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68章 出现变故

第268章 出现变故

 热门推荐:
    付拾一的提问,顿时让三个学生傻了眼“啊?”

    付拾一气得想打他们脑袋“你们说说自己的看法?觉得现在该怎么办?”

    三人面面相觑,都有点儿懵。

    付拾一揉头,一顿灵魂拷问“咱们一起来看的,你们就没操心半点?就这样还想当仵作?就这样还想替死者伸冤?这样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我学生?我看你们还不如回去卖烤红薯!”

    徐双鱼弱弱的问“烤红薯是什么?”

    付拾一觉得自己脑仁子更疼了。

    付拾一瞪他“甭管烤红薯是什么!重要的是,你要时刻记住,你是个仵作!是个仵作!不是只对着尸体看来看去的,就叫仵作!”

    李长博小心翼翼打圆场“他们也是头回接触——”

    付拾一连他一起瞪“是不是离了我,他们就不当仵作了?难道一辈子跟着我?不管几回接触,都该明白一个事情!那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证自己的心思在这些上头!而不是一问三不知!”

    三个鹌鹑瑟瑟发抖,齐刷刷低下头,开始反思。

    李长博悄悄往后退一步,一面引火烧身。

    厉海目不斜视。

    方良悄悄拉他衣裳,压低声音“付小娘子这么凶,真的能嫁出去?”

    厉海依旧目不斜视,宛若雕塑。

    方良还想嘀咕,付拾一一眼扫过来,他忙抬头挺胸,假装看风景。

    徐双鱼可怜巴巴的认错“付小娘子别恼,是我不争气——”

    钟约寒也认错“我也只顾着看付小娘子了。”

    翟升紧随其后“我光顾着看师父脚后跟了……”

    众人替他抹了一把汗你这孩子,怎么说实话不带半点迟疑?

    付拾一上去就来了个爆头“看我脚后跟能破案啊?”

    翟升继续老老实实“不能。”

    付拾一看着他那副样子,忽然就彻底没了脾气算了,和木头疙瘩发什么火。我不生气,我不生气,这三一定是想气死了我好继承我的解剖刀!

    付拾一斜睨三人“没关系,现在想也来得及。你们想想,若是你们自己破案,面对这种情况,会如何?”

    三人陷入了苦思冥想。

    付拾一也不着急,自己慢慢地去查看那些脚印。希望能看出什么端倪。

    好在三个学生也不是真的笨蛋。

    钟约寒第一个开口“去问问送葬的队伍是什么时候上来的,说不定有人曾见过凶手。”

    徐双鱼也道“四周看看,看看有没有单独的脚印。如果没有,是不是就说明,凶手就是村里的人?这条路,要么去坟场,要么就去村里,没有别的路了。”

    翟升最后开口“我觉得如果一切都在凶手算计之中,那是不是世子逃跑也是在他算计之中?他从这里,是不是也可以回家?他对这附近,很熟悉。”

    付拾一听完了三个人的话,总算是有了一点欣慰“还算是没笨到家。”

    李长博轻声道“我有一个疑问,如果他们是从山脚下上来,世子不必非要从这里逃跑。甚至不惜往下跳。”

    李长博声音渐渐笃定“我觉得,他们是从山上下来的。世子被带走的地方,也是半山腰——”

    付拾一颔首“李县令分析得很有道理。”

    所以一群人就顺着这条路往山上去。

    方良不解“可是这里不是通往坟场吗?”

    李长博声音凝重“凶手要折磨世子,或许坟场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方良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付拾一又道“而且,凶手可能是和世子有仇。我在想,什么样的仇,才至于要这样——”

    李长博心中微微一动“自然是性命攸关的仇恨。”

    付拾一和李长博对视一眼,面上都是凝重。

    很快就走到了道路的尽头。

    天色也彻底黑了下来。

    晚上的坟场,既安静又热闹。

    安静是因为一个人也没有,一点灯火也没有,黑漆漆的,弥漫着一种怪异的恐怖。

    地上那一个个的土包和墓碑,更将气氛弄得更恐怖。

    甚至总让人有一种错觉会不会一个不留神,就从坟墓里头钻出人来……

    夏天夜里风大,当风吹过的时候,众人听着那簌簌的风吹声,总觉得像是夹杂着轻轻的呜咽声。

    有人咽了咽口水,无声的往距离自己最近的人靠过去。

    这个时候,只有身边贴着热乎乎的身体,仿佛才能给人最坚实的安全感。

    当然,付拾一绝对不在这个行列。

    付拾一笑眯眯的故意吓唬众人“你们可要小心点哦,别踩着人家的房子,不然人家可是会怪罪的。”

    众人看着那些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土包,登时就不由自主齐刷刷打了一个寒噤。

    胳膊上更是密密麻麻起了鸡皮疙瘩。

    胆小的人彼此凑得更近了。

    李长博往付拾一身边走近一些,替她撑着火把。

    他轻笑出声“那付小娘子更要小心了。你走第一个,千万不能马虎。”

    付拾一……好了我知道你不害怕了。

    其他人……好了我知道你们两个都不害怕,能不能闭嘴?

    付拾一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新的坟墓。

    主要是位置挺显眼的,上头又一根草都没有,而且坟墓跟前还供奉着香烛。

    关键是那蜡烛还没烧完,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对闪烁的眼睛。

    付拾一悄悄让李长博看“李县令你看那是什么。”

    李长博打眼一看,顿时一扬眉。

    其他人也跟着下意识看过去。

    “啊——”或是短促,或是悠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付拾一忍不住伸手捂耳朵这么多死人我不怕,差点没被你们这一群大活人给吓得蹦起来!还能不能行了!一群大老爷们,一个个叫得像遇到了色魔是什么鬼?

    李长博将付拾一脸上嫌弃看得一清二楚。

    于是李长博咳嗽一声,淡然开口“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付拾一毫不犹豫点头“自然是要过去看看的,说不定又能找到新的线索。”

    众人两股战战,满脸抗拒啥?还要过去看?两位祖宗你们能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有点害怕?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