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42章 客似云来

第342章 客似云来

 热门推荐:
    对于张春盛这话,付拾一微微一皱眉,沉声肃穆道:“因为你的骄傲。”

    张春盛一愣,还来不及细细品味,付拾一已经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了。

    比起白日的热闹,晚上的小饭馆,就似乎是安静了许多。

    可客人却依旧不少。

    许多客人都是中午没吃到,所以这会再来的。

    甚至也有不少女郎过来——白日太阳大,女郎们轻易不出门,怕晒黑了。

    白日里问价的多,看热闹的多,真进去吃饭的却未必有多少。

    但是晚上,几乎都是过来就准备吃饭。

    付拾一的小店里,别的不多,灯点得多。

    而且门口还点了熏蚊子的香,不叫蚊虫往里头进。

    窗户上都多加了一层纱窗,为的也是防蚊虫。

    本来饭菜就可口,吃着吃着发现还没有蚊虫骚扰——客人们自然就更心头舒爽,心里盘算下一次再约着谁一起过来。

    李长博晚上竟是又叫方良来了。

    方良提着食盒,站在大堂里,大声问了句:“掌柜的,不知可否带走?”

    付拾一一看好多食客都不约而同看过来,仔细的听,当即就抿嘴一乐,也大声笑答道:“自然可以。劳您稍等。”

    方良更是笑呵呵:“劳烦一份玛瑙肉,一份红烧鸭子,一份蒜蓉凤尾,一碗鱼丸豆腐汤!”

    付拾一去厨房报菜,出来就看见方良正和旁的食客说话:“小娘子饭馆里的菜,再别的地方可吃不着。所以我们太夫人很是喜爱。”

    食客奇道:“不是今日才开张?”

    方良眉飞色舞:“这个说来就话长了——”

    反正等到方良绘声绘色的讲了如何机缘巧合吃到了付拾一的饭菜,杜太夫人念念不完之后,食客们大多数都是听得心驰神往。

    付拾一若有所思:如果请个说书人来呢?会不会更对客人胃口。这年头没有什么娱乐措施。吃饭听个说书,就跟看电视一样有趣——

    不过,付拾一看了一下自己这个饭馆大小,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吧:堂子太小,施展不开。

    方良提着食盒,心满意足的去了。

    不少客人纷纷说起下次来可以带个食盒来,这样就可以给家里人带一份回去。

    于是付拾一就有了一个主意:大唐外卖,我觉得可以开起来。刘大郎就能做!反正有车!按份收钱!

    一晚上忙下来,虽然店铺不像是白天那么吵吵嚷嚷,但是也是客人来了又走。

    等到差不多戌时过了一大半,店铺里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

    付拾一就让人关上了门。

    “咱们中午以后都是午时开门营业,申时就休息。下午是酉时到亥时。”付拾一看了一眼累得不轻的众人:“到了时间,就可以提醒客人,我们要关门休息。不要为了挣钱,一直耗着。”

    张春盛今日颠勺一整天,这会儿胳膊都有点儿使不上力,有气无力道:“等我们赚够了钱,买了屋,再买个厨子!”

    燕娘也累得不轻,揉了揉有点肿起来的小腿,却还是心疼钱:“习惯了就好了。”

    付拾一点点头:“今日第一天,价格低,等稳定几天再看。若到时候还是人多,咱们就直接买两个人,一个厨子,一个跑堂的小丫鬟。”

    “总不能为了挣钱,一个个都累死。”

    付拾一揉了揉自己小腿,觉得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付拾一叹一口气,“挣钱是真不容易。”

    燕娘看付拾一也累得不轻,就站起来:“我去给小娘子烧水洗澡吧。”

    刘大郎站起来:“你们都别动,我去吧。我今天就负责烧火了,一点也不累。”

    付拾一忍不住笑:“阿兄撒谎,明明热得一直汗流浃背的,哪能不累?你可要注意多喝水。不然可不行。”

    刘大郎应一声,去给大家烧水。

    付拾一搓了搓手,“我要准备数钱了!”

    阿玫小声的笑:“小娘子每次数钱都好高兴。”

    燕娘搂着阿玫,也笑:“小娘子还要养活我们,挣钱了自然高兴。”

    付拾一也跟着笑:“挣钱了,好给阿玫买糖吃。”

    阿玫摇头:“我不吃糖,钱留着给小娘子做嫁妆!”

    这话一说出口,付拾一目瞪口呆。

    燕娘干巴巴解释:“我就是在她跟前和郭娘子说笑来的——”

    付拾一摸着脸沉思:为什么连小孩子都要催婚我?我难道是长得不够嫩?

    阿玫觉得气氛不对,赶紧认错:“我错了,不留给小娘子当嫁妆了!”

    付拾一有点儿无奈,于是伸手掐她脸:“你才多大,操心这些做什么?什么嫁妆不嫁妆的。嫁人是要夫婿可靠,而不是靠嫁妆生活。”

    有丰厚的嫁妆固然好,因为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至于缺钱花。

    可是如果没有丰厚嫁妆,日子也是一样要好好过的。

    阿玫似懂非懂:“哦。”

    付拾一将一抽屉的铜钱全部倒在了箩筐里。

    “哗哗哗啦啦啦”的一阵铜钱声乱响。

    付拾一听着那清脆的碰撞声,只觉得无比悦耳——心里头,那简直是说不出的欢快。

    付拾一负责数钱,燕娘帮忙穿钱。

    付拾一数钱的时候,简直是欢喜得不行。数够了一千个钱的时候,就用麻绳将钱串起来。

    存多了,到时候可以去“柜坊”换成金饼子,然后悄悄存起来。

    “柜坊”就是钱庄,可以存取钱。

    付拾一一想到柜坊,就先是觉得有些肉疼:存钱这年头,是不给利息的。反倒是真像寄存货物一样,要给人家租金……

    付拾一摇头叹息:我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一簸箩的钱数完,付拾一的手指上已经染上了一层灰和油。

    付拾一嫌弃的洗过手,这才又来算账。

    今日整个营业额,只有五千多钱。

    而且抛开成本和人工之后,纯利润只有几百钱。

    和摆摊卖卷饼也差不了多少。

    典型的赔本赚吆喝。

    算完账,燕娘有点儿心疼:“小娘子,才赚这么点,还是别请人了。”

    张春盛也有点儿垂头丧气:累得半死,怎么他娘的还不赚钱!

    付拾一笑着给他们算账:“不能这么算。我们今日的菜品,全部都是打五折的。你们忘了?也就是正常这么多客人,就会有一万多钱毛利,扣掉成本之后,还能有差不多五六千的纯利润。”

    一天五六千钱的利润,真的是很可观的。

    也就是说,买个房子,连一个月都不要?!

    张春盛瞪大了眼睛。

    燕娘面上也有喜色。

    翟升不小心又说了大实话:“可是,也不能天天这么多人吧——不然都去开饭馆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