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63章 什么大案

第263章 什么大案

 热门推荐:
    作为法医,作为刑警队队长,付拾一和李长博两个,自然是要保证24小时待机。

    所以这个时候……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就开始往外走。

    而且还走得大步流星,半点不迟疑。

    其他人面面相觑……我们怎么办?

    学生三人组此时也是一下子反应过来,慌忙跟上去。

    剩下的卢知春、敏郡王、河源郡主三人,只能面面相觑得,还玩什么?撤了吧。

    出了大门,一群人分道扬镳之前,河源郡主不甘心道“这次就算了,改日咱们再来比过!可不能再这么扫兴了。”

    李长博歉然一笑“若是下次没有这样的事情,一定陪着郡主尽兴。”

    顿了顿,李长博又吩咐一句“春见,你护送郡主回去吧。”

    卢知春爽快应下。

    河源郡主刚要说不用,一转头看见卢知春仙人一样的模样,顿时脸上一红,就不好意思发脾气了。

    敏郡王笑眯眯告辞“那我先走一步。”

    付拾一和李长博一路去衙门,就跟过来报信的王二祥打听了几句。

    王二祥如今也不知道案发现场是什么情况,当即只道“死的是某个王府的世子,而且是死在庄子上了。他们家里人过来报案,其他的什么也没话说。”

    付拾一一听这话,登时和李长博面面相觑这就是大案子?

    付拾一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有一个死者,就好办了。不至于像上次那样,忙得四脚朝天的。

    李长博则是皱起眉头,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付拾一想了想,侧头看跟在后头的钟约寒他们一眼“今天你们三个来。”

    听见这话,钟约寒就微微一愣,不由得看一眼付拾一。

    付拾一已转头回去了。

    路途遥远,即便是方良紧赶慢赶,到了庄子上,也是天色快黑下来。

    他们顾不得歇一口气,就赶紧去了案发现场。

    这是一个避暑庄子,就建在山脚下。

    依山傍水,十分明秀。

    山脚下一大片田庄,虽不属于避暑山庄,但也是紧紧靠着。

    付拾一他们很快就看到了世子。

    世子的尸身被挪动过。

    是死在了避暑山庄内。

    因被挪动过,所以注定许多证据就已经无法确定。

    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死因。

    世子现在躺在屋中床榻上,人已咽气,加上一来一回报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的四个半时辰。

    九个小时,尸僵已是大面积形成,就连尸斑也大面积出现。

    付拾一皱着眉头看了看,就发现这个事情不太好办。

    李长博更是有些棘手。

    厉海压低声音“世子今日带着随从外出打猎,一起中了陷阱。当时随从就昏过去了,醒来时候,世子已经不见了。”

    “随从回来报信,可是大家漫山遍野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人。反倒是世子忽然自己出现在了一条小路上。当时人都已经不行了。一张口就是血涌出来。”

    “他们将人抬回来没多久,世子就去了。”

    厉海轻声道“双腿骨折,背上中了一箭。他是自己爬了一段路,爬回来的。”

    “可是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线索。”

    厉海皱起眉头“箭还没取出来。”

    付拾一看一眼钟约寒。

    钟约寒立刻沉声开口“我先检查,随后取出来给你。”

    一般人会在箭上做记号。

    或许取出来之后,这凶器就能成为重要的线索。

    将随从和管家全部都请出去之后,钟约寒就上前去,剪开了世子的衣裳。

    因为人已死了,所以他们将世子仰躺着安放。

    付拾一这次不动手,就在旁边看着。

    世子五官明朗,带着明显的李家血统——就是胡人血统。看上去鼻梁高耸,五官立体。

    虽然如今脸色是死人特有的泛着青白之色,但是也能看得出来,恐怕是个美男子。

    付拾一看他嘴唇惨白,便知道应该是死前大量失血。

    剪开衣服后,付拾一发现尸斑颜色也很淡,而且都沉在背面,更加确定了死者应该是死后仰躺着没有挪动过,死前大量失血。

    钟约寒去除衣物后,先是被世子浑身的鞭子伤惊了一下,而后才翻看了一下世子的眼皮,发现瞳孔浑浊,并无出血点,便沉声道“瞳孔浑浊,并无出血。面上也是没有出血点。”

    “身上有多处鞭伤。每一条伤痕都是力道均匀,可见伤人者掌控十分精准。才能做到刚好破皮,伤口裂开,长度和深度几乎一致的情况。”

    钟约寒数了数鞭痕迹“一共十鞭。”

    付拾一从鞭痕看出些端倪,但是并没有立刻出声提醒,只看钟约寒想得到想不到。

    好在钟约寒看出来了,很快补充“鞭子都是生前伤,都有生活反应。”

    此时一直旁听的翟升忍不住问了句“什么叫生活反应?”

    钟约寒就解释了一遍。

    对于钟约寒清晰易懂的解释,付拾一满意的点点头,心里头颇有些“吾家学生初长成”的欣慰感。

    徐双鱼开口“既然是生前伤,那说明,对方很有可能是在发泄。他或许是和王府有什么仇,或者是……和世子有仇?”

    钟约寒微微颔首,随后再往下看,继续言道“鞭痕都在上半身的胸膛上,但是死者肚皮上,有淤青。这种一大块一大块的淤青……”

    钟约寒有点儿吃不准。

    付拾一就开口提示“是殴打所致。拳打,或是脚踢。用足了力气之后,是会造成表面淤青的。而且这种情况,应该也是生前伤,只是死后慢慢更明显了——这是因为血液停止流动的原因。”

    钟约寒一下反应过来“那是不是说明,死者在死前,的确是被虐待过了。对方不仅用鞭子,还用手和脚进行殴打。”

    付拾一点头,再提醒“你再看死者的胳膊。”

    于是众人齐刷刷看向了死者胳膊。

    胳膊上却是什么都没有。

    于是众人就都疑惑的看向了付拾一既然什么都没有,那还看什么?

    付拾一则是看向钟约寒和徐双鱼“你们看出什么了?”

    师兄弟两个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懵了,不明白能看出什么明明是什么都没有哇。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