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29章 可疑之处(月票300加更)

第329章 可疑之处(月票300加更)

 热门推荐:
    付拾一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伤口,事实上这样的伤口多半是因为刀口创伤。

    只是这样长的伤口——即便是已经愈合,付拾一依旧能够想象出当初的惨烈情况。

    付拾一皱起眉头,又看向了腹部那几个圆圆的好似铜钱一般的圆形伤疤。

    付拾一摸了摸那几个圆形的伤疤,沉声言道“死者腹部有铜钱大小的圆形伤疤,根据愈合情况来看,应该也不是近期受伤。很可能是多年以前。”

    “跟锁骨上的伤口差不多是同一时期。”

    付拾一继续往下检验。

    发现在腿上也有几处刀伤。

    同样也是陈年旧伤。

    直到看到腿骨处伤口,付拾一才发现之所以陆二叔会变成残疾就是因为这处伤口——骨头断裂之后应该是戳出皮肉,但是由于治疗的问题,骨头并没有及时修正,所以导致骨头长歪了。

    这种情况如果在现代医学条件下,可以将骨头重新锯断,然后再接驳。

    但是现在这种医学条件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付拾一看了一眼三人组,轻声道“死者一直在迷惑所有的人,他的残疾并不至于需要一直用拐杖。所以他才能够杀死一个壮年男子。因为这样的情况只是会导致他行动有些缓慢,不容易平衡用力。”

    可是那天陆二叔的表现分明就像是一个残废人。

    完全就是行动不便。

    付拾一揉了揉眉心,只觉得眼前这一具尸体,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而这些秘密,很多已经无从考究。

    徐双鱼已经忍不住感慨起来“他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伤?难道以前去打过仗?”

    “刀伤箭伤,这些伤都是应该在战场上才会有的。”

    付拾一仔细检查了死者的胳膊,发现胳膊上也有许多的伤痕。

    有严重的也有不严重的。

    胳膊上这种因为要护住头而造成的伤,被称为防御性伤。

    出现这种伤势都会是在与人打斗中形成。

    付拾一轻声地问三人组“他说以前给人看家护院——”

    三人组齐刷刷的摇头。

    钟约寒说了一句“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更像是做镖局。或者给人做护卫才会有的情况。”

    “要不然就是上过战场。”

    翟升立刻就说了一句“可是如果上过战场,一定会在官府留下档案。据旁人所说,他是衣锦还乡——回来就立刻置办了许多产业。如果是打仗,不会有那么多的钱。”

    付拾一叹了一口气“所以他身上充满了秘密。”

    徐双鱼最后还是十分在意死因“那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付拾一轻声道“恐怕要开腹检验。”

    许多症状在体表并不会有明显的痕迹。

    比如内出血。

    比如内脏衰竭。

    比如心肌梗死。

    付拾一越是往下检验,就对陆二叔反倒是越来越好奇了——

    这样一个人到底有怎样的过往,他又在隐瞒什么样的秘密?

    和这次的案子有没有关系?

    既然要开赴检验这件事情,肯定就要征得陆二郎的同意。

    所以付拾一就亲自去跟陆二郎说这件事情。

    陆二郎在短短几天之内连续失去了最亲近的人。

    其中自己曾经亲近的人,还是被自己最亲近的人杀死——

    他的精神受到了不小的冲击,现在陆二叔的死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陆二郎开始有些精神恍惚。

    付拾一一看到他,就觉察出他的不对劲。

    当即皱了皱眉头,轻声叫他名字“陆二郎,陆二郎?”

    陆二郎对自己的名字还是有反应的,恍恍惚惚的就侧头看了过来。

    只是仿佛已经不认识付拾一了。

    付拾一面对这样的陆二郎,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这件事情——

    就在付拾一有些纠结的时候,忽然陆二郎就抓住了付拾一的胳膊。

    他抬起头来,祈求的看着付拾一的眼睛“你救救我二叔,你救救我二叔——”

    付拾一看着他这个样子,一时之间竟然不忍心告诉他,他二叔已经没有办法再救回来。

    不过陆二郎突然之间抓住付拾一,还是吓了大家一跳。

    尤其是旁边的几个衙役。

    他们赶紧就上来要将陆二郎拉开。

    付拾一有些不忍心“别太粗暴了。”

    人已经够可怜了。

    付拾一蹲下去,和陆二郎对视“你叔叔已经死了。”

    陆二郎听懂了,眼泪大滴大滴的就落了下来。

    这个年轻的男子,此次哭得像是一个孩子。

    最开始眼泪只是默默的往下掉,而后就越来越急,越来越急,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最后陆二郎就从隐隐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我明明发现了不对劲儿,我发现了他在发热,可是我心里头还在埋怨他,所以就不想去过多的关心。直到他在我面前倒了下去——”

    付拾一听着他一边哭一边自责,就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二叔到底是怎么想的,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但是,我想他可能自己也是不想你去管他的。”

    “你二叔的死因究竟是什么?现在还没有查明白,我想要开腹检查——你看看你同意不同意?”

    如果陆二郎不同意的话,就只能判定成为伤口感染致死——因为目前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不管这个感染是陆二叔自己造成还是偶然造成,但是死因是这个。

    陆二郎听完这话之后,立刻就摇头拒绝了“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就不用再查下去了。因为什么死的原因并不重要。反正二叔做了那样的事情,他本来也活不了。”

    说起这个事情,陆二郎又开始哭起来。

    他是真心实意的后悔,觉得自己当时不应该那么冲动,就去将人杀死。

    然后引出了后面的这些事情。

    杀了人之后他更不应该回家,更不应该让二叔看到那把弓。

    更不该为了回去找那个香囊不听二叔的话,执意要当时去找。

    结果就逼得二叔打昏了他,又做出那样的糊涂事情来。

    陆二郎嚎啕大哭“明明在思路应该是我呀!二叔为什么要那么傻?”

    付拾一实话实说“因为他不想你年纪轻轻就下了黄泉。他想要保住你的命。”

    只是又却太轻视别人的命。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