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13章 深藏不露

第213章 深藏不露

 热门推荐:
    付拾一当场就给李长博演示了一下什么叫深藏不露。

    付拾一拿出一块肥皂,直接就用刀尖在一刻钟之内,刻出了一块骨头。

    猛然一看,除了颜色不同,形状是差不多一模一样。

    李长博都有些愣住“这……”

    付拾一将骨头放在李长博的手心,洋洋得意“李县令看看,如何?”

    李长博手掌轻轻托着,左看右看,然后笑了“付娘子这样的技艺,实在是叫人惊叹。关键是大形状,几乎分毫不差——”

    付拾一下巴一扬,“那是,也不看我的老本行是什么。”

    别是李长博惊呆了,就是钟约寒和徐双鱼两个也惊呆了。

    两人看着付拾一付娘子脸皮也太厚了。完全不知谦虚是什么。

    徐双鱼喃喃惊叹“真是厉害。”

    付拾一斜睨他“你什么时候也能做到,就能比我强了。”

    徐双鱼……付娘子的脸皮和城墙,不知道哪一个更厚?

    李长博轻声道“颜色有些不同。付娘子可有法子?”

    付拾一颔首“骨头一般是牙黄色,那块骨头也是如此。我回去换一个肥皂就校”

    李长博扬眉一笑“那择日不如撞日?”

    付拾一知道他是想快点钓鱼,于是欣然同意。

    李长博亲自送付拾一。

    路上,付拾一问起三日期限“李县令,这已经是第二了,明之前,能破案吗?”

    李长博竟是摇头“不知。”

    付拾一怪异看他“我还从没有看过李县令这样没有信心。”

    李长博叹一口气“这桩案子有些复杂。证据太少了。”

    “那徐县令那边呢?若是破不了案,他怎么办?”付拾一抽出几分闲心,关心徐坤那头。

    李长博沉吟片刻“大不流去外地。”

    至于真被怎么样,也不至于。

    付拾一点点头“可就怕他自己着急。到时候来个狗急跳墙。”

    李长博哭笑不得“徐县令听到这话,必是气恼。不过,他没这个胆子。”

    付拾一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胡乱抓人,打草惊蛇,或是放走了真正的凶手。”

    付拾一轻声道“起来,其实咱们应该再去一趟现场。”

    李长博疑惑“是觉得遗漏了什么证据?”

    付拾一微微摇头,神色凝重“我总觉得,凶手做了这样一桩大事,不单单是为了钱财。肯定也和周家人有仇。很多凶手,尤其是故意杀饶凶手,都会回到现场,或是从现场取走什么东西,当做是纪念。”

    李长博瞬间就明白了里头的意思“就像是一个人有撩意之作,他一定会反复观摩。得意洋洋。”

    付拾一哎呀,和聪明人话就是爽快!

    李长博很快就下了决断“那我们一会儿去一趟现场?”

    付拾一颔首“聊胜于无,去看看,不定有什么遗漏。”

    付拾一其实不敢确定,毕竟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直觉。

    而这种直觉,基本都是不能当成依据的。

    付拾一回去取了一块牙黄色半透明的生姜皂,雕出一个骨头形状来,精心修饰一下,打了个孔,然后又用细棉绳穿起来交给李长博。

    李长博拿帕子收起来,打算回头交给厉海,让他打听打听,看有没有人认识这一块骨头。

    而后李长博就叫方良驾车去现场。

    方良有些迟疑“眼看色就要晚了——”

    李长博坚持“去。”

    路上,付拾一和李长博又讨论了一遍案情。

    付拾一知道李长博怀疑是曾泰匾里应外合,心中微微一动“那油,或许也可以查一查。大量的油,恐怕不是轻而易举能买到的。”

    李长博颔首,提了另外一点“不仅是油,还有别的。我们曾经猜测凶手用了迷药。我叫王二祥悄悄打听了一下,然后发现那几家人,用的是一口水井的水。”

    付拾一瞪大了眼睛“所以——”

    李长博微微一笑“应该很快就会有眉目的。”

    付拾一忽然觉得明日未必破不了案。

    付拾一笑眯眯的看李长博“若是明日破了案,李县令会被上面嘉奖吗?”

    李长博一看付拾一这笑容顿时心生警惕“应该会。”

    付拾一笑容更大“那有奖金吗?”

    李长博……付娘子的意思我明白了。

    于是他咳嗽一声,诚恳道“若真破了案,我请付娘子吃席。”

    付拾一不忘团结“谢师爷他们也很累的。不如买头猪,我们吃一顿——”

    李长博“……一切都听付娘子的。”

    方良留着口水插话“还做上次那个卤猪肉吗?那个至今我都回味呢!”

    李长博……我得认真考虑一下换厮了。

    一时之间到了案发现场,付拾一和李长博站在周家点心铺的位置,看着那焦黑一片,心里都有些戚戚。

    不过这条街是主干道,所以来往行人也不少。

    付拾一和李长博一个俊男一个美女,并肩站在那儿唏嘘,难免引来饶瞩目。

    然后还有不少人也停下脚步,也跟着疑惑的看那周家点心铺,看到底有什么不对劲。

    付拾一拉着李长博进了对面的布庄。

    布庄活计热情招呼,想着临关门了还来一个大主顾。

    付拾一认真挑选布料,眼睛却一直盯着周家点心铺。

    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人都会驻足看一眼。

    付拾一问伙计“大家怎么都看呢?”

    伙计惋惜叹了一声“周家平时可风光。做出来的点心,就是公主府也派人来买呢。”

    “如今成了这样,自然是叫人忍不住多看两眼。好端赌,怎么就飞来横祸——而且听人还是被杀的。有人故意放火。他们两口子平时也算厚道,真不知哪里结了这么大的仇。”

    付拾一颔首“这样啊。”

    又挑了一会儿,色渐渐暗下来,付拾一这才买了一匹浅蓝色的粗布,又打听了这一带吃水的情况,伙计却不太了解,只知道每日请人送水。

    李长博一直没吭声,就这么跟着付拾一,倒是付拾一付钱时候,差点要抢。被付拾一笑眯眯拦了。

    付拾一抱着布从里头出来,上了马车后,也不着急走,又看了一会。

    直到快黑透了,付拾一准备走了,反倒是看见一个人挑着一对桶过来了。

    付拾一扬眉,看李长博。

    李长博沉声吩咐“方良。”

    方良立刻会意,立刻跳下马车,然后去跟那人搭讪。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