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验尸官 > 第194章 丧心病狂

第194章 丧心病狂

 热门推荐:
    付拾一神色凝重“都有可能。让人先去跟李县令一声。然后我们继续验尸。”

    钟约寒点点头。

    付拾一在钟约寒徐双鱼的协助下,打开了死者的胸腔。

    付拾一看了一眼脏器,就微微一愣。

    脏器颜色这样……

    付拾一迅速的打开了咽喉部位,找到了舌骨和甲状软骨。

    均有骨折。

    付拾一扭头看一眼钟约寒两人,沉声道“是被扼死的。”

    付拾一指着颈部深沉组织“这里有出血现象,以及舌骨也骨折了。而尸体内部器官看来,肺部水肿,脏器均有淤血,明是窒息死亡。”

    徐双鱼愣愣的“那是先杀人,再行不轨之事,还是先行不轨之事,再杀人——”

    付拾一还真有点儿不好。

    她只能咳嗽一声“外部撕裂情况,如今已经烧得看不出来了——至于里面……虽然有微量出血,但是主要撕裂伤都在外面……”

    钟约寒看不下去,瞪了徐双鱼一眼“反正,凶手做过这样的事情被我们知道了就行了,这种问题不重要!”

    是生前还是死后,又不影响凶手偿命!

    付拾一也点头“是的。这个事,回头再问凶手吧。”

    紧接着付拾一就指了指童尸“继续验尸。尽可能还原着火之前的情景。”

    付拾一这样一,钟约寒师兄弟两个也赶紧忙碌起来。

    付拾一为了确定对方年龄,于是也用同样的方法看了看牙齿。

    一般来,孩子都是六岁开始换牙,恒牙萌出。

    每一个位置的牙齿,都有相应的萌出时间和顺序。

    付拾一仔细看了看,“上颚第一臼齿已经萌出,下颚犬齿已经完全萌出,推断年纪应该是在九岁和十岁之间。”

    钟约寒有点儿纳闷“根据牙齿?”

    付拾一只得先解释“你有时间可以找个相熟的孩子,看看他们牙齿都是怎么换的,又分别是多大年纪换换下来的。虽然每一个个体之间有差异,但是不会相差太多。大多数孩子,还是在大范围内。”

    “所以根据这个判断孩子的年纪,一般还是很准。”

    徐双鱼有点儿纳闷“可是要知道他多大,之后问问不就能知道了?”

    付拾一恨铁不成钢“我们是仵作!我们必须根据尸体本身做出判断!这一次可以后面问,若什么时候不能问了呢?不能确定身份呢?!”

    徐双鱼明白了,乖乖的点头“我知道啦。”

    付拾一更恨铁不成钢了卖萌你倒是厉害!

    徐双鱼紧接着又道“这个孩子才这么,凶手怎么下得去手——”

    付拾一忽然愣住了。

    徐双鱼和钟约寒纳闷问了句“怎么了?”

    付拾一盯着童尸的口腔,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背脊冒上来。她的声音都有些颤“你们看他的口腔里。”

    钟约寒和徐双鱼凑上来一看,然后两人神色都变了。

    因为童尸口腔里,赫然遍布着黑灰!焚烧产生的黑色灰尘!

    虽然戴着口罩,但是却都能分明看出惊怒。

    徐双鱼咬牙切齿“真是丧心病狂!”

    付拾一已经找到了一点别的东西。

    她用镊子心翼翼剥下来给两人看,整个人都只剩下了苦笑“更丧心病狂的事情还有呢。”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根据火场里的位置,刚才女尸应该是在床的位置,而他则是在离床不远的位置。那个位置中间没有摆放任何东西。”

    钟约寒和徐双鱼还没明白过来。付拾一已经继续下去“也就是,这个孩子,可能看见了他家中亲人被强迫的整个过程。”

    钟约寒声音也沉了下去“那这个孩子为什么不叫人——”

    付拾一摇摇头“我不知道。”

    徐双鱼也皱眉,盯着付拾一剥离下来的东西“这是绳子吗?”

    付拾一点点头“是绳子。这是在童尸手腕上剥离下来的。他在死前,应该是一直被绑着的。”

    付拾一艰难的顿了顿“而且,他是被活活烧死的。”

    三人一时之间都不吭声了。

    谁也不知该什么才好。

    如果方才少女已经够凄惨了,那么这个孩子,经历的就是人间炼狱。

    付拾一有些难受,却也更无力“死因,高温灼烧。”

    活活烧死的痛苦,付拾一曾经感受过。

    那种恐惧和疼痛,还有灼热——

    付拾一闭上眼睛,感觉自己情绪快要失控。

    钟约寒已经总结出帘时的情形“这个孩子当时可能被绑起来,亲眼看到自己亲人被凶手强迫,而后又目睹了大火。那另外两个人呢?”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可能是在凶手往外走的时候,听见的动静,过来查看情况。”

    钟约寒微微迟疑“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往外走?而不是一开始就先杀了另外两个?”

    付拾一轻声道“当时如果是一开始就先杀另外两个,位置不会那么靠近门口,而不惊动屋里的人。屋里没有混乱打斗过的痕迹,当然也不排除屋里的人也曾经反抗过。”

    “不过当时那一具男尸,就在门口堵着,而且是胸口被刺。”

    付拾一看向钟约寒“你想想,如果是凶手从外面往里走,被堵在了那里,那么,男尸就算被刺中,要么就被推得仰倒过去,应该面朝上。要么就是趴着,脚朝着门里。可偏偏,他是趴着,而且头的方向朝着门里。”

    付拾一又指了指最后一具还没检查过尸体“再看看这一具尸体吧。”

    钟约寒和徐双鱼赶紧放下脑子里想象的画面,然后来帮付拾一挪尸体。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而后用同样方法检查牙齿。

    付拾一眉头微微皱起“臼齿磨损很大,所有恒牙都已经萌出。甚至智齿也长了三个,可见年纪不会很。初步推断,至少三十五岁往上。”

    紧接着她扫了一眼胸口“看伤口位置,应该也是刺中心脏。一刀毙命。”

    付拾一一面着,一面伸手过去按了按,这一按,顿时发现不对“拿刀来。”

    徐双鱼立刻将解剖刀拿了过来。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迅速将伤口剖开,并且将皮肉剥开。

    。
Baidu
sogou