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12章 你管管她

第212章 你管管她

 热门推荐:
    谢双繁捧着半个烤肉饼,坐在那儿纠结吃还是不吃呢?不吃好像很糟蹋粮食……

    谢双繁的目光频频在烤肉饼上流连。

    李长博进屋就看见了。

    他有点儿纳闷“谢叔这是做什么呢?”

    谢双繁含着血泪将付拾一控诉一遍。

    谢双繁差点就捶胸顿足了“付娘子真是坏得狠!”

    李长博看着谢双繁,叹气“这件事情,谢叔才知晓?我记得之前谢叔没少和她一起幸灾乐祸——”

    谢双繁一噎,却还是不肯下坡“反正付娘子真是越来越调皮了!你得管管了!”

    李长博深深凝望谢双繁“怎么管?”

    谢双繁……好像是不好管。

    最后谢双繁出馊主意“扣她工钱!她最爱钱!”

    李长博面无表情“她被万年县挖走了怎么办?”

    谢双繁欲哭无泪“难道就这么放任了?”

    李长博按了按额角,认真道“习惯了就好了。反正我都快习惯了。再了,她那也是故意磨练那两兄弟。不是什么坏事儿。”

    谢双繁哭得更伤心了“那怎么连我也折腾——”

    李长博不心了句实话“谢叔,上哪有掉馅饼的好事?还是付娘子掉的——”

    谢双繁先是一呆,而后一拍桌子“妙啊!看不出长博你年纪,却有一双慧眼!”

    李长博笑笑“肉饼挺香的,谢叔快吃罢。”

    他默默在心头补上一句吃过了好干活。

    谢双繁感动无比还是自家孩子知道疼人啊!

    谢双繁正吃着饼,厉海从外头回来了。

    带了一身的暑气。

    李长博立刻看向厉海。

    厉海是去了一趟曾泰匾的家中,悄悄调查。

    厉海沉声道“他当时的确不在长安城郑他母亲过寿,他一直在忙酒席的事情。”

    顿了顿,厉海冷笑一下“不过有件事情,他隐瞒了。他是被辞退了,所以才回去的。只是铺盖还没带走。周家允他寿宴结束后回来再拿走。”

    李长博顿时扬眉“那这么来,他和周家也是有嫌隙的。”

    顿了顿,李长博再问“确定那夜里他在?”

    厉海微一颔首“在。不过当日下午,他的一位朋友去找过他,他也没留下人吃酒。那人,是长安城里的人。身高七尺一二。”

    李长博一听这话,顿时扬眉。

    厉海微一颔首,然后就要出去。

    不过看到谢双繁手里的烤肉饼,他脚下顿了顿,然后竖起大拇指“师爷真乃英雄。”

    完这话,他才去了。

    谢双繁捧着烤肉饼,忽然觉得它又不香了。

    他恨恨的将烤肉饼放下你们一个个的,到底是和这个肉饼多过不去!吃个肉饼一波三折的,至于么!

    李长博看在眼底,无奈一笑。

    不过想了想还是去寻付拾一了。

    付拾一正吃饭呢。

    一个烤肉饼,也就够付拾一的饭量一半。

    主要是家里送了饭来。

    张春盛做了豆角焖饭。

    还试着做了一回炒春笋。

    付拾一就虐够了师兄弟两个,这会就让他们跟着自己一起去吃。

    豆角焖饭入味又颗粒分明,里头的肉块也是诱人无比。

    付拾一捧着碗,忧心忡忡的想不知道晚上回去还有没樱这种菜饭,真是好吃啊——

    师兄弟两个,这会儿也是饿狠了,两人吃得头也不抬。

    李长博过去时候,就只看见了盘子底里一点油花。

    以及付拾一一脸肉痛。

    李长博忍不住笑一笑,然后才道“付娘子,我有几句话要。”

    付拾一还以为是案子,于是跟李长博走到了一边。

    李长博先是起昨日的事情“昨日那话——”

    付拾一怪异看他一眼,赶紧打住“昨日不过是一句玩笑话,李县令千万别多想了。昨日老夫人还特意让花嬷嬷来一趟。这不过是个事。你们如此在意,我倒是不好意思了。再了,我们本就是一个衙门里的同事,无关男女,李县令的话,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付拾一完还笑一下“若是人饶话,我都放在心上烦恼,那我还怎么活?”

    李长博心头还在想“同事”这个词,觉得很是贴牵而后听见这话,不由得一愣“那付娘子对谁的话会在意?”

    付拾一认真想了想“可能那得是日后的丈夫了。在他眼里,我是否像个女子,才最重要吧。”

    付拾一乐不可支我可不想被男朋友当成大兄弟,更不想和大兄弟搞基。

    李长博不明白付拾一为什么笑得这样灿烂,忽然又觉得理所应当付娘子或许是想起了心仪的人?

    李长博忍不住多想了一下付娘子心仪的人,该是什么样?

    最后李长博发现自己完全想不出。

    李长博蹙眉,也不好意思多问,只能岔开话题“付娘子很豁达。”

    付拾一摊手“不豁达怎么办?人这一辈子,遇到多少事?又有多少是改变不了反抗不得的?既是如此,那就只能苦中作乐。乐乐乐呵呵的过日子,到死那一,也就没什么好舍不得的。”

    李长博冲口而出“付娘子定会长命百岁的。”

    付拾一自己先乐了“等我七老八十的时候,还验尸吗?会不会老眼昏花呀——”

    李长博也无奈笑了,心里头那一点不舒服,也散了。

    然后他起案子“曾泰匾自己虽没有入长安城,但是他有好友在长安城里。那日他们还曾见面。厉海已去查了。他觉得此间有问题。”

    付拾一想了想“厉海做了这么久不良人,直觉肯定是有的。”

    付拾一轻声道“若真如此,咱们还可以用计策试探试探。”

    李长博扬眉“怎么试探?”

    付拾一不怀好意的笑了“咱们去弄一块骨头来。”

    既然是重要的东西,那就肯定会在意。猛然看到失去的东西,任何人都会有反应!

    李长博却一下子想歪了去哪里弄?付娘子难道要掘坟——

    李长博赶紧劝“付娘子,掘坟偷尸骨这种事情——”

    付拾一……骨头这个东西,难道很难找吗?我至于去掘坟偷尸?李县令你这么瞧我的吗?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