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50章 八卦选手

第350章 八卦选手

 热门推荐:
    只不过那客人也是一知半解,最后分析一番,只得出一个陈家这个事情必定有内幕的结论。

    付拾一伸长耳朵听了半天,最后有点儿失望都没打听清楚,你拿出来卖什么关子啊!差评!

    这个剩了半截的八卦,最后被付拾一在下午时候,绘声绘色的讲给了另一个八卦选手王二祥同志。

    等到付拾一说完,王二祥一脸抓心挠肺“没了?”

    付拾一摇头“没了。”

    王二祥想挠墙“怎么就没了?”

    付拾一看他意犹未尽的样子,心头暗笑“是啊,这个事儿到了关键时候就没了。真的是太难受了!也不知道陈珠为什么就忽然修道去了!”

    “我觉得里头肯定有事儿!不过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儿!”

    付拾一越说越遗憾,一面说一面叹气,一面观察王二祥。

    结果就看见王二祥抓心挠肺,恨不得现在就去抓个知情的人回来问问。

    付拾一鼓励他“你天天在外头跑,想打听个这个事情,难道还打听不出来吗?”

    王二祥深吸一口气,再也坐不住。

    他将酸梅汤往桌上一放,风风火火就出了门“我去去就来!”

    付拾一笑眯眯送他“路上小心!快点回来啊~”

    全程目睹一切的翟升,一面同情王二祥,一面幽幽的想我决不能得罪我师父。

    正想着,钟约寒和徐双鱼师兄弟也过来了。

    两人均是一脸疲惫。

    付拾一稀奇的看他们“这是怎么了?这两日也没见你们过来。”

    徐双鱼一屁股坐下,就开始苦兮兮的抱怨“李县令将我借给了万年县那边!我师兄去了一趟城外!”

    付拾一给他们两个倒酸梅汤“这么多案子?”

    徐双鱼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扑哧”一声就笑喷了。

    他嘴里的酸梅汤均匀的覆盖了翟升整个人的范围。

    翟升抹了一把脸……我有点儿懵。

    徐双鱼赶紧道歉,娃娃脸上全是心虚“要不我给你赔一件衣裳——”

    翟升再抹了一把头发“我去擦一擦就行。”

    付拾一离徐双鱼远远的,斜睨他“什么事儿这么好笑?你师兄怎么了?”

    徐双鱼顿时一脸崇拜,眼睛都闪烁着光芒“付小娘子怎么知道是我师兄!”

    付拾一无言你都写在脸上了好吗?

    钟约寒警告看一眼徐双鱼。

    奈何徐双鱼满心满眼都是付拾一,压根没留意,反倒是来了竹筒倒豆子“我师兄他去验尸,去了才发现尸体已经泡在粪水里生蛆了。他费了多少事儿,才将尸体清理干净!”

    付拾一嘴角抽了抽我真后悔我怎么这么多好奇心!

    钟约寒揉了揉眉心,忍无可忍“闭嘴。”

    徐双鱼后知后觉,赶紧正襟危坐,“师兄我错了。”

    面对乖宝宝徐双鱼,钟约寒嘴角抽了抽,到底还是不忍心真发火,略有杀气的瞪他一眼,就算完事。

    乖宝宝鱼维持三秒,随后就变成了活蹦乱跳的鱼“付小娘子你的饭馆人多吗?赚钱多吗?这几天我跟你说衙门发生好多事情——”

    付拾一恍惚走神天啊,快带走这条话痨鱼吧~

    燕娘热情的端出了甜瓜来招待客人。

    钟约寒将甜瓜放到徐双鱼手里“吃瓜。”

    徐双鱼低头吃瓜,世界也总算是安静下来。

    付拾一松一口气,然后又有点惆怅感觉衙门似乎用不上自己了呢?

    钟约寒忽道“虽说跟付小娘子学了许多,可是总觉得还是有些吃力。”

    付拾一一愣“吃力?”

    钟约寒皱眉“可能是练习太少。”

    付拾一摊手“那这个就需要慢慢来了。一口吃不成胖子啊。”

    钟约寒犹豫片刻“我想去万年县当仵作。”

    对于钟约寒这个决定,付拾一想了一想只能问一句“和李县令商量过了吗?他怎么说?”

    钟约寒摇头,只问付拾一“付小娘子觉得如何?”

    徐双鱼在一旁听了半天,这会儿终于听明白了,霎时他就觉得手里的甜瓜不香了“师兄要走?那我怎么办?”

    钟约寒轻声道“你还留在付小娘子身边。你出来,本来就是为了历练。跟在付小娘子身边,能学到更多东西。”

    付拾一虽然觉得有些不赞同,可钟约寒既然提了,且问到了她的意见,她就还是给了一句中肯的回答“万年县那边不是最好的选择,你该去问问李县令。附近其他几个县,恐怕也缺仵作的。”

    好的仵作,在哪里都不愁没饭吃。

    钟约寒看着付拾一,良久点点头“我会和李县令提这个事情的。”

    徐双鱼插不上嘴,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师兄!”

    钟约寒惜字如金“听话。”

    付拾一……莫名有一种替傻鱼蛋疼的感觉。

    徐双鱼急得跺脚“师兄要是走了,我也跟着师兄一起走!”

    付拾一幽幽的提醒“又不是什么苦命鸳鸯,还要双宿双飞?而且也不是说走就马上走。他也会经常回来的。你毕竟还在长安城。”

    徐双鱼气鼓鼓的鼓着腮帮子“我让李县令不要放人!”

    付拾一同情看他李县令绝对是不会留人的。你放心。

    这件事情说到这里,王二祥就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一看王二祥脸上亢奋的神色,付拾一立刻就明白新鲜八卦送上门来了!

    付拾一主动拉开椅子“二祥快坐!”

    又给他倒水润喉“来,喝口水再说话!”

    王二祥被付拾一的殷勤弄得有点浑身忐忑付小娘子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这么不对劲呢?

    王二祥小心翼翼“付小娘子——”

    付拾一微笑脸“你快喝水,润润喉,然后来讲一讲,陈莲到底怎么了?”

    王二祥听话的喝了一口水,懵里懵懂付小娘子怎么知道我去打听这件事情了?

    不等王二祥想明白,徐双鱼已经凑上来“陈莲?哪个陈莲?就是那个陈珠的姐姐吗?咱们没办法抓她那个陈莲吗?她怎么了?”

    一串连珠炮下来,王二祥卒。

    钟约寒气定神闲“让二祥喝口水,慢慢来说,不急。”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