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08章 新的线索

第208章 新的线索

 热门推荐:
    付拾一将摊子收了之后,直接进了衙门,准备再一次验尸。

    钟约寒和徐双鱼都有点糊涂了。

    钟约寒虽然没多问,不过徐双鱼却问了“不是验过两次了?”

    付拾一轻声道“因为现有的证据,破案艰难。我们作为替死者传话的人,更应该多努力一些。别两次,就是十次八次,只要但凡有一点收获,那也是好的。”

    徐双鱼疑惑的看付拾一,不过最后还是点一点头“那我这就去准备。”

    付拾一准备妥当,进了验尸房。

    此时太阳高悬,用聚光镜将光都引到了验尸台上,照的验尸台上明亮一片。

    而尸体的焦黑恐怖,也一样的被印照出来。

    付拾一验尸的对象是粉娘。

    粉娘没有外伤,是被掐死的,过程漫长而痛苦。

    但是她和凶手也是接触最多的。

    付拾一盯着粉娘看了一会儿,才轻声问了是师兄弟两个一句“我们今做另外一种假设。”

    钟约寒立刻出声“什么假设?”

    付拾一缓缓继续言道“既然周掌柜和妻子都是外伤致死。且不是死在房里,明他们肯定没有被迷晕过去。当时,人很清醒。”

    钟约寒点头,却还是有些糊涂。

    “若是他当时正往外走,那么是不是明他已经完事了?”付拾一盯着粉娘,声音还是很轻。

    钟约寒有点儿明白了“如果是这样,粉娘当时就应该已经死了。”

    付拾一点头,“而周旺是被绑着的,又是个哑巴。”

    此时另外一个声音接了话;“若真如此,那周掌柜二人,又是为何忽然跑过来?”

    “一定是有人故意发出了声音。”

    付拾一三人侧头看向门口,就看李长博站在那儿,神色凝重。

    付拾一颔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那声音真的是粉娘发出的,当时粉娘并没有死。”

    死亡时间太过接近,而且大火一烧,别的证据都烟消云散,也无法判断到底一家人谁先死。

    所以只能猜。

    李长博扬眉,大概猜到了付拾一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那粉娘就看到了凶手杀人。而后凶手再对她行凶,她一定会有所防备。”

    李长博继续猜下去“所以,粉娘不定会留下什么线索。”

    付拾一不好意思“都被李县令猜到了。”

    李长博赞许看付拾一“付娘子一定想了许多。”

    不然怎么会提出这样的猜想。

    付拾一赧然“也不及李县令万分之一聪慧。一下就明白了。”

    李长博连忙摇头“那也是受了付娘子启发。”

    付拾一还没开口,就被钟约寒冷声打断了“那就赶快验尸吧。”

    徐双鱼崇拜的看钟约寒,心里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好悬哦,差一点又要听李县令和付娘子互相夸奖了。奇怪,他们就不腻吗?

    付拾一拿起刀来,轻声道“因为高温灼烧,所以粉娘的手因为皮肉收缩,就呈现出握拳的姿势来。我们之前掰开看过,手里什么都没樱”

    钟约寒点头“但是其他的地方,都经过高温灼烧,很可能什么也没留下。”

    付拾一轻声道“有一个地方,咱们还没仔细看。”

    钟约寒和徐双鱼顿时都好奇。

    付拾一用刀轻轻压在粉娘咽喉处“食道,还有胃。”

    “之前我们一直觉得是窒息而死,所以和吃进去什么没关联,就没有仔细查过胃袋。”付拾一提出一个假设来“可如果她将证据吞下去了呢?”

    李长博轻声道“她被凶手制住强迫,当时能动的地方,应该不会太多。所以很可能用牙齿撕咬。”

    付拾一点点头,看一眼钟约寒和徐双鱼“我们切开来看看。”

    因为高温炙烤过,表皮都烧焦了。

    付拾一下刀的时候,不像是正常皮肉那样顺滑,反而带了一些凝涩。

    所以付拾一动作很慢。

    可却一样的坚定不移。

    皮肉破开,露出了里头的肌肉血管,食道和呼吸道。

    付拾一一路划到了胸口,然后轻声道“准备取出。”

    粉娘是开过腹的,所以这会儿倒是省了麻烦,直接用开胸器将骨头分开,打开了胸腔。

    付拾一找到胃,轻轻的捧出来,然后拽了拽。

    食道绷紧,付拾一就从喉咙开始,一点点往下挪动手指,通过这样的办法,去确定食管里有没有东西。

    付拾一很快发现了有异样。

    手指下压的时候,感觉到了异物存在。

    付拾一皱眉“有东西。”

    钟约寒和徐双鱼都是精神一振。

    然后两人看向食管。然后伸出手去,先后感受了一下。

    付拾一等他们摸过了,这才轻声开口“现在就将东西推进胃袋,而后再取出。”

    钟约寒和徐双鱼对视一眼。

    徐双鱼自告奋勇“我来。”

    钟约寒就让他来。

    徐双鱼在那儿心翼翼干活时候,付拾一就和李长博话“李县令觉得里头是什么东西?”

    李长博不太敢看徐双鱼,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闻言才看向付拾一“我觉得,可能是破案的关键。”

    付拾一……寥于没。

    钟约寒倒是猜了一句“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凶手身上的东西。”

    付拾一颔首“很有可能。”

    徐双鱼一声欢呼“好了!”

    付拾一上前去,亲自将胃袋划破一个口子,而后将胃袋里的东西一点点用瓷勺舀出来。

    钟约寒捧着碟子,神情郑重的接着。

    胃袋里的东西,自然是有一股怪异的味道。类似于呕吐物的味道。

    可这个时候,谁还会在意那个气味?

    所有人,包括李长博,都是紧紧盯着那个瓷碟子,等着揭晓答案。

    付拾一最先看到那东西是什么。

    刚从胃袋里舀出来,还没来得及放进盘子里,她就微微一震。

    凭着这么多年验尸的经验,付拾一很明确的知道这个刚才卡在食道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付拾一神色凝重的开口“重新拿个碟子来。”

    徐双鱼此时忍不住伸长脖子凑过来看“是什么东西——”

    到了一半的时候,徐双鱼的话就全噎在了自己的喉咙里,只目瞪口呆看着那东西,人都傻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