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66章 怎么死的

第266章 怎么死的

 热门推荐:
    付拾一看着三个人傻愣愣的表情,很想一人来个爆头绝杀。

    付拾一面无表情这样的蠢徒弟,我可不可以送回去换货?

    徐双鱼弱弱问“那如果不是大出血,是什么?”

    付拾一依旧面无表情“死因可能是窒息。”

    “窒息?!”三人齐刷刷脱口而出,脸上一水的不相信——怎么可能是窒息!

    徐双鱼脑洞大开,颤巍巍问“难道是回来之后,被家里仆从捂死的?然后好嫁祸给别人——”

    付拾一……我觉得你脑洞还可以再大一点,再离谱一点。

    钟约寒一脸沉思“是不是……和上一个案子很像。”

    翟升也脱口而出“是血!是血!他是被自己血液淹死的!”

    付拾一“啪啪啪”鼓掌,依旧是面无表情“我还以为你们一个也猜不出来。现在看来还算好,好歹有两个猜出来了。不过双鱼啊——回头你把核桃也吃起来吧。”

    付拾一内心是嫌弃的要不是双鱼长得可爱,真的想退货算了。

    徐双鱼脸都红透了“我……”

    付拾一转头看向了钟约寒“你监督他。”

    钟约寒……是。

    李长博回屋,就看见众人一脸想笑不敢笑的神色,自然是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

    付拾一叹了一口气“没什么,就是发现有人快要笨死了。”

    李长博满脸问好???

    付拾一看钟约寒一眼,镇定自若的指挥“可以拔出来了。”

    钟约寒用钳子夹住那箭杆,用力一拔——

    虽然已经放了不少血出来,可是在箭头出来那一瞬间,还是有更多鲜血汩汩流出。

    付拾一惋惜“看这个流血量,估计就算不淹死,也还是会流血太多致死。”

    李长博有点儿惊讶“淹死?”

    沉吟片刻,他竟然想通了关窍“是被自己血淹死的?所以这一箭,是伤了肺。”

    付拾一点头“而且因为一直没有拔出来,所以血也一直在肺里。血越来越多,他呼吸就越来越困难。到最后,就会窒息。只是失血过多加速了死亡速度。”

    李长博沉默片刻,再开口就笃定道“所以,射箭的人,应该是想要他的命。但是又不想他那么快死——而且,他还是从背后伤人的。”

    “会不会是这样?汝阳王世子想逃跑,所以从高处跳下,摔断了腿,那人发现了,于是只射了一箭。而后放任汝阳王世子逃命。因为他知道,汝阳王世子最终还是活不了。”

    付拾一点点头“很有可能。”

    “也有可能是本来想一击致命,但是被躲开了。而后,汝阳王世子为了逃命,所以从高处跳下。不过凭借着死者的身体情况,恐怕……李县令的猜测更符合一些。”

    李长博轻声道“我觉得,不管是哪一种,恐怕凶手都是习武之人。”

    鞭法了得不说,就连弓箭也会。

    “而且我问过,他们中的陷阱,就设在了他们必经之路上。可见凶手对他们也很了解。这是早有预谋。”

    付拾一看一眼钟约寒洗干净递过来的箭头,直接示意他交给李长博“李县令看看箭头,看看能否看出什么证据。”

    李长博将箭头拿起来仔细看了看。

    很快就在上头找到了记号。

    箭头上,有汝阳王府的标记。

    李长博失笑“这个弓箭,很可能是汝阳王世子自己的。他本身出门就是去打猎,所以肯定带了弓箭。”

    这样一说,付拾一也就了然了。

    她摩挲下巴,意味深长“这个凶手,也是很有意思。而且,很显然是不想让人找到他。所以精心设计了这样一场巧妙的情景——”

    李长博接过话头“可惜他遇到了付小娘子。”

    付拾一被夸得脚下发飘,忙谦逊“哪里哪里,分明是因为遇到了李县令。”

    眼看着两人又要吹捧起来,旁边钟约寒言简意赅“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想法子去找一找,到底凶手在哪里弄伤了汝阳王世子的?”

    这话太及时,付拾一和李长博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

    徐双鱼和其他人悄悄松一口气,都觉得额上有点冒冷汗。

    翟升悄悄压低声音问“这是怎么了?”

    徐双鱼拍了拍他肩膀,一脸同情“别着急,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钟约寒淡淡瞥了翟升“很快。”

    翟升顿时打了一个寒噤。

    外头派出去查看地形的人,很快回来了。

    而且也的确找到了案发现场。

    不过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地方,而是一片坟场。

    坟场在半山腰上,那边正好有一块平地,也正好有一个土崖。

    最关键的是,离发现汝阳王世子的地方一点也不遥远。

    付拾一一过去,立刻看到了地上不同寻常的痕迹。

    她指着七倒八歪的草叶子“你们看看,这就是明显被压过的野草。而且这个痕迹连成了一条,说明当时汝阳王世子就是从这里爬行的。仔细找一找,说不定能找到血迹。”

    付拾一刚才捏开汝阳王世子的嘴巴,就看见他嘴里全是血迹。

    说明中箭之后伤到了肺部,他还是吐出了一部分的。

    付拾一等人很快就到了土坡底下。

    付拾一仰头向上看,目测距离差不多有七八米左右。

    也就是两层楼左右的高度。

    这样的高度摔下来,一般很容易腿骨骨折,或是扭伤脚踝。就是因为冲击力的原因。

    付拾一看了李长博一眼,冲着李长博点点头。

    李长博神色就凝重几分。

    付拾一仔细看了看现场,发现了一滩血迹,还发现了脚印。

    不过粗略对比之下,发现只有一个人的脚印。

    而且只有三个半。

    其他的痕迹,就是拖行造成的。

    因为之前昨日山上刚下过雨,地上还没有全部干,所以痕迹都很清晰。

    付拾一由衷道“看来当时小世子的衣裳,一定是不能看了。”

    李长博颔首“所以扔了也情有可原。”

    付拾一看着地上那些湿润的泥土,脸上露出悠然而然的欢喜“说起来,还真得感谢那场雨,不然很可能什么证据都留不下来。不过现在嘛——我估计上头也有不少证据。”

    付拾一的欢喜如此明显,以至于李长博忍不住悄悄看了一眼王府的人。

    王府那些人的脸色吧……都不太好。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