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67章 帅到掉渣

第267章 帅到掉渣

 热门推荐:
    李长博只觉得头疼。

    更有一种由衷想郑重告诉付拾一先闭嘴的想法。

    不过最后李长博还是只咳嗽一声,替付拾一解释一句:“付小娘子发现越多的痕迹和证据,就能越快的找出真凶。到时候,好和王爷交差。”

    王府那些人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付拾一当然是毫无所觉,还催促李长博:“咱们得快点上去看看。”

    带路的王府仆从忙道:“得绕一段路——”

    付拾一就忙道:“那快点去,不然说不定证据就被破坏了。”

    其实眼下天都要黑透了,虽然有火把,可毕竟是有一些朦胧。

    李长博沉吟片刻,和付拾一商量:“兵贵神速,绕路恐怕需要时间。我们稍微绕一点,避开这一段,然后让他们从土崖上爬上去,再用绳子拉咱们上去?”

    付拾一还没试过这种,当即就伸出手指来:“李县令果然聪明。”

    而且这种方法,想想还挺刺激——

    付拾一的期待直白的写在了脸上。

    李长博不忍多看,最后只能压低声音:“付小娘子还是控制控制,毕竟……这是死了人。”

    李长博的提醒如此隐晦,付拾一还是一下子听懂了,当即咳嗽一声,“明白,明白。”

    厉海和方良两个人一起上去,然后将绳子扔下来。

    李长博先上,拽着绳子也不见如何发力,就蹬着那土崖直接上去了。

    动作帅得让人目瞪口呆。

    付拾一看得直勾勾的:我的妈呀,李县令还有这样的身手?长得帅,身手好,又是世家子弟——这妥妥的就是让人疯抢的小鲜肉啊!搁在现代,典型就是思聪豪华版!

    而且!这个刑警队队长,当之无愧啊好吗!

    付拾一简直想膜拜。

    李长博上去后,依旧是文质彬彬的样子探出头来,微笑邀请:“付小娘子?”

    付拾一回过神来,赶忙擦了擦口水,然后也拽上了绳子——

    珠玉在前,付拾一就算心知肚明自己那点实力,也不想当砂砾衬托珠玉,所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在十五秒之内登上了土崖。

    中间还有上面的人不断拉拽的功劳。

    李长博伸出手来:“付小娘子小心,边上土不那么实。”

    付拾一伸出手给他,只觉得身上出了一身汗,不过面上却故作轻松:“多谢李县令提醒。”

    李长博握住付拾一的手,发力一拽,就将付拾一拉到了身边。

    直到松开手,他才忽然反应过来:付小娘子的手,手软又温暖。和其他人的手,好像完全不同……

    厉海和方良作为其他人:付小娘子这个身手,是有点儿好啊。怪不得是一手指头能戳死人的主!

    付拾一悄悄喘了两口气,平复一下心跳,默默下定决心:这次回去之后,每天还是锻炼起来吧。

    看着人都上来了,尤其是三个学生都到了,付拾一咳嗽一声:“都拿上火把,然后好好的跟在我身边。只能走我走过的地方。切莫破坏证据!”

    因为这么一句话,登时所有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谁都怕步子迈大了,破坏证据。又怕火把太远了不能照明,所以一个个的姿势都很统一:胳膊平举尽力往前,屁股微微往后撅,脚步则是小碎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付拾一的脚后跟——她动,他们就动。她停,大家都齐刷刷定住。

    就连李长博,也不例外。

    付拾一一侧头,就看见李长博那姿势,差点没笑喷了。

    不过很快看到其他人的姿势,她默默的收回了笑容:帅哥就是帅哥,高富帅就是高富帅,即便是搞笑,看着也比别人高级和闪耀。仔细看,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养眼。

    至于其他人嘛……

    付拾一悄悄的垂下眼皮,没眼看。

    走了一段,才到了刚才在底下发现脚印的地方,付拾一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脚印。

    跑到了土崖边上的,只有三行脚印。

    一行是付拾一在底下看到的,属于汝阳王世子靴子的脚印。

    一行是更宽大的普通布鞋脚印。

    这脚印停在了土崖边上。而后就掉头又往回走了。所以就有了第三行。

    旁边还扔着一兜子箭。

    付拾一张望了一圈,却没发现弓。

    付拾一上前去,将箭捡起来递给李长博。

    这一次不等李长博多看,汝阳王府的仆从就立刻认出来:“这是世子的。”

    找到了世子遗物,汝阳王府的人都有点儿伤感起来,哀戚得不得了。

    付拾一捉摸着,觉得他们是在为自己前途和命运担忧。

    唯一的儿子没了,汝阳王能受得了?受不了的时候,指不定怎么发泄呢。这些人,估计就得受着。

    付拾一垂下眼眸,暗叹一声:有时候,看似人和人没什么区别,可在这个年代,人和人之间区别大了。

    付拾一轻声道:“凶手丢弃了箭。是因为箭上有记号。可是却带走了弓。这说明了什么?”

    李长博轻声接话:“说明凶手要么是想留个纪念,要么就是喜欢那张弓。”

    仆从听到这话,赶忙解释:“这个事情我们倒是知道。很有可能,是因为那弓不仅好,而且还值钱。弓是当今箭神亲手制造,上头世子又命工匠镶嵌了宝石。这一张弓,堪称举世无双。”

    付拾一瞠目结舌,由衷道:“那凶手拿走也不奇怪了。”

    付拾一顺着那第三行脚印往前走,走了没多远,就看见了一条路。

    付拾一在路上,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脚印。

    盯着这些脚印,付拾一好半晌才艰难道:“这是去哪里的必经之路?怎么这么人走过——”

    仆从忙道:“这是去坟场的路。可能是村里有人送葬经过。”

    付拾一摊开手,看着那些踩得重重叠叠,根本辨认不出的脚印,叹了一口气:“线索断了。”

    李长博也是紧紧皱着眉头:“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付拾一苦笑,摊开手:“有什么办法?现在只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

    不过她也不着急说,而是看一眼三个学生:“你们看出了什么东西没有?”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