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202章 丧心病狂

第202章 丧心病狂

 热门推荐:
    曾泰匾下意识答到“杀人放火!”

    谢瀚海沉了脸“胡!我若就算记恨,也不会伤粉娘分毫!”

    曾泰匾冷哼一声“你是不是找过周掌柜,想买下铺子?”

    谢瀚海没有立刻回答。

    付拾一就差在心里头鼓掌了这转折起伏的,真是有意思极了。刚才还觉得谢瀚海是个痴情的,现在看来似乎也未必?

    李长博也是一脸沉吟。

    徐坤笑呵呵的逼迫“谢郎君,你还是老实回答这个问题吧。”

    谢瀚海垂下眼眸,虽然还是书卷气的样子,却露出了几分精明来“周家不肯轻易答应,我自然要有两手准备。周家想换个大铺子,我就打算买下来他们现在这个,再将他们看中的那个铺子,临时不卖了。”

    “到时候周家人没处可去,我便能提出,用铺子作为聘礼,娶粉娘。周家自然会心存感激。”

    谢瀚海甚至道“他们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没有地方住的。”

    付拾一心头微微一抖,残存那点好感全无。

    她不由得看了李长博一眼李县令应该不会是这样面上一套,心里一套的人吧?

    谢瀚海这话得毫无悔意,反倒是最后还带了几分执着“难道我想娶自己心爱的女子,也有错?况且我没有逼迫他们,只不过是多用了一点手段罢了。”

    付拾一咋舌这是一点手段吗?这分明是将人家周家耍得团团转啊!

    那个伙计曾泰匾也是够心直口快的,张口就反问“隔壁米铺掌柜给我们周掌柜的,那个大铺面事情!难道这不是你故意引诱周掌柜吗?!”

    众人于是齐刷刷看住谢瀚海。

    谢瀚海皱眉“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曾泰匾冷哼一声“周掌柜对我有恩,我自然要帮他掌掌眼!你以为能骗过别人,却骗不过我!”

    谢瀚海淡淡道“周家人不贪心,自然不会上当。我那铺子那么大,凭什么只卖那么便宜?他们却想也不想——”

    这一刻,谢瀚海不像是读书人,倒像是个生意人。

    曾泰匾再度冷哼“所以,周掌柜拒绝你之后,你才动了那样的心思!”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事情就是你叫人做的!”曾泰匾死死的盯着谢瀚海“你还想欺瞒大家?”

    谢瀚海先是错愕,随后才笑了“你这话得可真有意思。我欺瞒大家?我杀人放火?我有大好的前程,我会去杀人放火?我犯得着和一个门户计较这些?”

    曾泰匾再度冷哼“你费了这么大心思,又怎么会愿意周掌柜就是不松口?”

    谢瀚海笑了“你怎知没松口?”

    曾泰匾言之凿凿“绝无可能!”

    两人辩论了半,徐坤也好,李长博也好,两人都没有插进去一嘴。

    此时热闹听够了,徐坤就咳嗽一声,洋洋得意看向李长博我就我的直觉不会出错!你看果然是这个谢瀚海吧?

    李长博揉了揉眉心,“你们二人也不必辩论,到底是谁做的,我们官府自然会查明。”

    李长博打量了二人一眼,先让二人出去等候。

    人一出去,李长博就沉声道“谢瀚海的确是七尺一二左右。”

    都和付拾一验尸得来的信息符合。

    付拾一提醒李长博“大多数男子,都是七尺一二左右,就连方才那伙计,也是这么高。他只比谢瀚海矮了半个头不到。”

    “而且,谢瀚海还有不在场的证明。”

    付拾一就怕李长博也动了和徐坤一样的心思毕竟查案子,还是要讲究一个证据。

    李长博颔首“所以,不能轻易定罪,一定要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二人今日的话,都需要证实。”

    付拾一轻声道“可是周围几家邻居,都同样也死了。”

    曾泰匾的那个米铺掌柜,也死了。

    所以这个事情,是真不好印证了。

    李长博看向徐坤“徐县令手底下都是精英良将,想来纵然没有米铺掌柜的证词,也能查到铺子的事情。”

    徐坤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马屁拍得有些飘飘然,想都不想就一口应了“这是自然。”

    师爷一把捂住脸我的徐县令,你答应得轻松,我们做起来是要跑断腿的你知道吗?到时候万一问不出,你怎么办?

    可徐坤还在飘飘然。

    付拾一悄悄的给李长博竖拇指。

    李长博笑笑,然后继续马屁“徐县令办案也一向是雷厉风行,明察秋毫,想来这一次,也一定会让所有人心服口服。拿出充足证据来。”

    徐坤的胡子都要翘上,他仰着下巴,嘴角止不住的翘起,偏还要一本正经“这是自然。”

    李长博笑得更客气“那徐县令不妨仔细查一查那伙计的来历。看看他和周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钟约寒补充一句“那曾泰匾本来今日是来上工的,发现周家出了事,就想认领周家饶尸身。所以我就带他过来了。”

    付拾一觉得有意思“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心善?要是人人如此,那世间倒是仁义一团了。”

    李长博轻声分析“谢瀚海只提了想领走粉娘的尸身。”

    付拾一心头微微一动,不由自主看向了李长博,伸长了耳朵。

    “所以,谢瀚海并不是仁义。而是粉娘对于他来,是执念。”李长博缓缓言道“方才从谢瀚海话就能看得出来,他这个人,是个执着的人。”

    付拾一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想“对于谢瀚海来,想要算计周家,其实是易如反掌。不用这样费工夫的。如果真的是他,那里头一定有别的缘故。”

    李长博却分析起了曾泰匾“谢瀚海来领尸身的理由,也算合情合理。可是曾泰匾,是因为什么?”

    徐坤插嘴进来“也许是因为他有情有义?毕竟三年了——”

    师爷摇头“不一定,也可能是为财。毕竟周家虽然烧了,但是周家还有些东西是烧不掉的。如果是他替周家办丧事,那些银钱,肯定是也交给他——”

    “要知道,周家的钱财被卷一空的事情,还没别人知晓呢。”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