,毕恭毕敬的转身去迎。

    付拾一看他那样,有点目瞪口呆:这典型的变脸比翻书快啊!而且,这么狗腿……一看就不是真心好吧?

    当然,这家的八卦气息之浓厚,让付拾一忍不住也有点儿咋舌:老夫人又是哪一个?

    付拾一扭头看一眼王二祥,果然看见八卦种子选手二祥同志聚精会神,一脸认真。

    付拾一:其实我觉得二祥你不适合做不良人,你应该做娱记,办八卦报社。名字我都替你想好了,就叫大唐娱乐周刊。

    老夫人从人群中穿过来时候,所有张家人都不由自主让开一条路。

    姚氏迎上去,轻声唤道:“姑母。”

    付拾一虎躯一震:我的天,我就从这个称呼里,瞬间就能脑补出好多好多的大戏!这个家族的爱恨情仇那种大戏!

    既然是姚氏的姑母,那肯定也是和姚氏一个姓氏。

    姚老夫人任由姚氏扶住他,却扫了一眼张白镬,直接将人钉在了原地,鸟都不鸟他的走了过去。

    张白镬僵在那里,脸色难看,却又竭力想要挤出一个恭谨的样子来——

    付拾一:快打住吧,你这脸扭曲得就像是方便面面饼了。知道这个老太太你惹不起了。

    姚老夫人直接就到了李长博跟前,轻声道:“我们家的事情,给诸位添麻烦了。我想问,智儿究竟是怎么死的?好好的,人怎么会忽然就没了?”

    姚老夫人不管是说话语气还是神情,都是恰如其分的样子。

    但是莫名却也让人觉得:她未必有那么关心孩子,只是该问罢了。

    付拾一则是深深的感觉到:怪不得,姚娘子会是那样了。这简直是一脉所出,毫无二致啊!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