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04章 霸道总裁

第304章 霸道总裁

 热门推荐:
    付拾一简直要捧着脸尖叫出声:卧槽,太帅了吧!太帅太帅了吧!霸道总裁也比不上的帅啊!嚣张!简直嚣张!什么叫狂荡不羁?这就是!什么叫不动声色?这就是!什么叫自带光环?这就是!

    付拾一捧住了胸口,艰难擦了擦口水,才能勉强保持住冷静。

    而汝阳王比付拾一还要激动。

    他伸手指着李长博:“狂妄!狂妄!你眼里还有陛下吗?”

    李长博抬手一拱,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明显了:“陛下将长安县交给我。”

    付拾一:卧槽!什么是杀人于无形?这是要气死汝阳王啊!什么叫不动声色手撕敌人?这就是!汝阳王说李县令眼里没有陛下没有王法,李县令直接一句话堵回去:陛下叫我来查你!

    付拾一同情的看汝阳王:这也太悲惨了,惹得李县令放大招——心窝子被扎漏了吧?

    汝阳王果然说不出话来了,激动得随时都要昏厥过去。

    付拾一趁机悄悄拽了一下李长博袖子。

    李长博侧头过来,微微低头。

    付拾一低声耳语:“脖子上手印对不上。”

    李长博顿时不由得皱眉,不过随后他就凌厉看住了汝阳王:“刚才我们又找出一些证据,若是汝阳王还不让我审问府中众人,恐怕这个事情,就只能去面圣了!”

    付拾一瞠目结舌:这个证据对咱们没利的情况下,李县令您还能做到这么强势和霸道吗?在下佩服,佩服!

    还别说,汝阳王虽然没怂,但是管家却有点慌了。

    管家悄悄的拉住了即将狂暴的汝阳王,低声提醒:“王爷,咱们还是不能和李县令这样下去。得罪了他,不仅等于得罪了李家。而且……陛下那头恐怕也不好交代。”

    汝阳王一甩袖子:“一个毛头小子而已,拼什么代表李家?”

    这话落在李长博的耳里,惹得他轻笑一声。

    而后众人就听他缓慢清晰道:“我不代表李家,我代表的是长安县衙门,代表的是我大唐皇帝陛下!”

    这番话……那就叫一个铿锵有力。

    付拾一差点就要拼命鼓掌了。

    汝阳王也呆了一下。

    管家继续劝:“李县令在陛下眼里,也是很看重的。而且这件事情,咱们府上肯定没有问题。咱们不怕。”

    付拾一扬眉。

    李长博只是浅笑。

    汝阳王冷哼一声:“找不出杀我儿的凶手,倒是为一个村姑说起话来。李家小儿,你到底站在哪边?”

    李长博还是淡然而立:“所有事情串在一起,导致了世子被杀。想要找出真凶,就要从源头查起,难道汝阳王还不清楚?”

    汝阳王顺着台阶下了:“罢了,看在我儿面子上,我且再给你一日时间!”

    “若查不出,我便去陛下跟前告你的状!”

    付拾一:恕我直言,您这幅样子,真的挺没气势的。尤其是山羊胡子配上精瘦精瘦的脸,不仅没有仙风道骨,反倒是挺猥琐。您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李长博不慌不忙:“查案是我分内之事。”

    付拾一想起他们的计划,也故弄玄虚一笑:“放心,只要几个印证,我们就能确定凶手是谁了。”

    付拾一说这话时候,目光还一一从管家,以及管家身旁的那几个仆从身上滑过去。

    李长博当然不会亲自审问,而是端坐下来,等着厉海审问。

    厉海从接绣品开始问起。

    李长博就在旁边听着。

    至于汝阳王——不想看李长博,只让管家留下,他则去打坐了。

    付拾一坐在李长博边上,聚精会神的听着厉海审问。

    李长博侧头看一眼付拾一,低声问她:“是不是这个时候,就该吃点瓜子?”

    付拾一震惊的看他:男神居然想嗑瓜子?这么接地气的吗?

    李长博咳嗽一声,微带笑意:“马车上有,付小娘子若想试试,就让方良去取来。”

    付拾一就更震惊了:我的天,李县令居然也爱上了嗑瓜子?

    李长博低声解释:“本是打算做了给祖母试试的。她成日里在家中也无趣。”

    付拾一这才恍然,又觉得冤枉人李长博了,顿时还有点不好意思:“我还当是李县令也喜欢。”

    李长博笑笑:“若是闲来无事,倒也无妨。”

    付拾一斜睨他:那李县令觉得我现在是太闲了吗?

    于是付拾一强忍住了嗑瓜子的,义正言辞:“李县令说得很是,现在还是正经事要紧。”

    而且……刚验尸完毕衣服上味道都还没散完,还是算了吧。

    付拾一闻着自己身上若有若无的臭气:忽然好想洗澡。好想好想。惆怅……

    厉海那头很快问出了眉目。

    那日清姑来送绣品,管角门的婆子将东西接了送进去,问桃香拿钱时,桃香却忽然临时起意,要见一见清姑。

    所以,角门的婆子就将清姑带进去了世子院里。

    世子当时并不在别院里,是出去骑马了,故而也没什么可避讳的。

    可问起角门婆子,见没见过清姑出去,她却说没见过,最后反倒是问出了个偷懒的事情——

    厉海还没说什么,管家倒是气得够呛,指着婆子就骂道:“你这婆子,要你何用?这下你害得府里人都说不清了!”

    厉海平平静静:“请桃香过来问问吧。”

    管家只能一脸晦气的叫人去将桃香叫来。

    桃香自是见过的,付拾一还记得桃香说清姑勾引世子的事情。

    付拾一心中微微一动。

    清姑是绝不可能勾引世子的。如果是想勾引,那就不会被人虐待成那样。毕竟,丫鬟是买来的私人财产,打死了赔钱就行。可百姓家里的女儿,就不同了。

    丫鬟是贱奴。而百姓是良民。

    可是桃香却很笃定的说,那香囊肯定是清姑送给世子的——

    厉海已开了口:“清姑死的那日,你见过她?是什么时辰,因为什么事儿?”

    桃香迟疑片刻:“她死那天,我是下午见到她的。她是来送绣活的。我想让她做另外的花样子,所以就将她叫进来了。”

    厉海将桌子一拍:“你怎么知道她哪天死的?”

    厉海冷不丁发难,不仅将桃香吓了一跳,更将管家也惊了一下。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