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16章 有点可疑

第216章 有点可疑

 热门推荐:
    朱青委屈巴巴“我就是心急——”

    众人无语。

    厉海冷眼看他“不急,时间还长。”

    朱青欲哭无泪能不急吗?我这要是还不急,回头真让我去顶罪了怎么办?

    厉海亲自押着朱青去了他那日晚上站的地方。

    朱青站定,看了看周围情况之后,就指了个方向。

    朱青颤巍巍“那个人走到了巷子口那边,才朝着右边转了。”

    李长博和徐坤对视一眼。

    徐坤这会儿也不着急了,笑了笑“还是李县令的人去吧?我这边的人,都脸熟。”

    朱青忐忑不安,悄悄地问“要是我到时候没认出来怎么办?”

    厉海面无表情“那就说明你撒谎。”

    朱青一屁股坐在地上,脚彻底软了完了完了,我活不了,我存了半两娶媳妇的银子,看样子也没机会花了——

    付拾一差点没被逗笑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随便让人顶罪?

    不过这样的人嘛,吓唬吓唬也好。大家都没有一个好心宽慰朱青一句的。

    李长博看了一眼小山和王二祥“你们拿着这个骨头,挨家挨户的去问,看是谁掉的。”

    付拾一轻声道“我也跟着去。”

    李长博有点不太赞同“这样穷凶极恶的人,还是让他们去吧。”

    付拾一摇头“我跟着去看看。说不定能帮助辨认。”

    李长博有些疑惑。

    付拾一笃定的点点头。

    最后李长博垂眸“那我也跟着一起。”

    徐坤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县令原来如此儿戏?看来还是太年轻啊!

    付拾一并不觉得自己会有危险。不过李长博要跟着,她也没阻拦。

    那凶手应该没有帮手,这么多人,难道还真打不过?对方又不是三头六臂。

    付拾一他们连着敲了三户,也都说没见过这个骨头。而且看情况,也不像是十分穷苦的。

    付拾一犹豫一下,脑子里的想法还没说出来,就听李长博沉声道“这种门庭尚可的,就不必多看了。看那种穷的。”

    王二祥挠了挠脑袋“不会错过吧?”

    李长博笑看付拾一一眼,语气非常肯定“照办就是。”

    付拾一心里莫名有点儿感动原来李县令这么信任我的吗?

    家境尚可的人家,和困难的人家,看上去的确是光从大门就能看出来。

    家境不错,人丁兴旺的,桃符是新的,门上的漆也是新刷的。

    而那人丁凋零的,家境不丰的,门上的漆斑驳了也没功夫管。甚至就是木板原来的颜色,更看上去陈旧不堪。

    王二祥很快选定了一家。

    小山啧啧咋舌“这也太穷了。门板都蛀了,也不换新的。墙上都长草了。”

    这家人,一看就是萧条破败的架势。

    付拾一看一眼王二祥。

    王二祥就上去“哐哐哐”砸门。

    砸了几声,里头就传来不悦的声音“谁啊?!”

    那声音里包含着阴鸷和愤怒,但是莫名听起来有点儿耳熟。

    再过片刻,就听见脚步声。

    王二祥咳嗽一声“官府办案,问几句话。”

    门“吱呀”一声开了。

    刚开一个人身的位置,露出一张阴沉不快的脸来。

    那双眼睛,光是看着,就让人心里头有些不痛快。

    付拾一心都微微一震,近乎直觉一般,她觉得人找到了。

    付拾一不由得悄悄打量。

    而王二祥这个时候坦然的将手里骨头递过去,给那人看“见过这个东西吗?”

    那人紧紧盯着骨头看了看,最后摇头“没有。”

    王二祥没看出什么端倪,又随意问了句“最近看到过可疑的人没有?”

    那人还是摇头“没有。”

    然后就作势关门“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关门了。”

    王二祥后退一步。

    付拾一也没看出什么端倪,虽然想再拖延一下时间,可那人速度很快,直接就退进门里,“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付拾一只能看向李长博。

    却见李长博也皱着眉头。

    付拾一轻声问他“怎么?李县令也觉得这个人可疑?”

    李长博微微颔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付拾一微微一愣自己也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在哪里见过呢?

    付拾一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就想起来了。

    她看向李长博,脱口而出“下午时候,挑水那人!”

    李长博也想起来了。

    那时候那人头上还带着草帽,背着光,和现在看起来有点儿不太一样,所以才一时之间没认出来。

    付拾一说完有些丧气那自己的直觉,会不会也不准?其实就是因为眼熟而已?

    王二祥和小山对视一眼,轻声问了句“要不要再问问?”

    付拾一犹豫了一下。

    李长博这个时候却异常果断“付小娘子觉得有问题?”

    付拾一点点头,但是不敢保证“我也不确定。只是模糊感觉不对而已。”

    徐坤摆摆手“那可能是想多了。”

    李长博没有看徐坤一眼“再敲门,多跟他说几句话。”

    王二祥和小山对视一眼,而后点头,王二祥再度上前去哐当哐当的砸门。

    这次开门很快,那人一下子拉开门,还是阴沉沉的怒气“还有什么事儿?”

    王二祥态度更强势,而且凶神恶煞的“话还没问完,你走什么?是不是做贼心虚?”

    那人手指紧了紧,然后才冷声开口“要问什么就快问。”

    王二祥直接问起了那天晚上的大火“那天晚上,前面那条街大火,你在做什么?”

    那人似有些不耐“睡觉。”

    王二祥沉了脸“没去帮忙扑火?”

    那人似乎是嗤笑了一声“管我什么事?”

    王二祥被噎了一下,一下子竟然没反应过来。

    付拾一上前一步“那你和周家人起过争执没有?”

    那人顿了顿“没有。”

    付拾一还要再问,那人似乎彻底没了耐心“周家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干系?我要睡了。你们问别人吧。”

    说完后退一步,就要关门。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付拾一一下子看到了那个人的手。

    这是一双非常有力的手,一看就知道平常总干力气活。肌肉明显,骨节粗大。

    付拾一毫不犹豫,直接沉声喝道“就是他!抓人!”

    datangyanshiguan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