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24章 学习榜样

第324章 学习榜样

 热门推荐:
    付拾一觉得河源郡主简直就是自己的榜样。

    也是万千妇女的榜样。

    如此霸道,如此彪悍。

    但是——恐怕是不适合让大家都学了。

    付拾一隐晦提醒:“毕竟是个大活人,又不是养的猫猫狗狗。”

    河源郡主斜睨付拾一,不屑反问:“大活人就不能养了?”

    付拾一想了片刻,发现……的确是没有什么不能养的。不然那么多小白脸,怎么活?

    只要一想到卢知春拿张仙人一般的脸,以后就成了小白脸,付拾一忽然有点乐不可支。

    于是她鼓动河源郡主:“对,把他关家里!别放出来祸害万千少女!”

    河源郡主蓦然就脸红了,“我就是那么一说——”

    河源郡主这幅样子,付拾一由衷感慨:“看来李县令是真的失宠了。这还没怎么样呢,你就这样心疼起了卢郎君。”

    对于付拾一的“诬陷”,河源郡主抵赖:“虽说我心疼他了?我是个讲道理的人!”

    这话,付拾一压根就不信。

    河源郡主转移话题:“说完我了,那来说说你。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付拾一想了想,最后引用了一句经典的台词:“我相信,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他会穿着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

    付拾一深情款款。

    河源郡主看她的眼神,宛如看见了一个智障。

    付拾一皮完了,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我还小呢。”

    内心悄悄补充:只有三十几岁。

    河源郡主打量付拾一一眼,深以为然的落在了她胸口:“这倒是,还得再长长。”

    付拾一瞬间双手环胸:臭流氓!

    两人在那儿笑成一团,张春盛捧着两碗按照付拾一要求做出来的双皮奶。

    双皮奶是牛乳做的。

    这年头,牛乳已不算是什么奢侈品,中上阶层都能吃得起——当然对付拾一来说,还算是有点小贵。

    但是付拾一流着哈喇子表示:花了再赚!想吃就买!

    于是双皮奶应运而生。

    双皮奶顾名思义,一定是要讲究一个双皮的。

    别看好似做法简单,但是想要双皮,还是要点功夫。

    先将牛乳煮开去腥,而后倒入碗中稍微凉一凉,待到温热的时候,将牛乳再倒入另外一个碗中。

    此时一定要小心,不可弄破上面结的那一层奶皮。否则做出来,就没有双皮。

    此时将牛乳加入一勺霜糖,加入两个鸡蛋清,搅拌均匀。再用纱网过滤一遍,这才小心的沿着碗沿边上小心翼翼的倒回最初的碗中。

    只要没有弄破奶皮,那一层凝结的奶皮这个时候就会浮在牛乳上头。

    在碗上扣一个碟子,而后再上蒸笼蒸一刻钟。

    等到出锅,双皮奶就成了。

    付拾一这个双皮奶,是早上做出来,然后一直放在井水里头冰着的,此时端上来,再往上头来一勺子樱桃酱——

    樱桃酱是付拾一让张春盛熬的,甜蜜蜜过后又有一丝丝的果酸~

    此时红彤彤的樱桃酱点在那颤巍巍的双皮奶上,走路的时候都带颤,一下子就让人食欲大增。

    不管是樱桃酱的红,还是双皮奶的白,哪一个颜色,都是在刺激人的味蕾。

    让人迫不及待想尝一口。

    付拾一接过来,笑眯眯的放在河源郡主面前:“郡主尝尝。”

    河源郡主就是迫不及待的拿起勺子来。

    河源郡主舀了一勺双皮奶,特意舀了一点樱桃酱在上头,而后送入口中。

    刹那之间,河源郡主就已被这种软嫩、入口即化的口感给征服。

    加上那香醇的~微微带点酸的樱桃酱~清凉冰润的感受~

    河源郡主幸福的眯起眼睛来,恍惚之间就生出一种感觉来:和这一碗这个牛乳羹比起来,那李长博也好,卢知春也好,都算是什么东西~全部拿去换钱,然后买这个吃!

    付拾一也舀了一口放入口中,肆意享受那冰冰凉凉,又甜甜滑滑的口感。

    付拾一咽下双皮奶,由衷感叹:“这,就是人生巅峰了!”

    河源郡主也跟着感叹:“我想请你去我家当厨子。”

    付拾一摇头拒绝了:“那不行,不过郡主可以叫人来买。一次赏我一片金叶子那种——”

    河源郡主拿眼睛瞪她:“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你不是不要我的赏?”

    付拾一立刻没立场的笑了:“没关系,偶尔一次也不打紧。”

    河源郡主:……

    最后恨恨的舀了一勺双皮奶,心头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将金叶子吃回来!

    一小碗双皮奶下肚,河源郡主根本就不够,于是眼巴巴看着付拾一,不自觉的撒娇:“还想吃。”

    付拾一摇头:“不可贪凉。而且甜食吃多了不仅长胖,还蛀牙。”

    河源郡主郁闷:“我不怕胖。我阿娘总说我太瘦。蛀牙又是什么?”

    付拾一看着河源郡主:“就是有蛀虫,把你的牙齿钻个洞洞。”

    河源郡主一把捂住了嘴巴,但还是感觉有虫子在自己牙齿上爬啊爬——

    不只是如此,河源郡主还有点儿想吐。

    她看着付拾一,脸都绿了:你跟我说这么详细做什么?!

    付拾一摊手,笑眯眯:“郡主问的。”

    河源郡主忽然想给自己嘴巴封起来:叫你多嘴!

    河源郡主问付拾一:“什么时候你的饭馆开业?”

    付拾一掰着指头算了算:“三日之后。”

    河源郡主看付拾一,兴致勃勃:“到时候我给你送一份大礼。”

    付拾一流口水:“多大?”

    河源郡主斜睨付拾一:“我发现你挺财迷。”

    付拾一笑嘻嘻:“君子哪有不爱财的?”

    河源郡主提醒她:“你是小娘子。”

    付拾一笑容更加灿烂:“小娘子才更爱财啊?胭脂,头花,还有衣裳,首饰,哪一个不要钱啊?再加上零嘴什么的,想要活得体面些,可比男人花钱。”

    河源郡主仔细琢磨琢磨,点点头:“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要不怎么女子出嫁都有体己嫁妆,男人娶亲还得倒贴钱——”

    付拾一竖起拇指:太对了,郡主你说出了千古婚俗的真谛!

    河源郡主骄傲的一扬下巴:“所以那些臭男人怎么比得上我们?”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