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30章 许愿不灵

第230章 许愿不灵

 热门推荐:
    付拾一没带勘察箱。

    着实也是没想过,又出幺蛾子了。

    付拾一叹了一口气,只能两手空空的跟着王二祥过去。

    付拾一问王二祥“怎么回事儿?好好的怎么死人了?”

    王二祥匆匆将情况说了一遍“划船时候还好好的,可是下来之后,刚喝了水吃了点东西,人就死了——挺壮实一个人。然后就嚷嚷起来了。”

    付拾一好吧。干这一行,早就有了什么节都会死人的觉悟。

    付拾一想了想,回头吩咐张春盛“剩下几个粽子就不卖了,你们赶紧回去吧。路上买刀五花肉,晚上我给你们做好吃的。中午你们就随便做点饭菜吃。不然我拨款,你们就吃点小吃也行。羊肉蒸饼什么的,水盆羊肉什么的都行。”

    张春盛挥手“小娘子就别操心那么多了,赶紧去吧。”

    付拾一又说一句“钱罐子不着急动,留着回来让我数!”

    张春盛懒得理她了。

    王二祥催促“快走吧,不然李县令该等急了。”

    付拾一匆匆走。

    王二祥压低声音“付小娘子谁都信不过,怎么还把钱罐子留下了?”

    付拾一斜睨他“谁说我信不过了?”

    王二祥懵了“付小娘子不是说让他们不要动钱——”

    付拾一瘪嘴“数钱的乐趣你不懂。”

    王二祥……付小娘子果然是财迷。

    那头,刘大郎也跟燕娘他们解释“不是信不过你们,而是她喜欢数钱。上次摆摊也是,钱都是得她数。不让别人碰。若真不信任你们,平时摆摊,就也不让你们碰钱了。”

    燕娘倒是没往心里去“我晓得的。”

    张春盛脸色这才好了点,轻哼一声“财迷。”

    付拾一这头一路到了现场,才发现是曲池旁边的棚子里。

    这几个临时搭建的棚子,都是用来赛龙舟的。

    一来是让划船手休息,二来也是可以用来给贵人们看比赛用。

    死人的棚子,就是专门休息的棚子。是很有名的船队,陈氏商行的船队。

    赛龙舟从来不惧怕船队多。越多越热闹。所以只要有那个财力,就允许报名参赛。

    甚至还有人赞助彩头,好让比赛更加热闹。

    当然,赌博压彩,也随之应运而生。

    付拾一到了地方,李长博已等着了。

    而且神色很凝重。

    他低声道“死的是最好的鼓手,如果真是有人故意杀人,那事情就会闹得很大。”

    付拾一表示明白因为利益牵扯也很大。而且刚才赛完龙舟,人就死了,影响也不很好。

    付拾一给了他一个眼神“我先看看。你放心。”

    事实上,有了付拾一,李长博的确是很放心的。

    不过,付拾一刚踏进棚子里一步,就被熏得退回来。

    呕吐物的酸馊味很重不说,还夹杂着一股臭脚丫子和汗臭的味道。

    这两种味道在一起,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

    棚子里已经清空了人。

    付拾一最后实在是没了法子,掏出手帕勉强的将鼻子遮住。

    然后再度进去。

    李长博亲自跟了进来做记录。

    味道熏得付拾一脑仁疼。

    付拾一迅速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死者。然后就有了判断“死者为中年男子,仰卧在地,不过很可能尸体被移动过。嘴角和地上均有呕吐物,判断死前可能发生过呕吐。”

    “现场并无出血症状,身上衣裳也并无破损,皮肤表面没有外伤。”

    付拾一摸了摸尸体;“尸体温度并未冰冷,与活人差不太多,可见死亡时间并不久。”

    付拾一又翻了翻死者的眼皮“眼白有点状出血痕迹。”

    随后补上一句“瞳孔扩散,确认死亡。面上发紫,这种情况通常见于呼吸困难所致。”

    李长博闻声皱眉“窒息?”

    付拾一“嗯”了一声,随后检查口腔。

    一打开死者口腔,付拾一就险些被那味给熏晕过去。

    付拾一往后仰了下,等缓过劲来,这才又继续验尸。

    死者口腔中还有呕吐物残留,牙龈上也有一点出血痕迹。

    付拾一从食物残渣推断“死者死前在饮酒?吃的是……粽子和肉?”

    周记商行的管事,轻声道“是,因为拔得头筹,所以刚才他们就在这里喝酒吃肉,聊天说笑。毕竟划龙舟也是耗费体力的事情,每年惯例如此,赛完龙舟,就喝酒吃肉。”

    随后那管事又问“是中毒吗?”

    付拾一反问他“他们是一群人一起吃吧?”

    管事点头“是。”

    “那就没有道理只有他死了。”付拾一直接否认了这个可能性。

    李长博看一眼管事“在事情没有出来结果之前,不要胡乱猜测。更不要传出去,以免引起动荡。”

    管事犹豫了一下“是。”

    付拾一紧接着又检查了一下四肢。

    最后发现死者有便溺失禁的情况。不过不是很严重。

    付拾一叹了一口气,也不检查了,直接退了出去。

    李长博关心结果“怎么样了?”

    付拾一也不着急说,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脑子都清楚了一点之后,她这才道“不是中毒,也不是他杀。是忽然猝死。猝死原因是因为呕吐导致食物呛进了气管里,发生了窒息。”

    李长博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听错了被自己的呕吐物呛住,然后发生窒息?这……

    付拾一一看李长博那神色,就知道他是不信,当即叹一口气“的确是如此。从尸体情况看来,死因是窒息。但是他脖子上别说勒痕,就是掐痕都没有。”

    “唯一的伤,也是他自己抠出来的。脖子上有几条血痕,是他自己挠的。”

    付拾一看一眼李长博“李县令也跟着我验尸这多么次,应该明白他的特征符合不附和窒息。”

    李长博的确知道,当下点点头,可是还是有点儿荒诞被自己呕吐物呛死——这个理由,恐怕谁也说服不了啊。

    所以李长博沉吟片刻,问了句“那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呕吐?”

    这个付拾一就不能确定了。

    所以付拾一只能告诉他“还要知道更多详情,只能进行解剖——但是有必要吗?”

    解剖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首先家属能同意吗?其次,死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