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97章 江洋大盗

第197章 江洋大盗

 热门推荐:
    李长博补上一句“根据救火的人供述,那几家一个人没跑出来的,他们发现时候,那火就救不了了,和周家铺子不相上下的烧得旺。”

    付拾一轻声道“凶手一定对这一带人十分熟悉。”

    “而且,如果用了迷药,一定是很厉害的迷药。”

    顿了顿,李长博忽然想起来“我们应该找找看,那几家饶银钱还在不在。”

    钟约寒听到这里,越发觉得,就是江洋大盗。

    于是他道“也许是蓄谋已久的案子。”

    “凶手甚至可能不只是一人。”钟约寒的声音有点儿轻“从前长沙郡也有一起这样的案子。凶手一伙人,踩点熟悉之后,才动手的。那一次,好几家一起被偷了一空。而且都是家中富庶人家。”

    付拾一皱眉“那周家怎么——”

    这种时候,难免有分歧。

    不过徐双鱼这个傻孩子,却怕两人吵起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竟然开始劝架“查案是李县令的事情,我们就不要胡乱猜测了。”

    李长博扶额看不出徐郎君居然还会祸水东引。

    因了徐双鱼这句话,付拾一和钟约寒都看向了李长博。

    李长博头大如斗,只能道“不管是什么可能,我会都叫人留意。”

    顿了顿,决定给他们再找一点事情做“这边周家人验尸完了,那头可能你们还要过去帮忙。尸体太多,万年县一时半会处理不完。”

    李长博叹一口气“主要是,那几家人都是一个没跑出来,只能衙门帮忙收敛。如今又马上到端午,实在是忙不过来。”

    端午节,赛龙舟。

    城外的曲池里,肯定人满为患。

    付拾一就是打算去那摆摊卖粽子。

    李长博去后,付拾一又将最后一具男尸也检验了。

    然后根据男尸高度,再根据伤口角度,做了一个大致的测算。

    自然,因为焚烧,所以肌肉收缩,人会呈出一个蜷缩的姿态,所以高度并不十分准确。

    于是付拾一根据周氏夫妻二饶伤口高度和角度,均做了一个测算。

    付拾一在那儿算得眼花缭乱,钟约寒和徐双鱼一概看不懂。

    钟约寒等到付拾一算完了直起身来,忍不住轻声问了句“付娘子的父亲这样厉害,为何一直都是寂寂无名——”

    付拾一被问得心里头咯噔了一声。

    这个问题,她根本就不好回答。

    也没法回答。

    最后付拾一咳嗽一声“毕竟是一家之言,遇到李县令这样愿意信任我们的县令,我们才能得以一展身手。可大多数县令,并不信任我这一套。”

    钟约寒不太相信“事实话,我想没有人能比得过付娘子——”

    付拾一开始打哈哈“山外青山楼外楼,我们可不能自大。”

    付拾一岔开话题“这套测算,回头忙完了这个案子,我教你们。虽不十分准确,有时候也可以做个参考。”

    付拾一将身高写下来“七尺一寸左右。”

    然后交给在外头等着的方良“将这个送去给李县令。”

    付拾一几人随后将尸身移送入冰窖,再叹一口气,这才与徐双鱼等他们匆匆去万年县那边帮忙。

    这一番忙碌,色已经大亮,付拾一眯着眼睛看一眼红彤彤的日头,感慨“好一个艳阳。”

    可却偏偏发生如此惨案。

    万年县县令徐坤呆呆坐在椅子上,欲哭无泪“京兆府的意思,是三日之内必须破案,找到纵火犯。”

    徐坤看着李长博,简直是就差抱住他“怎么办啊!李县令!”

    师爷见不惯徐坤那副当李长博救命稻草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转开头去。

    李长博沉声道“三日时间,不算短。这种案子,本就要速战速决。当铺,城门口,都叫人盯着了吗?”

    师爷点头“都已经布下了罗地网,就等有可疑的人现身。”

    方良将付拾一写的纸条送上来。

    李长博打开一看,随后笃定道“凶手大概是七尺一左右,就多留意这个高度的人。”

    徐坤盯着纸条,好奇得心痒痒“李县令,这是……”

    徐坤那副期期艾艾的样子,李长博看在眼里,手指尖却不动声色将纸条往袖子里一揣“没什么,只是我那仵作叫人送的信。”

    李长博越是不肯给徐坤看,徐坤就越是心痒痒,他抓耳挠腮,义正言辞“李县令,我们如今可是同休共戚啊!”

    师爷也好奇“是啊,仵作可是查出什么了?”

    李长博看着两人都快要从眼睛里伸出钩子的样子,淡淡一笑“是。他们根据尸身上的伤口,大概算出了那凶手的身高。”

    “所以叫人送了纸条过来。”

    可即便是了这话,李长博也没有要将字条拿出来的意思。

    徐坤严重怀疑李长博肯定是还有秘密!

    李长博面上淡然接受徐坤眼神抗议,心头却无奈付娘子这个字吧……还是别给别人看了。是狗啃的,那都有点儿羞辱狗了。

    师爷悄悄拽了徐坤一把,示意他收敛点人家可是你的救星!真给让罪了,看你咋办!

    徐坤哼哼唧唧的暗示“李县令,咱们有什么消息,一定要互相通告啊——”

    李长博微笑,客气得很“徐县令放心,一定一定。”

    付拾一那头,半路上叫了停。

    徐双鱼眨巴眼睛“付娘子怎么了?”

    付拾一咳嗽一声“路过家门,我去换身衣裳,刷个牙——”

    工作起来,衣裳脏就算了,可是付拾一容忍不了自己早上不刷牙就吃早饭。

    付拾一牙齿健康,关乎生命健康。关爱牙齿,关爱生命!

    付拾一还招呼徐双鱼和钟约寒“你们先进来,我叫春盛给你们煮一碗汤饼。”

    徐双鱼和钟约寒犹豫一下。

    徐双鱼压低声音问“春盛是谁?做饭有付娘子好吃吗?”

    正巧是张春盛给付拾一开门,听见这句话脸臭了一半“你们进来试试!”

    徐双鱼吓了一跳。

    钟约寒倒是淡然“那就叨扰付娘子了。”

    付拾一急吼吼去刷牙洗脸换衣裳,也顾不得招呼他们,只让扫地的阿玫“给两位郎君倒水喝。”

    阿玫就赶忙去倒水,然后被徐双鱼大量得害羞躲到了厨房门背后。

    徐双鱼笑眯眯“你是付娘子什么人?”

    阿玫还是被徐双鱼的娃娃脸刷了一波好感,怯生生的回答“我是付娘子的丫鬟。我叫阿玫。”

    徐双鱼飞快和钟约寒对视一眼,然后震惊道“付娘子爱钱竟然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连丫鬟都舍不得买个年龄大的!”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