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302章 什么死因

第302章 什么死因

 热门推荐:
    付拾一看他一眼“暂且不明。”

    翟升一愣“可是师父之前验尸,不是都要先确定死者死因吗?”

    付拾一解释“不同的案子,是不一样的。有些人验尸,只是不明死因。而有些人验尸,是为了知道生前遭受了什么遭遇。”

    “还有现在,死因并不明显,反而这些痕迹更明显,那么就按照顺序,一点点检查。最后再找出死因就可。”付拾一看一眼翟升“人要学会灵活一些。”

    付拾一拿起工具,调整尸体姿势,然后仔细观察。

    付拾一还没看关键部位,就看见了清姑大腿内侧的淤青痕迹,当即伸出手去对比,发现还真是手指造成的痕迹“死者大腿内侧有手指造成的淤青痕迹,推断是有人用暴力手段,将死者腿掰开并且固定。”

    付拾一再看部位,神色就更加难看,语气也发沉“死者私密部位有撕裂,撕裂处有生活反应,是生前造成的伤。死者被暴力侵犯了。”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再仔细看那撕裂“撕裂十分严重,不过血迹都被清除了,推断是入殓时候,曾经被擦拭过身体的缘故。”

    付拾一拿出棉签,小心翼翼伸进去涂抹——其实因为的原因,腹部的膨胀会将子宫也往外推,所以这个时候,更要仔细。因为很有可能已经有子宫脱垂现象。

    以及,直肠脱出现象。

    付拾一仔细在清姑体内擦拭了一圈,可将棉签拿出来之后,却只有分解造成的粘膜极易破损脱落情况出现。并无什么不明液体。

    付拾一愣住了,好半晌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难道清姑自己清理过了?

    徐双鱼看付拾一盯着棉签久久都不言语,只是直勾勾的发楞,就小声询问“付小娘子怎么了?”

    付拾一将棉签给他看“只有血,还有粘膜。并无什么液体。也就是说,可能并没有强暴——”

    说完这句话,付拾一自己立刻就摇头推翻了“不对,应该不是说没有强暴,只能说明没有到了最后一步——”

    徐双鱼傻愣愣的问“什么最后一步?”

    翟升满脸通红的拉徐双鱼,磕磕巴巴“别、别问了。”

    徐双鱼好似也有点儿反应过来了,脸上慢慢像是开了染色铺。可惜太穷只买了红染料。

    付拾一白了两人一眼“思想龌蹉!”

    翟升欲哭无泪天地良心!师父不是你提的吗?!

    付拾一将清姑腿放下来之后,仔细观察腿上的痕迹,发现膝盖上也有淤青——“死者膝盖处有淤青,可能曾经跪过很长一段时间。或是曾经摔过。”

    “腿上有许多细小淤青,像是用手掐和拧出来的。”

    “脚踝处也有捆绑造成的淤青痕迹。”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现在检查尸体背面。”

    付拾一将尸体抬起一边,让尸体保持一个侧躺的姿势,然后发现背上也有不少掐痕。

    付拾一皱眉嘀咕“怎么这个世子这么喜欢掐人?”

    徐双鱼“刷刷刷”就要记录,付拾一反应过来,连忙补充“这句不用记。”

    徐双鱼咬着笔杆子,犹豫一下之后提了一句“不是说,这个世子之前就弄死过丫鬟?那会不会也是……”

    付拾一点点头“很有可能。如果一个人在这方面有特殊癖好,是轻易不能改变的。因为克制之下,他会觉得不够刺激和亢奋,所以反而会更加变本加厉。”

    徐双鱼听着听着,脸上又开了染坊——还是只有一种染料那种。

    翟升也紧跟其后。

    两人都不敢和付拾一对视,眼神都飘忽了。

    付拾一自顾自嘀咕“这件事情要告诉李县令才好。让他仔细查一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翟升和徐双鱼忽然都开始同情李长博李县令怎么连这个事情的要管——

    付拾一最后将清姑的头皮整个摸了一遍,却并未发现任何伤口。

    所以,清姑身上,最严重的的伤口,只是额头上的伤口,以及私密处的撕裂伤。

    付拾一皱起眉头,有些奇怪看这个样子,竟然不像是被人害死的。难道是自杀?

    揉了揉眉心“可能需要开腹验尸。”

    徐双鱼迟疑“这样的尸体,开腹的话——”

    付拾一知道徐双鱼顾虑什么,无奈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情况下,开腹极有可能会炸开。”

    因为大气压强的缘故,可能一动刀刚切开,就会造成气压变化,然后“砰”的一声。

    一想到那个情景,付拾一就有点儿颤抖没办法,当年观看教学视频时候,那画面太惨烈,她至今都记忆犹新并且从骨子里害怕!

    付拾一艰难的搓了搓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不行也要上啊。那怎么办——”

    总不能就这么结案吧?

    第一次,付拾一握住解剖刀的时候,手有点发颤,心里有点抗拒。

    付拾一按住自己手,心知肚明这是洁癖发作了一想到自己会被炸得一身碎肉和皮肉组织,那种恐惧就人瑟瑟发抖好吗?得洗多久才洗得干净?

    付拾一看徐双鱼,狰狞一笑“要不你来?”

    徐双鱼赶紧握紧了自己手里的笔,坚定且诚心诚意“我技术不好,还是做记录吧。”

    付拾一又看向了翟升。

    翟升“憨厚”一笑“师父再前,徒儿不敢抢先。再说了,我还没出师呢,哪敢亲自动手?”

    付拾一那你脸上那抗拒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

    付拾一幽幽叹息不孝徒弟,不孝徒弟啊!我要这不孝徒弟有何用!

    付拾一做了半天心里建设,总算是觉得自己心态不那么爆炸,没有做出当场清理门户的举动。

    也总算是对开腹有了心理准备。

    付拾一握住解剖刀,拿出了自己用薄纱做的面罩,给自己扣上了,面无表情道“准备开始。”

    这话一出,翟升和徐双鱼齐刷刷往付拾一身后躲去。

    为了抢占位置,两人还差点发生肢体冲突。

    最后两人达成默契,徐双鱼躲在付拾一身后,而翟升躲在徐双鱼身后——完美。

    付拾一在下刀之前,深深的吸一口气这一刀下去,是生是死,全凭天意。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