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51章 开颅练手

第251章 开颅练手

 热门推荐:
    跟车就是跟着大黑猪一起坐车回去,可想而知一路上要忍受什么味。

    关键吧,猪这个东西,特别不讲究,想拉就拉。

    徐双鱼特别同情:“师兄你辛苦了。”

    然后他飞快躲到了付拾一身后。

    钟约寒悠悠的看他一眼。

    他一点点磨蹭出来,就快哭出来:“师兄就放过我吧!”

    钟约寒改了主意:“你跟着我吧。”

    付拾一笑眯眯:“那我们先回去?”

    钟约寒咬牙点头。

    敏郡王问付拾一:“付小娘子咱们逛一下吗?”

    河源郡主动了动嘴唇,“他有钱,别客气。”

    敏郡王笑得很和气:“付小娘子想买什么——”

    无功不受禄这个事情,付拾一还是懂的。

    所以付拾一笑眯眯问敏郡王:“等我解剖完这个猪,我要做好吃的。敏郡王您若是不嫌弃,倒是可以参一股。”

    河源郡主脸色巨变,完全嫌弃:“有什么好吃的?”

    付拾一没想过说动河源郡主,只笑呵呵诱惑敏郡王:“民间香料太贵,难以弄得好吃,所以……我只擅长禽类和猪。味道还是敢保证的。不会比宫里御厨差。”

    敏郡王明显咽了一口口水,脸上明明白白写上了动心:“那我怎么参一股?”

    付拾一笑得更欢实了:“李县令出的买肉钱,您要不出调料钱?”

    河源郡主犹豫一下,咬牙问:“李长博他竟然也吃猪肉?”

    付拾一压低声音:“据我所知,他们是吃的。”

    河源郡主沉默良久,这才咬牙:“是了,他们这些世家大族,倒是不怎么避讳。祭祖时候,还会用三牲祭祖。”

    付拾一劝河源郡主:“郡主不喜欢,就不必勉强的。”

    谁都知道,李家虽然得了天下,但是身上有胡人血脉,只喜牛羊肉,觉得猪肉粗鄙肮脏,进而许多贵族也跟着一起不吃猪肉,才导致了猪肉在唐朝时候,特别低贱。几乎只有普通百姓才吃。

    河源郡主也是爱得深沉,居然最后咬咬牙:“我试试。他吃得,我就吃得——”

    付拾一看她这样,暗叹一声:何必呢?

    可也不好劝。

    最后,付拾一觉得这个难题还是留给李长博最合适。

    所以就不再理会,只跟敏郡王去买调料。

    敏郡王倒是挺大方,付拾一说了几种香料,每样都来上半斤,豪气得不行。

    最后敏郡王还问:“不用胡椒吗?”

    付拾一摇头:“不用。普通香料就可。”

    花椒,八角,茴香,豆蔻这些,虽说也不便宜,可毕竟原产地是中国,也算是吃得起。

    唯有胡椒——付拾一从来不买。那玩意儿是进口货,买不起!

    敏郡王不信:“做菜不用胡椒,怎能好吃?”

    付拾一还偏不服气,傲然一笑:“那敏郡王不如看看?”

    敏郡王和气的笑:“我没有质疑付小娘子的意思,付小娘子别恼。”

    付拾一看着他的奶油肚子,忽然也觉得挺有意思:“敏郡王这样和气,怎么还和庄王抬杠?为了这次的案子,这么大动干戈?”

    付拾一怎么看也觉得他不像争斗的人。

    敏郡王无奈的叹一口气:“实在没法子的时候,也只能挺身而出啊。不然就被欺负上头了。”

    付拾一抿嘴笑:“那敏郡王真是个豁达的人。”

    敏郡王买香料时候,付拾一虽然没讲价,但还是让老板多饶了一点桂皮和香叶。

    敏郡王都看傻了,一个劲儿的嘀咕:“原来还可以这样?原来还可以这样?”

    最后河源郡主都烦了,踹他去买玄米茶喝。

    敏郡王就一路小跑着去买。

    付拾一羡慕:“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弟弟就好了。”

    河源郡主怂恿付拾一:“弟弟是不能够了,你可以嫁给他,我保证他还是这么听话!”

    付拾一:……一看就不是亲姐。

    付拾一傻笑:“今天天气真好呢。”

    河源郡主:……

    最后回去路上,敏郡王死皮赖脸挤进了河源郡主的马车,缠着付拾一问讲价的诀窍。

    付拾一看在香料份上,于是倾囊相授:“要是老板要价高,又是一般铺面,你就让他便宜点。但是一开始不能说你心里的价格,需得多砍一点,让老板还价。这样一来二去,拉锯到了你心仪的价格,你就装作肉疼同意。”

    “若是这种老板自觉货不愁卖,格外傲气的店铺,你又买得多,就干脆爽快点。最后包完了,到付钱时候,再提让他送东西。这个时候,只要不是特别赚不着钱,老板都会送一点。毕竟万一你不买了,他还得放回去,太麻烦。”

    敏郡王听得两眼放光,连连点头。

    看那架势,差点没拿个小本本记下来。

    充满铜臭味的对话,最后让河源郡主忍无可忍,霸气的斥道:“都给我闭嘴!”

    付拾一和敏郡王对视,都瑟瑟如鹌鹑,齐刷刷假装自己的嘴巴是小蚌壳。

    一路到了长安县衙门,正看见钟约寒师兄弟两个卸车呢。

    那头大黑猪也不肯配合,两人狼狈得不行。

    衙门口一圈人看好戏,没一个上去帮忙的,都站得笔直假装公务在身。

    可那眼珠子,一个个斜得都快掉出来。

    付拾一上去,悠悠叹气:“身为仵作,强身健体也是必不可少的。你看你们两个弱不禁风,连个猪都搞不定。”

    付拾一的鄙视,严重刺激了钟约寒。

    冰山脸更冷了,他咬牙发狠,干脆拽着猪耳朵发力——

    猪耳朵就是猪的命门。

    就像牛鼻子。

    徐双鱼一看有用,也顾不上了,连忙拽另外一个耳朵。

    两人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将猪驯服,让它乖乖配合。

    偏偏在这个时候,付拾一笑眯眯凑上来,清了清嗓子:“那个,一会儿,我将猪杀死放血,你们就在旁边观摩。然后我将猪脑袋给你们。你们负责解剖出脑子给我们看一眼。要是不小心弄坏了——那这会儿受的罪,你们就要再来一遍。还得贴银子。”

    钟约寒看着手底下的大黑猪,忽然就后悔了:之前道观里道士说,长安之行福祸双依,他该听进去,别来的。

    徐双鱼小心翼翼问师兄:“师兄我觉得我没底,你呢?”

    钟约寒满心苦涩:“准备钱吧。”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