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28章 有些蹊跷(月票200加更)

第328章 有些蹊跷(月票200加更)

 热门推荐:
    等见到了陆二叔尸体的时候,付拾一还有些意外。

    此时陆二叔身上的衣裳已经都被除去,放在了验尸台上。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陆二叔的尸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付拾一首先闻到了一股味道。

    一股腐臭的味道。

    像是肉类放了很久之后开始腐烂。

    然后付拾一就看到了尸体胸口上的溃烂处。

    尸体胸口已经溃烂得不成样子。

    连伤口原本的形状也看不清楚。

    但是付拾一知道,这个伤口是陆二叔和何大郎打斗的时候留下的伤。

    但是来长安城里的时候,这个伤口就应该已经是治疗过的。

    那个时候陆二叔身上一股药味。

    付拾一心里清楚这个伤口究竟是什么时候才有的,所以才会更加纳闷“伤口怎么恶化得这样快?”

    众人齐刷刷摇头。

    付拾一问三人“你们三人检查过尸体之后怎么看?”

    钟约寒率先说话“我觉得,是死于伤口久久不愈,溃烂生毒。”

    徐双鱼小小声“我觉得是自杀。”

    翟升声音更小“我觉得是谋杀。”

    得,还真是三个人给出了三个不一样的回答。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强行忍住将三个人都就地打死的冲动,然后打开勘察箱,戴上手套,准备开始验尸。

    “死者男,年纪在三十五到四十五岁之间。身高约七尺九寸。”

    “死者肢体完整,无缺失。面部无伤痕,身份确定。”

    付拾一翻开眼睑看了看“瞳孔扩散,但是晶体尚未浑浊。尸僵开始形成。尸体背部出现浅色尸斑,推断死亡时间,应是两个时辰左右。”

    三人组面面相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这样轻松判断?

    付拾一确定了死亡时辰,就开始检验尸体表面痕迹。

    “死者眼睛无出血点,面部无出血点,口腔无伤口,但是粘膜有出血情况。”

    “脖子上无伤痕,无淤青。”

    最后到了胸口,付拾一轻轻的按压了伤口附近,发现陆二叔的肋骨,是断裂的。

    付拾一微微一愣,随后皱眉“死者肋骨有骨折情况,因完全断裂,骨折处按压有明显错位感,推断不只是一根肋骨断裂。”

    “死者胸口有破损感染,伤口深度不可测。因为严重感染,伤口形状也模糊,不能借此推断是什么物体造成伤势。”

    “根据伤口感染程度,推测伤口可能不是近期形成。”

    付拾一仔细翻看破损处“伤口处有过结痂痕迹,很可能是曾经愈合,又被撕裂。”

    付拾一侧头看一眼三人组“死者衣物呢?”

    三人组忙捧上来。

    付拾一仔细翻看死者胸口伤势那一片,发现衣服上有沾染上组织液和脓液。

    仔细闻,还有臭味。

    至于胸口拆下来的绷带——付拾一只看了一眼就有点儿上头。

    绷带上全是组织液和脓液浸染痕迹。

    而接触伤口那一部分,直接揭下来一片腐肉。

    另外还有一片黑黄色的东西,除了药味,就是臭气。

    付拾一闻了闻,仔细分辨了一下我总觉得,像是厕所的味道。

    付拾一侧头问三人组“你们觉得这个是什么?”

    三人组里,徐双鱼小小声道“是药粉和伤口溃烂的腐肉合在一起了。”

    钟约寒也颔首“正是因为感染严重,我也问过陆二郎,他说死者生前的确是有高热情况。但是死者自己说不要紧,故而才一直没有上报。”

    付拾一点点头,根据这种情况,钟约寒判断死者是死于感染,也没什么问题。

    徐双鱼不太赞同这话“虽然死者有高热,但是还没有到最严重的时候,反而他指尖和嘴唇都发黑肿胀,而且从发现不对劲,到死亡,时间太短了。所以我怀疑,是中毒。但是他并没有和别人接触过,反倒是只吃过一次药。”

    付拾一点点头,再看向了翟升“你呢?”

    “我和双鱼的判断基本差不多,但是我觉得,他如果要自杀,没必要等这么久。所以我觉得,更像是谋杀。”翟升说完这话,不确定的看一眼付拾一“师父的判断是什么?”

    “我觉得他想自杀。”付拾一轻声说出自己判断。

    三人组疑惑的看住付拾一。

    付拾一将那伤口处的绷带交给三人“你们再闻闻,看看这个像什么。”

    三人面上都有点扭曲,不过最终还是认命接过来。

    钟约寒仔细闻了闻,最终却是摇头“好像没什么特殊之处。”

    徐双鱼也凑上去闻一闻,分辨半天,不怎么确定“臭的。像厕所那种臭气。又有伤口腐烂的痕迹。”

    付拾一再看翟升。

    翟升闻过,摇头“闻不出特殊之处。”

    “这里头有药粉,所以有药味。但是除却腐肉味道之外,还有粪水的味道。我怀疑伤口之所以恶化感染这么严重,就是因为他在伤口里用了粪水。”付拾一轻声慢慢的说道“否则要形成这样的感染,少说也要七八天十来天。更何况他还一直用药——”

    “就算见到了我们之后,他没有再换过药,以至于伤口腐烂,但是……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

    付拾一问三人组“你们觉得,能在他伤口上动手脚的人,是谁?”

    三人面面相觑是谁?当然是他自己。只有他自己才能有这样的机会。

    钟约寒皱眉“可是他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

    付拾一也摇头“这个我就不知了。但是伤口变成这样,肯定是他自己造成的。当时带进衙门时候,他自己也未曾要求治疗和换药。反倒是一直行动如常——”

    “那死因是因为感染?”钟约寒轻声问,他对这个事情比较关心。

    付拾一还是只能摇头这个事情,目前谁也不能确定。只能继续往下勘验。

    付拾一放过伤口,继续检验其他地方。

    这一看,还真看出了一些端倪。

    付拾一摸了摸尸体左边锁骨下方那一条斜着的疤痕“死者伤口附近,靠近锁骨位置,有一条疤痕。长度约为三寸,根据伤口愈合留下疤痕来看,恐怕这并不是小伤。伤口可能很深,所以才会有如此多的增生组织隆起,留下这样明显的痕迹。”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