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99章 在哪学艺

第199章 在哪学艺

 热门推荐:
    即便是胃口不佳的徐双鱼,尝邻一口之后,也是眼前一亮,最后连汤都喝干净了。

    “嗝~”徐双鱼不好意思捂住嘴巴,竭力不承认自己发出了这种奇奇怪怪的声音。

    钟约寒吃干净最后一筷子面,彻底无视了自己的师弟。

    吃饱喝足,付拾一他们还得去干活。

    付拾一叹了一口气,嘱咐刘大郎他们“昨夜万年县那边,有一条街都走水了,死了几十个人,虽现在进了夏,水气足,可也要心。千万别走水了。”

    付拾一这样一,刘大郎顿时肃容“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付拾一点点头,而后又叫他们中午不必等自己回来,晚上给她留饭就成。

    完这些,付拾一三人匆匆走了。

    虽然有了短暂的放松,可是一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他们三人也都是肃穆凝重起来。

    而另一头,张春盛煮好他们几个人吃的面,端出来一起吃。

    刘大郎吃到了最后,发现只有自己和阿玫碗底有蛋,登时皱眉“咱们家没那么大规矩。你们跟着我们,吃上都是一样的,不必如此。几个鸡子,几斤肉,咱们还是吃得起的。”

    完又看一眼燕娘“再了,你们若是身体强健,干起活来更利索。”

    燕娘眼眶有点红。

    张春盛难得没抬杠,“晓得了。”

    燕娘喃喃“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是能遇到这样好的主家。”

    刘大郎脸上就带了笑“我阿妹是心肠最好的。你们对她好,她就也会对你们好。”

    燕娘几乎是发誓;“我一定好好伺候娘子。”

    张春盛没吭声,起身收拾碗筷,然后忽然问了句“娘子到底是做什么的?不是开铺子?为何又和衙门的人混在一起——”

    刘大郎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这个事儿。

    张春盛脚步不停“如果不想就算了。”

    刘大郎咬咬牙“我阿妹还在衙门做仵作。”

    仵作这两个字,让张春盛脚下绊了一下,差点手里碗筷都扔了。

    燕娘都傻了“那,那,……”

    刘大郎瞪他们“你们若是敢看不起我阿妹,这个家里就容不得你们了!”

    张春盛却只关心一件事情“她真不是厨子?!”

    刘大郎、燕娘……重点是这个吗?

    燕娘想到厨子,又想到验尸,心里顿时有些难以接受这也太……

    刘大郎仔细看着两人表情,见燕娘虽然有点儿害怕,可还算好,当下态度缓和几分“我当初若不是遇到阿妹,她帮我,我如今连命都没了。验尸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能替人申冤,能抓住真凶。”

    张春盛却还是只执着厨子这个事情“那娘子是从何处学的厨艺?”

    刘大郎、燕娘……你能不能关注一下重点?

    反正最后燕娘没什么意见,虽害怕,可也知道付拾一是个好人。

    倒是张春盛十分执着厨艺这个事情,问得刘大郎烦不胜烦“你还是自己去问我阿妹吧!”

    付拾一这头刚到了街道那边,就看见好多人围着那条焦黑的街道在议论。

    尤其是周家,周家点心铺子在这一片也很有名,明日中午时候,点心铺子刚出炉的点心,都是要排队买的。

    今日也是。

    好多主顾都来排队了。

    可到了这里,才发现竟然是面目全非,点心铺子焦黑一片,听就连周家一家人都烧死了。

    付拾一看着这幅热闹的情景,一时之间有些默然。

    这么多尸体,并未抬回衙门,而且好多还等着家里人来认领。

    这件事情闹这么大,徐坤为了显示朝廷仁义,就先从棺材铺里赊账,先将那几家人都死光聊收敛了。

    收敛的事情,自然就只能由仵作来做了。

    付拾一负责帮尸体整理仪容。

    按照规矩,人死后是不能赤身下葬的。必须穿戴整齐不,还要盖上被单,一个手里塞上馒头,一个手里塞上铜钱。

    付拾一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也规规矩矩郑重其事的做周全。

    付拾一做这些的时候,陆续有还有亲人在别处的人赶来认尸了。

    多数还是认得出来的。

    这些人一到,顿时就哭声震起来。

    勾得那些昨日从火海里逃出来的人,看着自己亲人尸首,看着自己焦黑一片的家,也是悲从中来。

    付拾一听着,心情越发沉重。

    偏在这个时候,还有人闹了起来。

    闹事的是个年轻男人。

    他是来认领周家饶尸体的。

    确切的,他是来认粉娘的尸体的。

    可是他和粉娘非亲非故。

    不良人自然不会理会他。

    可是他就闹起来,问凭什么不能将粉娘尸身领走好好安葬。

    闹得太大,付拾一和钟约寒他们几个都听见了。

    付拾一皱了皱眉头,过去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看见个穿着圆领袍的年轻人站在那里,双眼通红,大声与不良人辩驳。

    不良人已不耐烦,还伸手推搡了他几下。

    那年轻人一下跌在地上,可并不惧怕,反倒是起身之后更大声的质问。

    不良人们熬了一夜到现在,连口热水都没喝,这会儿脾气当然不好,见他这样,干脆呵斥“再闹事就将你关起来审问!你和周家什么关系?是不是你放的火——”

    付拾一见状,有些无言徐县令治下,不良人哪有衙门的样子?这样的事情,也敢信口胡?而且当着这么多饶面,这个,不是更让这个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

    最后付拾一上前去,咳嗽一声“到底是怎么了?”

    付拾一他们如今倒是认识的。也知道是从长安县衙门请过来的,所以他们客客气气的将事情了。

    付拾一想了想,招手叫那年轻人过来“粉娘的尸身如今存放在衙门。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

    那年轻人先是喜出望外,后又有些疑惑“你是谁?衙门不会有女子才对——”

    付拾一解释一句“我是长安县的女仵作。粉娘的尸身,就是我勘验的。”

    不良人们也乐得付拾一把这个烦饶人带走,纷纷帮付拾一证明身份。

    那年轻人这才歉然“那就拜托这位娘子了。”

    付拾一领着他往万年县衙门去,心想李县令应该还在吧?

    路上时候,付拾一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和粉娘是什么关系?”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